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逃生之路
    成功地重伤一名追击者让王实仙心里充满了欢愉,又发出一声长啸,打击着后面追击者的气势。

    被王实仙利用时间差击伤了一名队友,后面的追击者只得放缓了节奏,保持彼此掩护的距离,朱云龙听到前面传来王实仙挑衅的长啸,怒喝一声,本已经慢下来的速度再次提升了起来。

    王实仙倒是想到茫新去找老a他们汇合,可在密林中长时间奔行后早已经失去的方位,只知道自己现在是往西面跑,那里是大相国与翡翠国交界的地方,也是太丹族控制的罂粟种植地!到了那里只会陷入太丹族人民战争的海洋里,所以王实仙有意识地慢慢往南修正方向。

    王实仙右臂上的枪伤附近的经脉虽然已经被封住,但在高速运动气血涌动下,仍然不断有鲜血流出,里边嵌入骨骼的子弹也在不停地摩擦周围的人体组织,让王实仙苦不堪言,但空气中一股潮湿的水汽却也让他同时精神一振。

    朱云龙“黑蝙蝠”的外号果然名不虚传,他与来自星条国的吸血鬼保罗一马当先,堪堪追到了王实仙的背后,两脚奋然发力,双掌印上了王实仙的后背。

    王实仙想要变向躲闪,却心有余而力不足,防弹衣如同虚设,一股内力透体而入。

    王实仙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人猛地撞在前面的大树上,大树呻吟一声,剧烈摇晃下,树叶自枝条纷纷而落。

    王实仙人贴在大树上,心里一阵苦笑,上次是撞藏在木墙里的钢板上,这次是又结结实实撞在大树上了,下次难道轮到电线杆不成?

    停顿下来的王实仙,让保罗的手枪再次找到击发的机会,连续射击,一口气将子弹打光,却全射在了树干上。

    身上的伤势没有影响他的识海,反而让识海更加璀璨,里边的小人再次跳入他的经脉,梳理他体内的伤势。王实仙第一时间就绕到了大树的后面,与紧追而至的朱云龙拳打脚踢战在了一处。

    王实仙手中的匕首如毒蛇一般,奇诡狠辣,招招不离朱云龙的要害,朱云龙连续躲闪间,保罗从王实仙背后扑了上来,手上套着的钢爪闪着寒光,抓向王实仙!

    王实仙继续往前猛压保持对朱云龙的攻势,尽力拉开与钢爪的距离,就在钢爪抓在他身上的刹那,背上的肌肉往里一缩,钢爪破开已经稀烂的防弹衣,在王实仙的后背上留下了十道深深的血槽。

    王实仙狂吼一声,识海缩小了一圈,撕裂出来的精神力幻化出一支小箭被小人甩了出来!

    正狼狈抵抗王实仙狂风暴雨般攻势的朱云龙见王实仙受到重创,刚想借势反击,只见王实仙眼中寒光一闪,接着自己脑海如被利器扎中,不由惨叫一声,精神出现了刹那的恍惚。

    这次小人射出来精神之箭的威力明显远不如上次在王实仙和池田信长比武时射出的神念之箭,只是让朱云龙识海受到撞击后出现精神上的刺痛与恍惚而已,付出的却是王实仙辛苦修炼而来的精神力直接少了接近半成!要是再来几次,不用别人打了,王实仙都能被小人榨成人干了!但都到这种时刻了,王实仙也顾不得埋怨识海内小人的败家子似的奢侈行为了!

    忍着精神和**上的双重撕裂的剧痛,王实仙抓住了朱云龙恍惚的机会,匕首闪电般地插向朱云龙的心脏。

    当朱云龙清醒过来时,发现王实仙手上的匕首已经快要插进自己的心窝了,躲闪开已经不可能了!别看他平常喜欢出风头却也是个悍勇的狠角色,身子稍稍一偏,避开心脏要害,任由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腔,两只手缠上了王实仙持匕首的左胳膊!

    “啊!”朱云龙口中厉喝起来,一拉一送之间,双手直接将王实仙的胳膊从关节中卸掉。

    王实仙的左臂脱臼后,不仅对匕首失去了控制,自己失去行动能力的左胳膊也落入了朱云龙的手里。

    朱云龙奋起余勇,右手紧紧扣住王实仙的左胳膊,左手一记龙抓手抓向了王实仙的咽喉,于此同时保罗的双爪也再次插向了王实仙的背心。

    王实仙头一偏,再次漠视背后的攻击,趋步向前,右膝瞬间狠撞在身受重创的朱云龙的腹部上,朱云龙胸腔上的匕首受到震荡,腹部受到重击,再也承受不了剧痛,松开了右手像虾米一样蜷缩了起来。

    保罗的双爪因为王实仙的趋步向前,落在了空处,见王实仙在又自己的眼皮底下废掉了朱云龙,他怒喝一声,双爪前递,插向正往前翻滚闪避他攻击的王实仙。

    三人前后不到十秒的纠缠,让后边的人终于赶了上来。

    王实仙在朱云龙倒下后,顺势往前一个翻滚拉开了与保罗的距离,站起身来,左肩耸动间,脱臼的胳膊回到了原位,他抬起胳膊架住了高进的飞腿,闪过紧跟而至的郎祝手中的铁刺,硬受了信宜和瞿师的一脚。

