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只是炮灰
    六个人中只有王实仙和赵子翼是内功修炼者,其他四人明显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王实仙有个优点,如果身边有专业人士,他从来不会越俎代庖,所以他很快把自己定位为打手。

    “诺坎,金三角贩毒集团的大毒枭,是流往中国内地毒品的主要货源提供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努力锁定他的位置,直到前不久才据线人确认其现在藏身于琅南塔省附近。”在旅馆的一个房间内老a掏出野战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向大家介绍道。

    “清理掉他!这是我们的主要任务,同时拿到他手上的分货名单。现在由老b详细讲下这次任务安排。”

    老b是个三十左右的人,面容清秀,与壮实的老a相比,说话轻声细语地。

    “由于边境眼线太多,所以这次局里安排我们在万象集合出发,阿发会带我们到琅南塔省,在那里接收武器,老a负责行动的现场指挥,我来提供技术支持,老e、老f负责突击,老c提供远程火力支援,老d主要进行火力压制,得手后直接往边境撤退,这次行动的关键就是快!一定要快!。”

    虽然被当成了炮灰,王实仙听了面上表情没什么变化,心里却敲起了鼓,虽然自认是武道高手但他还没有和热武器对抗过,子弹横飞炮声隆隆的场面可能马上就要从电视电影里钻到他的面前,不紧张是假的,但他并不想表现出来凭白让眼前这些人看不起。

    老a一直都在暗暗观察王实仙的表情,看他一片淡然的模样,心里也放心了不少,太多的教训证明,有紧张或者骄狂两种情绪的人一般都是猪队友,团队里有这样的猪队友存在很有可能让其他人的下半辈子“哗”的一声就都没了。

    按照计划要第二天才坐汽车去琅南塔,今晚还要在阿发的旅馆里住一晚。老挝人喜食糯米,老挝菜特点是酸、辣、生,阿发给大家准备了酱、烤鱼、烤鸡、炒肉末加香菜、凉拌木瓜丝、酸辣汤等,王实仙吃起来也别有风味,蔬菜多生食,让他有点受不了。

    虽然是深秋,万象晚上的气温还是有二十多摄氏度,室外的蚊虫铺天盖地,从旅馆的各种缝隙里钻进室内,王实仙老老实实地躲在蚊帐里,蚊帐有破损的地方就用线扎起来,倒也为自己勉强打造了个舒适的空间,这才安心地打起坐来。

    老挝呈长条状,北邻中国,南接柬埔寨、东接越南,西北达缅甸,西南毗连泰国。万象市作为首都隔着湄公河与泰国相望,每到枯水季节,湄公河的大半个河床的浅滩显露出来,中间仅剩下一条小小的溪流,人们可以涉水走到泰国。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由市区可以如此方便地到达邻国,这在世界上是少见的。

    王实仙他们住的地方在万象市区背面,他们从国内过来时,都是手持国安包装好的假护照,他们以木材商人的装扮坐上了开往琅南塔的汽车,客车穿过中寮万象平原,道路两边苍郁的森林构成了一道道天然的屏障,郊区散步着多是用几根长柱支撑起来的老龙族人传统风格的木楼和竹楼,房前屋后常以树木或栅栏圈成一个或大或小的庭院,城内现代化建筑物掩映在一片绿树和花卉丛中,这些建筑群,增添了万象的景色。

    出了万象,汽车一路往北,道路越发地颠簸,中午在万荣还抛锚了一次,幸好司机下去捣鼓了一番后车子又继续开了起来,下午时四点时在琅南塔首府琅南塔市下了车,一行人雇了辆拖拉机到了个叫茫新的地方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在那里有国安的线人接头,吃完晚饭后,线人给他们牵来了辆牛车后就离开了。

    阿发赶着牛车载藏着武器与众人穿行在茫茫的密林里,直到后半夜才在一个山间的小村庄前停了下来,只见一条大黑犬正围着牛车转来转去,王实仙一愣,难道最后接头的是只狗?

    黑犬引着阿发将牛车赶到一座竹楼前,门“吱呀”一声打开后,出来了位老头,满头白发,身着无领对襟上衣,下穿长筒宽腿裤,看装扮与云南西双版纳的傣族相似。

    阿发上去叫了声:达叔。

    达叔点了点头,侧过身子,示意他们赶紧进,来几个人抬着装备进了竹楼。竹楼里比较昏暗,正中间墙上挂着老伴的遗照,看情形老人是独居。

    老人家叽里呱啦讲了些话,王实仙听不懂,只是礼貌地微笑着,据阿发转述,说是老人家孩子在昆明打工,前段时间回老家在附近曾见有车经过,后座坐着好像是诺坎,往西北方向去了,老人家最近一段时间也曾多次见过那辆车。

    “他们都是在早上八点左右,下午差不多五六点钟见到诺坎的车经过,据我们推断,诺坎可能就住在这偏东南不远的地方!根据情报,诺坎非常狡猾,他喜欢在一片区域布置两到三个住处,这是需要我们注意的地方。”老b说道。

    “明天上午老f和老b去放出无人机对预测区域进行搜索,我和其他人会分布附近道路进行监视,如果发现诺坎的踪迹可以立即发动攻击!行动时注意不要暴露行踪,天不亮我们就要出发。”老a分配着任务。

    反正也没几个小时天就要亮了,大家干脆席地稍稍休息了会后,就带上每人的装备和补给出发了。

    早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山林里的时候,王实仙蹲在高高的树杈上帮老b把风,正在组装无人机的老b满脸都是蚊虫叮咬后的包,可老b依然神情认真地完成自己手上的工作。

    组装好的无人机冉冉升起,很快消失在视野中,它能在方圆五公里内完成自己的搜索任务,老b手里操控台的屏幕上是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搜索的地点也在依次改变,最后在距达叔家西南方向二十多里的地方发现了座可疑的村落,这个村落里的人和车比其他村落的人和车密集了许多,特别是村落外散布着很多人,从空中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他们的方位是以村落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