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弃婴
    “太爷爷,我们来玩石头剪刀布吧!”阿福跟正坐餐厅里看《熊出没》的郑庭笈说道。

    “不要!”郑庭笈不上当。

    阿福的嘴瘪了起来,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样。

    郑庭笈心里哀叹一声,只得投降道:“那好吧。”

    阿福眼里正在酝酿的水光立马消失不见,笑容绽放开来。

    “石头,剪刀,布。”阿福出了剪刀,郑庭笈出了石头。

    “再来!”阿福还是剪刀,郑庭笈还是石头。

    “再来!”

    “太爷爷,你出布嘛!你怎么不出布!”阿福不满道,眼泪又要上来了。

    “石头,剪刀,布!”阿福出剪刀,郑庭笈无奈地出了布。

    “耶!耶!我赢了!到我看电视了!”阿福一副胜利者的模样伸出手向郑庭笈要遥控器。

    郑庭笈苦笑着把遥控器递过去,说道:“俺有说过要和你通过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看电视吗?”

    “你师傅呢?”郑庭笈问道。

    “在演武馆。”阿福把电视切换成了《喜羊羊和灰太狼》,专心地看了起来。

    郑庭笈坐到旁边喝茶,他能活到这个年纪太不容易了,像这样看看《熊出没》,喝喝小茶就挺好。

    “真受不了你们!这么长的时间才只打通了一个窍位!我都打通五个了!五个啊!比你们多了五倍!是我教得不好吗?友友你说!”王实仙站在新建的演武馆里中气十足地炫耀道。

    “仙哥,你数学是语文老师教的吗?”唐友友眼睛一亮说道。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王实仙有点心虚地,从小到大他的数学就不怎么好。

    “友友,你有必要跟一个数都算不清的人讲吗?王实仙,你把《炼神术》都给我,我明天就回台湾!不劳你这个全真派的掌门教我们洪门的秘籍了!”江蓠有点恼羞成怒。

    “咳咳,上次教到哪个窍位了?这个窍位可是非常凶险的哦,我们再一起温习下。”明明韩立是铁剑门的好不,王实仙不敢再刺激江蓠赶紧岔开了话题。

    王实仙停住了话,过了大概十秒后老吴推开演武馆的大门,手里还抱着个包裹。

    王实仙眼神一凝,看向唐友友,唐友友和江蓠狐疑地看向王实仙,包裹里竟是个婴儿!

    老吴朝王实仙招了招手让掌门过来下,王实仙暗叫不好!这个老吴做事怎么这么糊涂,有什么事不能明说吗?鬼鬼祟祟的,这下蛋黄粘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果然江蓠眉毛竖起来了,叫到:“老吴,你过来,说说你手里抱的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老吴一看,知道江蓠误会了,赶紧跑过来说道:“这不关掌门的事。”

    王实仙心里苦笑用得着这么描吗?怒道:“说事!”

    “不知道谁放在门口的,孩子哭了,我才发现,晚上这么冷的天!真是造孽啊!”老吴解释道。

    “友友,是你的吗?”王实仙说道。

    “别瞎说,我连女朋友都没有!”

    “你前段时间可不缺女朋友吧。”

    “逢场作戏而已,再说哪有这么快!我来上海还没有三个月!”唐友友感到有点冤,努力分辩道。

    江蓠眼中闪着危险的光芒,看着王实仙。

    王实仙没理她,凑了过去,只见襁褓里的婴儿两只小手握成拳头,上嘴唇含着下唇,正安静地看着他,眼睛中的黄疸还没褪去,呈昏黄状,看来才生下来不久。

    江蓠上去接过了婴儿,怜爱地搂在怀里,问老吴道:“报警了吗?”

    老吴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来得及,我本想和掌门商量下的。”

    老吴看了眼王实仙,小心地说道:“这是个男孩,怪可怜的,我看掌门你就阿福小姐一个徒弟,要不……。”

    江蓠眼睛一亮,手指轻柔地捏着婴儿的根骨,不禁点了点头说道:“这孩子资质还可以的,阿仙,你不要的话,我带到洪门去。”

    “胡闹!要是孩子是被偷盗出来的呢?他父母还不急死,赶紧报警吧。”

    “我们可以先跟谷诗联系确认下情况。”唐友友在旁边建议道。

    上次比武结束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谷诗却赖在这不走了,偶尔晚上还会过来住住,王实仙看她也不像是非要找江蓠麻烦的样子,实在搞不懂她到底在想什么!要做什么!,他也不好意思说“比武都结束了,你还是走吧”之类的话,就由她住了下来,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

    “她是国安又不是警察,应该不会管这些事的吧。”王实仙有些迟疑。

    “问问看嘛。”唐友友怂恿道。

    婴儿两只小手紧紧抓着江蓠逗他的手指,咧开了嘴,呀呀地轻声叫唤着。

    “问问看!”江蓠说道。

    王实仙无奈拨通了谷诗的手机。

    谷诗回来把车停好,就听见餐厅里传来婴儿的哭闹声,走进来时看到大家正聚在一起,郑庭笈抱着婴儿,正努力哄弄着,阿福也趴在那里朝婴儿做着鬼脸,可孩子依然哭个不停。

    “曾爷爷,你到底行不行啊!”江蓠在旁边焦急地埋怨道。

    郑庭笈眉毛一挑,摆出一副你不懂的模样。

    “看看要不要换尿片,要不就是饿了。”谷诗向大家打完招呼后说道。

    “我去买。”唐友友跳起来说道。

    “我已经买了,”谷诗麻利地打开她拎进来的购物袋,熟练地为婴儿换好了尿片,冲了奶粉,一只手环抱着婴儿,另一只手捏着奶瓶放到婴儿的嘴边,婴儿闻到奶味发出焦急的哼哼声,找到奶嘴就含了上去,边吃边发出满足的声音。

    “阿姨,你好厉害哦!这么会照顾小弟弟。”阿福在旁边赞叹道。

    谷诗发现没人说话,抬头看见大家都是一副怪异的表情,淡淡地说道:“我有个弟弟,今年刚满一岁。”说完低下头继续给婴儿喂奶。

    谷诗都参加工作了,弟弟才一岁,她妈妈真是老树开新花啊!看来国家的二胎政策还算及时的,再晚几年,儿子都能和舅舅一起抢玩具了。

    “查得怎么样了?”王实仙问道。

    “是个女的,从一家酒店出来打车来到这里的,放下孩子就直接去了虹桥机场,目的地是美国纽约,现在飞机已经起飞了。”

    “这个女的是个华侨,去年来到国内,在一家网站上班,年初时离了职。”

    “这个孩子是她的吗?”江蓠问道。

    “是的,前天在红房子医院出生的。”谷诗回答道。

    “那孩子的父亲是谁?”江蓠追问道。

    “我们怎么知道?”谷诗面无表情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