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媚女河发源于华夏国内,干流全长约5000公里,是业洲最重要的跨国水系,流经翡翠国、大相国、春国、金家寨、吉南等国,其中有1000多公里是大相国与春国的界河。

    十一月下旬,雨季刚刚过去,媚女河虽然保持着高水位,宽宽的河道中也暗布激流,但已没了雨季的汹涌,在夕阳下呈现出一股柔和,真如一位美丽的少女般亭亭玉立,向游客展现着它的清秀。

    这时非常适合乘一艘木舟在媚女河中漂游,小船儿顺水悠悠飘荡,两岸郁郁葱葱的山地,样式各异的高脚楼,偶尔还有独具东南业洲风味的歌声,从眼边从耳边随着河水慢慢地流过。

    张倩和一个姐妹正半躺在一艘游轮的船舷边的躺椅上,媚女河的两岸对她们来说却是枯燥的,很快又一个夜晚即将到来,今晚又要接几位客人?

    被金碧辉煌ktv辞退后,张倩没了可观的收入,家里父母又隔三差五地打电话要钱让她不堪重负,生活很快就陷入了困境。她在金碧辉煌里费尽心机努力工作了五年,才从一个普通的迎宾爬上了副主管的位置,只是因为无意中得罪了一位扮猪吃虎的官二代,就被辞退了!

    她恨没有一点担当的徐经理!她很那个明明有关系却在那扮猪的王实仙!要不是这两个人她怎么能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张倩也想在其它场子里重新找个主管的工作,可这类工作一般一个萝卜一颗坑,一时间很很难找,她又不愿意去做小姐,毕竟她以前没给那些妈咪好脸色看过,那些妈咪经常要带着小姐到处赶场,说不定哪天就碰上了!岂不要丢死个人了!

    后来张倩干脆在出租房里也做起了直播。

    可惜网络直播要赚钱,一要年轻靓妹,青春活力;二要有撩人动作,嗲到骨头,色到心里;三要琴棋书画加舞蹈,她张倩一样都不占。

    直播开了一个月,就剩俩老头还呆在她的直播室里,好不容易让那里两个葛朗台刷了两百块钱的礼物,还被平台欠了工资。

    直到有个相熟的妈咪跟她说春国第三产业繁荣,急需外来管理型人才,就托关系报了名,没想到到了春国就被收了护照,送到这艘游轮里成了名基层劳动者。

    白天休息,一到晚上就会有木舟载着春国的游客纷至沓来,当然劳务费会被老板好心地暂时帮她存好,等她回国的时候再一次性给她,至于什么时候能回国,就要看老板的心情了。

    游轮船头一阵骚动,一具浮尸从上游下来,慢慢靠在了游轮边上,游轮上的工作人员用钩子勾住浮尸的腰带,将他拉了上来,每次这时都是能有意外收获的时候,也是在张倩在这艘游轮上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上次张倩就亲眼看见有人在一具浮尸上搜到了一万美金,像钻石珠宝甚至毒品什么的也是有的。

    张倩和小姐妹好奇地凑了过去,失望地摇摇头。这具浮尸明显是被虐杀不久,身体还是软的没有硬的痕迹,全身上下都是伤口,被河水泡得发白,特别是背部有近十道血槽,还插了把匕首,身上的衣物好像是件防弹背心,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了,有的地方甚至还镶嵌着子弹。

    像这样的武装人员很难有什么油水的,游轮上的工作人员也有些失望,看匕首还不错,就上去拔了下来,刚想将浮尸再翻进媚女河,没想到浮尸突然发出一声呻吟,把张倩吓了一跳。

    工作人员加快了动作,像这种事情还是当作没听见赶紧将“尸体”处理掉才是最好的选择!

    浮尸被翻到了船舷上,露出了一张让张倩恨之入骨的一张脸!居然是王实仙!不知怎么想的,张倩连忙扑了上去,抱住了王实仙的身体。

    那日王实仙投入媚女河之中后,很快就被暗流卷进河水深处,由于伤势太重,实在无力挣脱,就干脆运转先天功,闭住了呼吸,转为龟息状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慢慢回到了王实仙的身体,感觉身子软软的,身上身下也是软软的被褥,鼻子嗅到一股女人的幽香,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正成“大”字形躺在一个单人床上,手脚都被铁链牢牢锁在床腿上。

    这应该是在一艘船上,四周狭小,露出钢板结构,整个空间里摆了两个上下铺后就没剩多少位置了,舷窗外传来流水的声音,还有喧闹的聚会声。

    王实仙心里苦笑,实在搞不明白自己遭遇到了啥?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还活着!能活着比啥都强!

    检查了下身体,王实仙才发觉自己的情况真的好糟糕,丹田空荡荡得能跑鼠了,胸口的肋骨又断了还没有纠正,几处经脉堵塞都要拧成麻花了!还好胳膊上的子弹被挖出来了,这手艺也只能用挖来形容了。

    对参加这次王实仙并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加入国安有无奈的部分,但始终路是自己走的,再说他已经拿了国安几个月的工资了,国安确实帮了他很多事情,还有他在伏裕华那里也吃了不少东西,虽然不值几个钱,经常暗骂伏裕华小气,但他却从没有反请过伏裕华一次!只是他有点想念他的那间武馆了,想念住在里边的人了!

    王实仙闭上眼睛,尝试着调息运转先天功。

    天亮了,一晚上的努力成果好像并不大,经脉受到重创后没有及时梳理,堵塞得很严重,经脉不通就无法运转先天功,无法运转先天功就积累不了内力,没有内力就更打不通经脉,事情好像陷入了死循环里了。

    舱门“吱呀”一声打开,进来四个女人,当先一人眉目如画,竟是老熟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只是不知她为何会在这里,记得徐经理说她高薪跳槽了。

    “嗨!张姐,真是好巧啊,好久不见,你还好吗?”王实仙打着招呼。

    张倩趴在王实仙的身上,笑道:“我不好,不过现在见到你就会很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