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托孤
    王实仙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只要他还活在这个国度里。人都有梦想,但梦想往往会被现实扼住喉咙,向梦想的每一分前进,都要拖着现实一起完成。

    如果只是追求个人武道的终极,他或许会轻松很多,甚至都可以为所欲为,比如可以用一只手将眼前这个总是试图控制自己的黑瘦男人提起来,然后狠狠地踢他的屁股!可是他不能!法制和国家的力量会轻易地将他碾得粉碎!将他的门派连根拔起!

    近千年的传承,全真派的荣耀已经消散在流逝的岁月里,留给他的仅剩下沉重的责任。在这个需要科技的文明社会里,门派的定位是什么?门派不仅是组织,更是一种传承!小到家族血脉的传承,大到思想文化的传承,正是对传承的渴求,人们才忍辱负重,才奋力拼搏,才规划未来,他想给后人留下一条通天大道,就只能通过门派的形式来传承。

    “请我吃饭!要去外婆家!”王实仙狠狠地说道。

    听见王实仙答应下来,伏裕华明显放松了不少,他从长凳上站起来说道:“好啊,等我下月发工资了保证请你!回去把申请书写好,明天到局里交给我。认真点,这个组织是要审核的!”

    顿了顿,他还是决定先提醒下王实仙:“最近可能需要你出趟差,你做好心理准备。”

    上次被赶去了台湾,这次又会去哪?王实仙苦笑着把文件袋收了起来,看着伏裕华黑瘦的身影走出自己的视线,他在这个小气的男人身上看到了孤独的味道,也不知道国安的福利待遇能给他的平常生活增加多少光彩?

    离开公园,天色尚早,王实仙没有选择回武馆,而是去了李清那里。

    毕竟来过几次,王实仙在门卫那里算是混了个眼熟,很快就让他进去了,拐了两个弯,老远看见李清正站在院子里,手里拿着洒水壶正专心给花草浇水。

    “李老真是悠闲啊。”王实仙走到篱笆外说道。

    “辛苦了大半辈子,才发现自己也没几天喽!掌门,请随我进屋喝点茶吧。”李清抬头看见王实仙,放下手里的水壶笑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客厅里,分宾主坐下,李清泡起了茶。

    “阿福这两天晚上住在武馆,没给掌门添麻烦吧?”李清关心地问道。

    “阿福很乖的,主要麻烦的还是江蓠。”王实仙说道,最近几次阿福的煅体都是江蓠在忙活,晚上也是江蓠陪着阿福修炼内功,自己这个师傅倒成了甩手掌柜。

    李清点了点头,说道:“江蓠还是很贤惠的,掌门要好好珍惜啊!台湾江掌门前几天传过话来说日本那边打算成立个中日古武术交流协会,负责筹备组织双方每年的对抗比赛,不知道掌门有什么意见?”

    “相互交流对抗对促进武道的进步确实是好事,可政府那边会同意吗?”王实仙不置可否。

    “所以江掌门想以台湾的名义搞,让大陆高手自行参加。”

    “呵呵,江掌门这招高明啊!估计有人不会坐视大义旁落的。”

    “是啊,江掌门确实厉害,不管结果怎么样,台湾洪门都是得利的,不过能抱团取暖对我们全真的发展也是有帮助的,真希望江掌门这记阳谋能逼国家放松对古武术的压制。”李清感慨道。

    “估计很难有大的放松,侠以武乱禁,又聚成帮派,没有政府会喜欢的。”王实仙说道。

    “武馆那边需要打点收徒广告吗?”李清转过了话题。

    “这确实需要李老的帮忙了,招收些学员教点外家拳法也能早点让武馆自给自足。”像这种销售业务最好还是拜托专业人士来操作比较好。

    李清答应了下来,两人闲聊了一会,王实仙突然说道:“李老,跟你说件事。”

    李清做出倾听状。

    “这次比武,国安那边对我很感兴趣,今天下午时邀请我加入他们,我也不好拒绝,就暂且答应了下来,这不就赶来和你商量下,李老觉得此事可行否?”王实仙虚心地讨教道。

    王实仙虚虚实实的一习话,让李清心里迷糊了起来,难道之前王实仙没有加入国安?不过他还是对王实仙跟他抛出这个话题心惊不已,自家这个掌门心思极重,看着对自己实诚无比,不知他有什么目的?

    “啊?这是好事啊!”李清说道:“掌门的实力有目共睹,能得国家看重,为国效力是荣耀啊!”

    “我也这么想的!只是加入国安不是坐办公室领工资,很可能要出生入死的,武馆这边又刚刚开始。”王实仙苦笑道。上次王实仙昏迷后,武馆的筹建立马就停止了,王实仙这是在打预防针啊!别自己出去了,老家失火了。

    李清当然听得懂王实仙的意思,立马拍着胸脯保证,请掌门放心为国尽忠!有他李清在,武馆就在!哦,不!哪怕他李清不在,武馆也一定会在!

    王实仙摇了摇头,说道:“李老误会了,武馆在不在不重要,重要的是阿福!李老,拜托了!”王实仙还真怕他出了意外后,李清转身就让阿福脱离全真。

    自己是阿福的亲爷爷,王实仙还要来拜托他照顾阿福,这是将门派的传承拜托给了他李清啊!

    李清深吸一口气,面色严肃了起来,沉声说道:“必不负所托!”

    王实仙笑了起来,说道:“放心,我不会轻易就让这份责任压在阿福身上的,全真派虽然破败,但这个掌门我还没当够。”

    王实仙从李清那告辞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老远看见阿福的妈妈牵着金毛慌忙闪到岔路里避开了他,王实仙心里一沉,这个女人是阿福的母亲,终究是个麻烦啊!王实仙不会指望她能改变对自己的看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以自己的眼睛、想法去看世界,当你觉得她不可救药时,她同样也认为你荒谬不堪,哪有绝对的对和错,只希望李清能多活些年头,让阿福长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