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抽调
    王实仙回到武馆的时候,郑庭笈正在演武馆里看阿福练拳,谷诗也已经回来了,正抱着王弛和江蓠小声说着什么,自从两个女人有了共同的话题,关系也肉眼可见地亲密了起来。

    谷诗见王实仙进来,点头打了声招呼,倒是江蓠冷哼一声没搭理王实仙,她越看王弛越觉得眉眼之间和王实仙很像,要不是知道王实仙来上海也不过三个月,她,她肯定不会放过他!

    唐友友幽怨地望着王实仙。

    “怎么了?”王实仙边吃留给他的晚饭边好奇地问道。

    唐友友伸出他那双肥白的手,王实仙反应过来,呵呵地笑道:“不是你要把孩子留下来的嘛。”

    “做饭前洗干净就行了!”王实仙叮嘱道。唐友友最近也不怎么吟苦情诗了,看来是个好现象,可以让他承担点重任了。

    “友友等我吃晚饭,跟我到天台上好吗?我有点事和你说声。”

    “你有什么事能跟我说?以前我是厨师,现在像是个保姆了,除了做饭还要带孩子,也不知道是升级了还是退步了。”唐友友抱怨道。

    “怎么?友友你不乐意吗?那我以后不找你帮忙了。”江蓠眉毛开始扬了起来。

    “没,哪能呢!我这不是为自己升级了开心嘛。”唐友友连忙解释道。

    王实仙和唐友友坐在天台的小平台上,今天晚上没有月亮,繁星满空。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不走心啊,友友!”王实仙摇了摇头评判道:“你现在轻松了许多,不过念诗却少了以前的韵味。”

    唐友友仰卧在小平台上,望着天上的星星,说道:“那种状态品尝过一次就够了。星星真好看,都不记得上次看星星是什么时候了!仙哥,我们长大后老是看着脚下,习惯盯着前方,真的忘了像小时那样经常晚上抬头看看星空了。”

    “仙哥,你说爱情有真假吗?”唐友友痴痴地问道。

    “爱情有热情就够了,热情是本来就是不能持久的东西,就需要婚姻来保证,婚姻是种责任,两回事。爱过就是爱过了,没有什么真和假,哪怕没走进婚姻也不要怀疑。”王实仙沉默了会,还是决定鼓励下唐友友,省得他变成玻璃。

    “仙哥,你来找我不是为说这个吧。”唐友友说道。

    唐胖子把王实仙要说的台词给抢了,王实仙心里一阵无语。

    “这是招商银行福州路支行储物柜的钥匙。”王实仙递过去一把钥匙说道。

    唐友友坐了起来接过钥匙在手里掂着,说道:“是《炼神术》吧,你还是没烧掉,你要去哪?”

    王实仙一直都知道唐友友不像他表面呈现出来的蠢萌,他总是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放下对他的戒备,所以他成功地得到了这把钥匙。

    王实仙点了点头,把要加入国安的好消息分享给了唐友友。

    “你之前不是国安的人?”

    “外围而已。”

    两人沉默了下来。

    “有危险吗?”

    “不知道。”国安会让他这种练武之人做什么,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王实仙想起了在台湾那晚被洪门人团团围住,然后被米奇丢掉的事,这种运气虽然不是每次都有,但遇上就惨了。

    “你不打算跟江蓠说吗?”

    王实仙摇了摇头道:“说了也只是让她担心而已,结果没什么改变。那把钥匙等我回来要还给我的哦。”

    唐友友笑道:“那也要等你回来再说。”

    第二天早上,王实仙并没有搭谷诗的车去国安,而是选择自己坐公交车。这是王实仙第二次来到这里,在大门口只贴了个门牌号没有挂标牌,从大铁门的上方望去,郁郁葱葱的院子里掩映着一栋三层小楼,王实仙刚站到传达室走廊下的小门口,传达室的窗户玻璃推开,里边人问道:“有什么事吗?”

    伏裕华很快从里边出来将王实仙带了进去。

    国家安全局是中国政府唯一对外公开承认的情报机关,也是中国情报及治安系统中,政府参与层面最广的一个单位。

    一般外界预估整个国家安全局分散在世界各国的谍报人员,人数绝不会低于四万人,其中绝大多数是以新闻工作者、学者、商人,甚至以政治流亡人士做为身份掩护,以进行一国的国家资源搜集工作。不过,国家安全局分散在中国大陆内部的“侦察员”,总人数也在五万人,因此国家安全局是中国国家机构中,是一个里外通吃的超级情治单位。

    上海分局对外往往会以某文物保护单位示人,伏裕华是五组的组长,所以伏裕华还有个考古学家的名头,在递交了申请书后,王实仙也成了一名光荣的考古队员,谷诗副组长带着十几名组员鼓起了热烈的掌声对新人表示欢迎与支持,伏教授依次为王实仙介绍了组里的考古干将,谷诗副组长也对新加入的王实仙队员表达了殷殷期望,王实仙紧紧握着谷组长的手,表示将会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投入到以后的工作中,一定严格督促自己,不负领导期望,为祖国的考古事业奉献终生!

    主持完简短的迎新会后,伏裕华把王实仙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递给王实仙一个文件袋说道:“里边是你的证件,丢了可是要花钱补的。”

    王实仙打开一看,里边除了国安工作证外,还有个考古队员证,几把钥匙。证件的照片直接用的是他身份证的照片,看来国安蛮追求效率的。

    “这次任务是总局那边直接抽调你参加的。”伏裕华直接说道:“去琅南塔省。”

    王实仙一听就知道昨天忽悠李清的话可能一语成真了,估计自己是真的被国安高层给看上了,这才指定自己来参加什么行动,不然总局知道自己是哪个阿猫阿狗,早知道就直接去外婆家了,看伏裕华也得老老实实买单!唉,被忽悠了。不过听这个地方名字就知道事情坏了,这次又要出国!上次去台湾那边至少语言还能交流,问道:“这个琅什么塔省在哪里?”

    “是琅南塔,是老挝北边靠近中国的省份,具体的行动内容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是你明天的机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