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石破天惊
    伏裕华和谷诗站在海连国际机场的接机口,人流中王实仙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出来,后面跟着吴媛。

    “一直在睡吗?”伏裕华俯身看着轮椅上的王实仙,抬头问道。

    “是的,伏组长,自从我接到国内的指令找到王先生后,这两天他醒着的时候不超过十分钟。”来人介绍道。

    “辛苦了!”谷诗说道。

    “能送英雄归国是我的荣幸。”这位常驻春国的特工指着吴媛说道:“这是吴xiao jie,王先生昏睡前特意嘱咐要带上她。”

    “王实仙在dian hua里跟我提过了。”谷诗向站在后面显得怯生生的吴媛说道:“吴xiao jie要回家吗?还是有其他打算?请不要客气,我们都会尽快帮你安排的。”

    吴媛沉默了下,苦涩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先不回家,等王大哥想来再说吧。”

    谷诗点了点头,说道:“那请吴xiao jie跟我们走吧。”

    王实仙多年苦修加上最近修炼《炼神术》才得到大幅提升的精神力在游轮上消耗殆尽,五个已经点亮的窍位所产生的亮点全部爆裂消融在识海里,爆发的精神能量支撑着他带着吴媛离开了游轮,联系上了谷诗,见到来接他的国安特工后,他就再也坚持不住,陷入了昏睡中。

    当王实仙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床上的被褥还是江蓠帮他铺的那套,松软地将他裹在里边,温暖而又温馨,有种被拥抱的感觉!也只有在外边经历过生死磨难才能感受到能窝在属于自己的小床上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精神力没有了,再修炼就是了,多大点事!只要人活着就好!

    “你醒啦。”坐在旁边的唐友友说道,唐友友依然胖乎乎的,很可爱,很亲切,只是他神色有点不太对,王实仙没有在意,可能是见他醒了心绪有点变化吧。

    “江蓠呢?”王实仙问道,他很想赶快见到她。

    “她不在武馆,已经和郑前辈回南岛了。”唐友友怕王实仙误会,赶紧接着说了那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江守约江掌门死了!”

    王实仙猛地坐了起来,盯着唐友友说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那个经常哈哈大笑,外表看似粗犷其实智计无双的洪门掌门怎么可能会突然去世?

    “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唐友友苦笑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王实仙急迫地问道。

    “不太清楚,前天上午也就是你回来的前一天江蓠接到dian hua,就哭着和郑前辈乘当天的飞机飞回了南岛,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一有你的消息就打dian hua给她,可这两天我打了无数的dian hua都联系不到她!”

    王实仙掀起了被子,跳下床,可头部的眩晕让他差点一头栽在地上,唐友友扶住了他,责怪地说道:“你要干什么?”

    “我去趟南岛!”

    “你现在这个状况去了能干什么?既然你已经醒了,我打算明天过去看看。”唐友友说道。

    王实仙也知道自身糟糕的身体状况,确实需要时间休整下,只能无奈地重新坐回床沿,说道:“你过去趟也好!李老呢?”

    “他上午时还过来看了你,不过他那边也没什么消息。”

    “谷诗呢?国安总能探听点吧!”

    唐友友看白痴似的看了王实仙一眼,说道:“我又不是国安,谷诗会跟我说这些?”

    “你手机呢?给我用下。”王实仙向唐友友说道。

    王实仙用唐友友的手机给谷诗打了dian hua,才得知洪门在南岛的山门已经封山了,外人不可能探听里边的情况。

    “看来江掌门的死是真有问题了,上次他在大陆就被枪击过一次,不知道两者有没有关系。”王实仙沉吟道,心里愈发焦躁了起来。

    “我跟李伯伯也探讨过,两次发生得太近,不能不让人起疑,不过现在还无法确认江掌门的死因,或许只是我们想多了,还是等我明天去趟南岛再说吧。”

    王实仙点了点头。

    “吴媛呢?就是跟我一起回国的女孩。”王实仙问唐友友道。

    吴媛抱着王弛走了进来,看见王实仙醒了,露出丝喜悦的神色,叫了声王大哥。

    王实仙看到她就想到了张倩,斯人已逝,不由地暗自神伤,面上却微笑着问道:“你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吴媛眼睛微红,之前在春国的游轮上从开始的绝望到后来只想着能活下去,一心盼着能回到国内,当真的回来了,却发现自己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物是人非,近乡情怯,哪怕别人善意的接近,她也觉得是眼带恶意,是不怀好意,也只有呆在王实仙面前才有点安全感,所以这几天她无时无刻不在祈求王实仙能早点醒来。

    “我还好,你身体觉得怎么样了?”吴媛上前几步,关心地问道。

    “我一个练武之人,能有什么问题,之前只是太累了,多睡了些时候而已。”王实仙勉强笑道。

    “你有跟家里人联系吗?”

    吴媛面色有点惨白,低下了头说道:“我哥哥说要来接我,可我不想回去。”

    吴媛的心思,王实仙也能明白几分,但这种心结也只能靠她自己去解开,或许时间也可以。

    “这两天多亏了吴xiao jie在,不然我可照顾不了王弛。”唐友友在旁边说道。

    王弛的黄疸已经退了去,眼眸清亮,小脸也显得白净,看着王实仙竟咧着嘴笑了起来,让王实仙阴郁的心情好了许多。

    得到王实仙醒来的消息后,李清很快又赶了过来,走进餐厅时,王实仙正在喝着小米粥。

    “掌门,吉人自有天相,醒来就好!”老狐狸抢步上前,向王实仙施礼道。

    王实仙赶紧站起来还了一礼,邀李清坐到沙发上,苦笑着说道:“这次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唐友友向李清打了招呼后就带着吴媛退了出去。

    “江掌门的事,掌门知道了吧。”李清目光一闪,说道。

    “我已经听友友说过了。”王实仙问道:“你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直接的消息是没有,我和洪门还是有些生意上的来往的,也认识几个人,但这次他们都被招入了山门后没了消息。”李清说道:“江掌门死得蹊跷啊,南岛洪门那边肯定是出事了!”

    还在找”当代武林掌门录”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