    一时间,四人将王实仙围在了中间。

    “哈,哈,哈!“王实仙笑了起来,又打又跑折腾了大半夜,他已快到油尽灯枯的地步了,胸口像火烧一样灼痛,四肢的股肉在轻微地颤抖,右臂上的枪伤再次崩出鲜血,不只是**上的疲惫,精神力被识海中的小人硬撕了一块,更让他的大脑感到一阵沉重的疲惫感,他急需时间调整。

    “你笑什么?“高进看着眼前浑身浴血,伤痕累累的年轻人,冷声说道。

    “哈,哈,哈!“王实仙这是跟江守约学的,有事没事就豪迈地大笑几声,往往能让事情得到转折的机会,果然有人按耐不住接话了。

    “我在想等会在场的各位能有几人陪我共赴黄泉,一时间喜不自胜啊!见谅,见谅。“王实仙咧着嘴,森然一笑。

    众人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们贩毒是为了享受可不是为了跟人拼命!这个国安特工看着年轻,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强横无比,斗志也顽强无比,困兽犹斗之下,结局还真不好说!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他们一直落在后面的原因,除了轻功略逊朱云龙之外,也打着跟在后面能捡便宜的念头。

    “年轻人,你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来自信宜和的瞿师说道。

    “我是全真派的当代掌门,这次也只是被政府强抓来出次公差,清理个诺坎而己,现在任务失败,诺坎又没死,各位何苦如此相逼?“王实仙苦笑道。

    众人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神色,保罗用一口纯正的华夏语怒道:“可现在诺坎却真的死了!“

    王实仙一愣,当时现场枪林弹雨的,被流弹挂到也不是没有可能,心里不禁埋怨诺坎,有人杀进来,不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乱跑什么!当然想是这样想,如果当真能有机会干掉诺坎,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扭断他的脖子。

    王实仙问道:“谁干的?“

    “和你一起来的那个手拿长枪的人!”郎祝还是把功劳算在了赵子翼身上。

    王实仙奇怪地说道:“那你们还有闲心跟我在这里聊天?诺坎都是死人一个了,你们不关心谁接了他的位子吗?”

    “你们和他废话什么?”朱云龙从不远处的地方爬了起来,捂着还插着匕首胸口喘息着说道:“杀了他自然能获得太丹族的友谊!”

    王实仙摇摇头说道:“那位接了诺坎位子的人只会更感激我们这些闯进来的人。黑蝙蝠,你伤这么重,还是少说两句吧。”

    “各位,如果让这个王实仙回到国内,华夏国国安能放过我们吗?”朱云龙厉声说道。

    围着王实仙的众人神色一动,王实仙后悔刚才怎么没一刀捅死朱云龙这根搅屎棍!

    “就算我死了,黑蝙蝠,你不要忘了,赵子翼也认得你!各位,我以全真派掌门的名义发誓绝不会透露各位的任何信息!云龙,有时间我们再一起去玩几把牌如何?”王实仙最后柔声对朱云龙说道。王实仙知道除非有一天毒品交易能失去巨大的利润诱惑,不然这些毒贩只会死一批顶一批,前赴后继。

    “那也要等他赵子翼能活着逃到国内再说!这里,你必须死!大家不要再听他的花言巧语!”

    信宜和的瞿师叹了口气说道:“对不住了,王掌门,以后逢年过节的,我会记得给你烧一注香的。”

    “那你可要努力活下啊!“王实仙点了点头,向其他人问道:”你们呢?”

    其他人见瞿师做出了选择,也摆出了进击的姿势。

    王实仙深吸一口气,之前展现的实力才为他争取了这点聊天的机会,现在又要靠实力杀出条血路了!

    得到喘息之机的王实仙,领域全力展开,率先发动了攻击,身形闪动间就逼近了几人中实力最弱的高进身边,想一举打开缺口,高进虽然连连后退,但他也不贪功,紧守自己的要害,死死堵在王实仙的前面,旁边三人的攻击就到了王实仙的背后。

    几人群殴被围困的王实仙,王实仙也顾不得骨骼上还嵌着子弹的右臂,在包围圈里闪转腾挪,左招右架!如果单对单,王实仙有信心凭他的速率,几招之内放到这几个人中的任何一人,但奈何他们相互配合相互救援,始终攻不破他们的包围!反倒被瞿师抓住机会一掌印在王实仙的后背上,又被保罗在大腿上留下数道深可见骨的血槽,当然王实仙也在郎祝的身上用手指插了一个血洞。

    王实仙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太久了,双掌一招“大关门式”,封住了几个人的攻击,脚步错动间,再次扑向了东面的高进,高进心中一凛,摆出了防守招式,其他人也赶紧从其他方向攻向王实仙。

    王实仙等的就是这一刻,脚尖一点地,攻向高进的身子由前进突然变成了后退,径直撞进了保罗的怀里,一脚踩住保罗的脚面,头部后仰撞在保罗的面门上,左肘连续拐在保罗的肋部,右手抓住保罗的手腕,用他手上的钢爪逼住了郎祝救过来的铁刺。

    四门大开的王实仙被瞿师连续轰在胸口,之前比武时断裂现在刚刚长好的肋骨再次被打断,人带着保罗向后抛飞而去!

    瞿师暗叫不好!只见王实仙空中一个翻身,双脚一踏保罗的身子,已如大鸟般飞起,眼看着要再次投入密林之中。

    站在一旁观战的朱云龙将插在自己胸口的匕首猛然拔出,不顾喷涌而出的鲜血,将匕首射向空中王实仙。

    王实仙闷“哼”一声,带着后背上的匕首逃了出去。

    剩下能动的人赶紧追了上去,没跑出几百米远,就看见王实仙投入前面的一条大河之中,失去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