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再闯洪门
    唐友友肥肥的身子如皮球一般急速弹动,似慢实快,非常有韵律感,两只胳膊明显速率更快,在众人眼里留下一片残影,如同胖成球的千手观音。

    唐友友的攻击让李向志手忙脚乱,抵挡得颇为辛苦。旁边其他弟子见状赶紧扑了上去,唐友友毫无惧色,手一晃,一把钢珠到了手上,急射而出,天女散花间,每人一粒,正中额头之上,洪门众弟子纷纷捂着脑袋,一片惨呼声。

    李向志侧身刚躲过飞来的钢珠,不妨被弹过来的唐友友一脚踹倒在地,李向志顺势往后翻滚,正要站起来,腰间又挨了两记钢珠,眼看唐友友手中又拿了几颗钢珠,他身上又没有趁手的兵刃,只能强忍着酸痛,转身就往山上跑。

    唐友友跟在后边,每当李向志想停下来的时,手中的钢珠就飞了过去。

    “铛,铛,铛”洪门山门示警的钟声响起,声传九霄,从山坡前院处扑下几道身影。

    “阿蓠!阿蓠!”王实仙运足内力在山道间大声喊道。一时间整个洪门山门都在回荡着“阿蓠”声。

    中院会堂内,争吵的声音在听到示警的钟声时就停了下来。听到王实仙呼唤江蓠的声音后江守信皱起了眉头,戒律堂堂主李自茂冷哼一声,下面坐着的其他人又骚动了起来。

    江守约是在练功密室里去世的,练武之人小小闭关一下也是经常有的事,但接连三四天没出来就不对劲了,如果需要长时间闭关,作为掌门人,肯定要交代下门中事务后,再到闭关洞中修练。

    练功室虽然只是作为日常修炼之用,但为了防止意外干扰,练功室一旦从内部锁上,从外面根本就打不开。没有窗户,通风细管也设计曲折,连个观察喊话的地方都没有。

    江夫人在和几位堂主和长老一番商议后决定强力破除了练功密室大门,这才发现江守约已经坐在蒲团上去世多日,外表无伤也无中毒迹象,只能暂且认为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

    因为江守约是壮年突然去世,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也还没有来得及确认下一任掌门的人选,各方争执得厉害。戒律堂以排除外界干扰为由,收走了门下弟子的通讯工具,除了通知了山门直系弟子外,秘不发丧,没有像以前重丧要传檄天下洪门,而是要求先尽快选出下一任掌门。

    郑庭基带着江蓠回到洪门,其实凭郑庭基作为太上长老的声望和辈分,如果他愿意,他完全可以直接指定接任掌门的人选,但郑庭基检查了江守约的遗体后,就回到后山再也没有出来。

    剩下的几位长老各有支持的对象,现在呼声最高的就是戒律堂堂主李自茂,也就是李向志的父亲,还有传功堂堂主祁宏照、外事堂堂主郑小川。

    山门内只搭了个灵堂,迟迟不能发丧,让江蓠颇为不满,她无心参加推举掌门的会议,正与两个堂兄守在灵堂之内。旁边伯母又哭晕了过去,江蓠和妈妈上前左右搀着她,强忍着悲痛轻声安慰,可没说两句,江蓠自己也痛哭了起来。

    江蓠自幼跟随伯父江守约学武,没有女儿的江守约一直将江蓠视如己出,每每想到小江蓠因为练武不能呆在岛北的父母跟前,江守约就心生愧疚,对江蓠更加宠爱。

    小时江蓠和堂兄一起玩耍,只要哭泣,江守约往往二话不说,先将两个儿子打一顿,再问情由。有好吃好玩的,也总想着先给江蓠留着。江蓠同样也将对父亲的那份感情大部分寄托在自己的伯父身上,她可以趴在江守约身上撒娇讲着心事,对自己的父亲却亲而不腻。

    江守约的去世对江蓠的打击非常大,让她沉浸在无尽的悲伤中不可自拔,几日来偶尔想到尚无音信的王实仙,才想起手机已被戒律堂的人收走。

    正在哀伤的江蓠听到了山门传来示警的钟声也听到了王实仙的高喊声,她猛地站了起来,苍白的脸颊上出现了两点红晕,刚想跑出去,却被她母亲一把拉住了。

    周亚琴不知道山下喊女儿名字的男人是谁,但她也算是见多识广,能隔这么远的距离将声音送过来,可见也是个高手,对于女儿的反应,她本能地认为有失体统。

    “阿母,是王实仙!”江蓠红着脸说道。

    周亚琴的脸拉了下来,江蓠的婚事,江守约和她讲过,她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算不得什么数的,她也不想让女儿真的就嫁给个武林中人,从前让女儿学武,她也是有很多抱怨。但一方面女儿的练武天赋实在太好,洪门非常看重。另一方面则是丈夫的支持,让她的反对毫无意义。

    武林中的人的打打杀杀,特别是南岛很多武林门派都参与政治,一直让她周亚琴感到厌烦,所幸自从江守约登上洪门掌门之位后就一直在推动洪门脱离政治,回归大陆,虽然周亚琴不懂武功,但也颇为佩服江守约的眼光和勇气,只是没想到刚初见成效,江守约却意外身亡!

    “我知道!阿蓠,你当初是怎么跟我保证的?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周亚琴生气地说道。

    “我没有,阿母,我只是担心王实仙会在山门闹事,想去阻止他。”江蓠解释道。

    “他为什么要闹事?他一个人能闹出什么事?你呆在这,不要出去!看他能不能翻了天!”周亚琴说道。

    从洪门山门前院下来的弟子可不是山脚下看大门的弟子所能比的,每一个都有堪比李向志的实力,唐友友虽然奋力抵抗,但双拳难敌四手,钢珠用完后,很快就被从山门前院下来的弟子打翻在地。

    王实仙没有动手,以他现在的状态,一出手就露馅了,还不如不出手摆个酷有威慑力。

    大家总算当初在武馆比武时有段香火情,几个人合力控制住唐友友后,点了他的穴,也没怎么让他受苦。

    点穴,通过内力击打在人体不同的血脉关节之处,让血脉流通受限,阻断神经,如同给人体加了个水龙头,从而达到伤敌控敌的效果。因为要求极高的准确性,点穴在高速剧烈的打斗下,根本用不到,但在这种情况下却是非常好用。

    唐友友一时手脚酸软,失去了抵抗能力。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