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你是F
    “出差?”江蓠皱起了眉头:“还是李伯伯让你帮忙走一趟?”她松开怀里的阿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来到镇定的王实仙跟前,绕他转了一圈,回头对推着婴儿车的谷诗问道:“你们国安让他去做什么?”

    “啊?”没有思想准备的谷诗被江蓠打了个措手不及,又觉得江蓠应该知道了,只得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王实仙暗骂谷诗猪队友,一诈就露底,没有彻底否认,一句“不清楚”不是明摆着告诉江蓠这次出差和国安有关系吗?他圆场道:“国安工作还是要保密的,上次比武国安领导认为我对国家安全还是能做出点贡献的,就安排我加入了国安,今天上午的事情,因为马上要出任务,我怕跟你讲了,会让你担心,所以才借了李老的名头。”

    “担心?”江蓠冷笑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只担心你的脑子!”说完大步走出了餐厅。

    唐友友缩了缩脑袋,郑庭笈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只是觉得男人做事总有理由的。

    “掌门师傅,江阿姨生气了!”阿福用手戳了戳王实仙。

    “我知道!”王实仙面色冷静地说道:“阿福,过去瞧瞧。”

    “嗯!”阿福一溜烟跑了出去。

    王实仙摸了摸鼻子,走到谷诗跟前,仔细看了看婴儿车内的王弛说道:“王弛真是一天一个样啊,长得好快!他妈妈联系上了吗?”

    “没有,我们通过她国内用的手机号联系过了,提示关机。纽约那边也让人按她以前在国内登记的地址找过了,也没见到她的踪迹。”

    王实仙点了点头,说道:“这两天夜里总能听到王弛的哭闹,辛苦你了!”

    谷诗以往总显得英姿勃勃的面容有了丝倦意,让她的脸上的曲线多了点柔和,她觉得气氛有点怪,说道:“没什么,我也挺喜欢孩子的,那我先带王弛上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赶飞机。”

    阿福回来了,凑到王实仙面前说道:“掌门师傅,你惨了!江阿姨真的生气了!连我都叫不开门!”

    最近一段时间江蓠对王实仙忽远忽近,忽冷忽热的,有时候感觉她整个人都散发着情意,王实仙都有胆子乘机摸摸她的小手,做一下更进一步的美梦。第二天江蓠就变得人畜不近冷言冷语的了,好像醒过神来似的。

    江蓠的矛盾都写在脸上了,王实仙心里暗笑,觉得时间在自己这边,近水楼台终有得手的一天,只是没想到横出波折,在这关键期自己要去什么老挝,江蓠的反应王实仙也是有心里准备的,只是没想到她会生那么大的气!气自己瞒着她?气自己出去?还是怕自己有危险?担心自己回不来?《炼神术》没了着落?

    “咚,咚咚,咚咚咚。”王实仙在院子里磨了半天还是来到三楼,敲响了江蓠房间的门,敲了几次都没反应。

    “你要想进,一扇门能挡得住你?”郑庭笈从隔壁房间伸出脑袋说道。

    王实仙手僵在半空中有点尴尬。门被打开了,江蓠走了出来也不理王实仙,对郑庭笈抱怨道:“曾爷爷,哪有你这样的?”

    郑庭笈呵呵一笑,把脑袋缩了回去,关上门。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趴在栏杆上。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几乎每天都一成不变,上着班看日升看日落,觉得时间过得好慢,以为过了好久,一看日历才发现过了几天而已。来到上海,想不动都不行,总是有人在后边推着你,赶着你,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有很多事情我做得不好,但我还是要去做敢去做,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我觉得自己可以给你幸福!江蓠,对不起!”

    说完,王实仙转身下了楼,江蓠怅然若失,终是一句话未说。

    第二天早上,江蓠还是出来和众人给王实仙送行,只是一直冷着脸,头发也梳得不是很整齐,王实仙冲她一笑,她别过了脸。

    王实仙给唐友友一个大大的拥抱,轻轻拥了下郑庭笈,抱起了阿福叮嘱她好好上学勤练武功,然后走到了江蓠面前,江蓠脸红了起来,但站着没动,王实仙将她拥进了怀里,然后感到自己腰间的软肉被江蓠狠狠地掐住了,王实仙等她掐完了才放手松开了她。

    坐上谷诗的车,在后视镜里看着武馆和众人越来越远,王实仙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这才像个家!

    飞机缓缓降落在老挝首都万象的机场,接机的又是一个黄毛,可能是米奇给王实仙的印象太深,王实仙心里有不太好的预感,交通工具不会又是摩托车吧!

    黄毛是个在老挝多年的华侨,让王实仙叫他阿发就可以了,很热情地提着王实仙的行李,将王实仙领到了一辆摩托三轮车面前,王实仙心里一阵苦笑爬了上去,好歹也是升级了,两轮变三轮,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四轮的待遇。

    阿发将王实仙带到了万象市郊的一座破落小旅馆里,这个旅馆是阿发的产业,旅馆里入眼可见的东西无所不破,好像没有缺口补丁啥的不好意思见人似的,狭小的前台前正围坐着几个人,王实仙竟看见个熟人,是参加过比武的国安高手赵子翼。

    “老赵!”王实仙亲热地上前紧紧握着同志的手。

    赵子翼也没想到来的人是王实仙,那次比武时见过王实仙的身手,知道这个被日本人称做全真仙君的人是个高手,见他如此不见外,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剩下四个人见两个人这么亲热,之前等得不耐烦的怨气也就不好发泄,纷纷站了起来。

    “老赵,这几位是?”

    几个人见王实仙询问,一个个开始了自我介绍。

    “老a。”

    “老b。”

    “老c。”

    “老d。”

    赵子翼尴尬地一笑,王实仙冲他笑道:“如果我没猜错,老赵你就是老e了!”

    “不错,而你就是老f。”赵子翼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