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逆天而行
    王实仙轻身功夫本就不是强项,之前背着沉重的钢板奔行又消耗太大,再加上受了内伤,虽然体内的小人不停地在经脉内帮他修复伤势,但双方的距离还是不断地被拉近,要不是王实仙不时往后丢个手雷,让对方有所顾及,早就被追上了。

    大相国浓密的森林里,高耸入云的百年老树随处可见,它们尽情伸展着根茎与枝条。丛林深处覆盖着厚厚的落叶,月光穿过树叶与枝条的遮挡后,在落叶上已是斑驳。

    王实仙没有取直线奔行,而是不停地来个急转弯,手脚上的衣物被藤蔓与枝条扯得稀烂,防弹背心凄凉地挂在他的身上,手雷已经用完,体内的内力也在逐渐枯竭,王实仙似乎已经在劫难逃。

    朱云龙眯起了眼睛,狠狠地盯着前方王实仙的背影,他一定要杀了他!这是一石三鸟的买卖!可灭口可卖好更可能得到江蓠!想到江蓠他的内心更是一片火热!脚下更是快了几分!朱云龙从小就是这样,越是暂时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渴望!

    本内特体内狼人的血脉随着追击的持续越发澎湃,斑驳的月光下,他的兽性彻底地燃烧了起来,不由发出一声狼嚎,在山谷间回荡,惊起了大片夜宿的飞鸟与走兽,一时间这片森林骚动了起来。

    毕竟曾多次经历过生死劫难,危机没有让王实仙绝望,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眼睛明亮了起来,豪气顿生,长啸出口,宛如游龙在天,挑衅着本内特的狼嚎。

    此时的海连市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自从王实仙离开后,郑庭基就再也没有看过《熊出没》,每天大量的时间都坐在天台上,今天也不例外。

    天上的雨好像在怜悯这位老者,在离他身体两寸的地方悄悄地滑开,为他撑起了个雨罩,落在地上的雨水也绕开了他,让他坐的地方能保持干燥。

    江蓠打着把伞,上了天台,来到郑庭基的跟前,轻声说道:“曾爷爷,下着雨,您怎么还坐在这?内功再深也不能这么用啊!”

    “呵呵,有功不用,死后无用。”郑庭基睁开眼睛笑道:“现在也就下雨天能显摆显摆。”

    “曾爷爷,这几天怎么不见你看动画片了?看腻了吗?”江蓠委婉地说道。

    “哪能啊,俺看的不仅是动画片,看的更是俺的人生啊!怎么会腻?”郑庭基见江蓠新奇的样子,便继续说道:“阿蓠啊,我们的力量来自这方天地间,我们本身也是天地的一部分,就像光头强为了生活,虽然不断地在森林里砍树,但他还是森林里的一份子。”

    “武道修行者,其实就像个伐木贼,偷偷地把元气从天地间引到自己的体内来养活自己,每用一分天地就多一分,直到死后,元气彻底回归天地间,所以说修行者,贼也!偷天而活!至于传说中的超脱者,更是干脆将体内私藏的元气与这天地隔开,彻底占为己有,破碎虚空,逃之夭夭,逆天而行!”

    江蓠听得出神,脸上露出向往,对郑庭基说道:“曾爷爷,那你要破碎星空,逃之夭夭了吗?”

    “呵呵,熊大熊二老是拦着,辛苦砍下来的木头哪有那么容易运出去啊!干脆自己当柴烧算了。”郑庭笈苦笑着,摇了摇了头。

    “借天?逆天?曾爷爷,你说我有机会能逆天超脱吗?”

    “你?俺都不行,你还是洗洗睡吧。”郑庭基笑道:“不过,你那个阿仙倒是有机会!”

    江蓠听郑庭基取笑她,不依地撒起来娇,心里却痴了,阿仙?他能行吗?

    我行的!我一定能行!王实仙在心里不停地给自己鼓劲!正全速奔行的他,突然脚一踏前面的大树,人凌空转身,“啪,啪,啪。”手中的双枪连续激发,后边追赶的人在王实仙凌空转身的一瞬间纷纷闪到树后,追得最近的本内特干脆向前一个翻滚,双爪抓向半空中的王实仙。

    王实仙心中暗喜,正想找上门,没想到自己送过来了!双手一扣扳机,子弹射向了本内特。

    本内特嗜血的眼珠呈现出诡异的橙色,不闪不避,两手护住了头部。“噗,噗。”子弹分别在他的胳膊上和胸口处各钻了个血洞。

    枪伤没有对本内特的狼人体质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见他闷“哼“一声后,两只手又狠狠地抓向了王实仙的腹部!

    王实仙冷笑一声,不闪不避,手一甩,手枪当成暗器砸向本内特的双眼,本内特手中的攻击不变,只是眼皮一合,他对自己强悍的**相当有信心,王实仙等的就是这一刻,手中突然冒出把匕首,狠狠地扎向本内特的脖颈!

    当本内特感觉到自己抓到的是王实仙身上的防弹衣后,就知道情况不妙了!拼着眼球受伤又睁开了眼皮,果然看到王实仙手中亮出了把匕首扎向自己的脖子,接着王实仙甩出来的手枪就砸在了他的双眼上!本内特两眼一黑,一声惨叫的同时抓着王实仙身上防弹衣的双手再次发力,将王实仙身子猛地往下一拽,匕首贴着本内特脖子上的皮肤划过,插在了他的锁骨上!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中发生,正当王实仙想落地后继续攻击时,白手党保罗已经冲了过来,手中枪的子弹已经出膛,王实仙持匕首的手瞬间被击中,王实仙身子一震,向后翻去,几个纵跳间斜飞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