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抢戏
    江蓠并没有看到前院暗处的王实仙,她的心有些乱。江蓠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上王实仙了,可国中时不好的暗恋经历让她迟疑,不敢投入到这段感情里,毕竟王实仙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明处长着幅老实像,背后却蔫坏!毕竟两人的婚约当初并不单纯,掺杂了交易在里边。

    江蓠贪恋王实仙对她刹那的温柔,又觉得王实仙实在是可爱!只要不碰触他的底线,可以随意欺负,严肃而又活泼,端着掌门的架子说着不着调的话,做着不着调的事!

    江蓠喜欢看王实仙有时莫名其妙的责任感,不逃避不放弃,在逆境中奋发,在绝境中爆发的男儿样子,这让她迷醉!

    今晚没有月亮,前院的客房掩在夜色里,也没有灯光,不知他睡了没有?他会想她吗?他会如她现在这般晚上睡不着觉眺望她住的方向吗?

    王实仙见江蓠关上了窗户,熄了灯,他按下了想要夜袭的冲动,明天或许会有事情发生。

    洪门的掌门选举在会堂内如期举行,李向志感到志得意满,今天他的父亲即将成为洪门一派之主!

    在林永德的主持下,一切有条不紊,有投票权的诸位弟子投下了自己的选举票。

    李自茂满脸潮红,属于他的那一刻越来越近!早在十二前,要不是江守信走上政途,门派出于政治考虑让江守约继承了掌门这个位子就应该是他的!

    怪就怪在江守约近些年来一直主导的洪门去政治化,不然哪有他李自茂凝聚人心的机会!参于政治才是洪门存在的意义!也该到了由他拨乱反正的时间了!李自茂握紧了拳头。

    洪门的正式会议,王实仙他们是没资格参与的,昨日只是恰逢其会,唐友友掺沙子也没起什么作用,今天两人便早早来到灵堂。

    王实仙见江蓠跪在灵堂上不复昨日的柔情,知道她神志又恢复清明了,心里暗笑,两人的感情如同拔河一般,拽过来亲热一番,她就退回去了,拽习惯了,不拉,她也会习惯性地凑上来再退回去。

    遗像上的江守约很威严,不过王实仙倒觉得哈哈大笑才更符合江守约的习性。王实仙很怅惘,不知哪一天自己挂了,门下会有几位弟子,是否也会如洪门弟子般争权夺利?应该不会吧,又不像洪门家大业大!还有的争。

    古武术式微,门派不振,传承都是问题,王实仙身为全真掌门,哪来半点风光与荣耀?为了能有个根基,拼死拼活,被国家当狗一样使唤。

    或许人活着就在等着死的那一刻到来,遗蜕还躺在那,精神力已消散与这世界没了关系,无论生前如何风光如何大权在握如何智计百出,终归尘归尘,土归土。

    活下去,有意义地活下去!精彩地活下去!然后再离去!

    林永德身为明礼堂堂主大步当前,手持选举的结果,带领一干洪门弟子进入灵堂,在这里他将公布选举结果,以前任掌门遗命的形式将宣告下任掌门人选。

    “先贤骤崩,归于五行,现承洪武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故掌门之遗命,属以伦序,入奉宗祧。内外各堂香主,合词劝进,至于再三,辞拒弗获,谨于今时祗告天地,李讳自茂,品贤淑德,可继掌门位。深思付托之重,实切兢业之怀,惟我门先主,运抚盈成,业承熙洽。兹欲兴适致治,必当革故鼎新。事皆率由乎旧章,亦以敬承夫先志,众以为可行否?“林永德抑扬顿挫念着宣告。

    按照惯例,众弟齐声回应“可行“,表示新任掌门深孚众望。

    李自茂上前几步,面众肃然而立。

    江蓠心中黯然,与众弟子一起跪下施礼,口称:“可行。“

    李自茂眼中一闪,抖擞精神,正待回话,完成继位第一步,一切似乎要成定局。

    王实仙站在江守信等人的身后,心中有点焦急,求人不如求己,忙施眼色给唐友友,唐友友会意,整整嗓子,轻咳一声。

    “不可行!“语声不高,却如晴天霹雳闪在每个人的心里。

    唐友友一时呆住了,哪个不开眼的敢抢自己的台词?。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