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风雨欲来
    老b并没有停下来,以这个村落为中心,果然在附近六七里地的范围内又找到了两处可疑村落。

    老b收回了无人机,通过卫星电话向其他小组通报了方位后,和王实仙吃席地而坐吃起了干粮。

    这些干粮都是随装备一起配送过来的,每一小盒都是一天的量,里边分成三份用铝箔包装好,拆开铝箔,可以看到有卫生纸一张,巧克力两小块,鱼干一块,牛肉干一块,山楂片一块,口香糖四颗,还有一粒不知是什么成分的药片,王实仙估计应该是维生素之类的。

    老实说干粮吃起来口感一般,牛肉干偏甜一些,鱼干也有点腥,但架不住新奇,王实仙就着水倒也啃得津津有味。

    “怎么不出动特种部队?或者干脆来几发导弹?”王实仙看新闻上美国和以色列就经常这么干。

    老b笑了,不过他对王实仙的印象也非常好,这两天看他从不乱插嘴,总是摆出一副倾听的模样,不像之前配合的内功修行者,要么指手画脚,要么一副天王老子爱理不理的模样,他耐心地解释道:“特种部队和导弹部队那是军队序列,只有处在战争状态下才能在国外大规模使用,平常一些小麻烦都要靠我们这些隶属于政府的特工来悄悄地解决掉。”

    “呵呵,出事了,国家就可以矢口否认吧?”王实仙抿嘴说道。

    老b一乐,露出一口白牙,说道:“是啊,怎么你还要个奖状?”

    王实仙见老b说得轻松,也不知他是否真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洒脱。

    半个小时后,其他人陆续赶了过来,老a重新分派了任务,六人俩俩一组,在那三个可疑村落附近潜伏下来,就近监视。

    王实仙还是和老b一组,两人从侧面接近了中间的那个村落,在离村落两三里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前面有武装人员布置的警戒线。两人爬上大树,老b负责观察路口,王实仙盯着村落。

    一条细窄的水泥路从远方一直延伸到村落里,竹楼或木楼或茅草楼三三两两散落在水泥路两旁,很多竹楼下停放着两轮或三轮的摩托车,偶尔还能看到两辆皮卡在农居中露出边角,今天的太阳很好,村子里到处挂着晾晒的衣物,里边夹杂着一些精美的民族刺绣,老人和女人坐在竹楼下,看着孩子们在晾衣架下面,在几头大象周围钻来钻去,村落里不时传出阵阵清脆笑声,只是旁边几十个手拿枪械的武装人员破坏了这幅田园风光的和谐。

    王实仙放下望远镜,皱着眉头,他没想到村落里会有这么多的妇孺老人。

    不知道王实仙他们的运气好还是不好,诺坎现在确实就在靠南边的那个村落里,他正忙着招待从美国、加拿大和中国内地、香港、澳门来的客人。

    随着拉美国家加大对毒品的打击力度,拉美毒品的产量不断萎缩,已经无力维持北美市场的寻求,瘾君子们可不会在意货产自哪里,他们关注的只有毒品能否及时供应,所以来自亚洲的货源乘机扩大了在北美国家的市场比重,这不可避免地一定程度上挤占了本属于亚洲分销商的货源。诺坎作为金三角排名前三的大毒枭,他控制了金三角毒品近五分之一的产量,这次北美和亚洲几家分销商不约而同地来拜访诺坎,就是想重新协调下货源的分配比例。

    在诺坎本人看来,亚洲与欧洲是金三角毒品的传统分销地,北美是急需开拓的市场,传统是需要维护,但新兴市场更需要抢占!所以他一直有意识地引导会谈的方向偏向北美,这让中国来的几家分销商代表极为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会谈的结果是诺坎在两个月之内为北美方面增加两成的供应量,这相当于把之前暗中提高的一成半通过协议确定了下来后,在这基础上又增加了半成。虽然没有预想中的大丰收,来自美国白手党和加拿大的枫叶花代表还算基本满意,他们也不想和亚洲分销商闹得太僵,承诺会在其他生意上加大与中国方面的合作。

    这次会谈,有来自中国内地南方的帮派信宜和的首席智囊瞿师,还有红帮的朱云飞,澳门黑帮老房的高进,香港千克拉的郎祝,几方大的诉求基本一致,但分歧也还是有的。

    红帮的朱云飞与澳门老房的高进强硬地要求保障他们的货源比例,而有志于在其他业务上发展的信宜和与千克拉对北美其他方面的利益交换表示也能接受,他们之间的分歧让北美轻易地获得了想要的结果。

    回到自己住的竹楼里,朱云飞一脚踢向面前的椅子,椅子“嘭”的一声凌空散架,跌落在地板上。

    “朱先生,结果已经出来了,何必再生气?”后面进来的高进劝解道:“那诺坎本就有心扩大在北美的市场份额,这次也是顺水推舟,现在是卖方市场,强硬下去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再说我们也算是划出了底线,相信诺坎也不会太过分,毕竟金三角的货源又不是只有他一家!”

    “国内的市场需求一直都很旺盛,最近路上的损耗又很大,现在供货又少了,而北边的老毛子动作越来越大,我担心控制不住下面线头的窜货。”

    “缅甸的乌帕多呢?”高进建议道。

    朱云龙摇了摇头,苦笑道:“他的货源主要销往日本和欧洲,再加上这人比较保守谨慎,我们派人接触过,被婉拒了。”

    “令兄有什么想法吗?”

    “还能有什么想法,只能和老毛子硬刚了!伸手砍手,伸脚砍脚!”朱云龙满脸杀气地说道。

    “听说你们和台湾那边有接触了?”高进走到窗边,坐在窗沿上问道。

    “嗯,只是聊了聊,你知道的,我大哥一向保守的很。”

    想起朱疤脸那张永远板着的疤脸,高进也叹了口气,多少年前老房方面就和谈过合作,可惜不欢而散。

    “我明天就会回国澳门,你要一起走吗?”高进问道。

    “不了,我还得去趟日本,看能不能从那里腾出点货来。”朱云龙说道。

    与此同时,王实仙他们又聚到了一起。

    “诺坎很可能藏身在南边的普西村,那边的车子更多一些,守卫也更严密,我们今晚就行动,等下天黑后老b和老f留下继续监视普西村,其他人跟我回去取武器。”老a下达了战斗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