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拆迁
    且不提王实仙被送到国安的医院里做手术,视线继续回到福清武馆的演武馆,两个黑墨镜守在门口,犹如两个门神,这时从天台上下来一个黑墨镜悄悄地溜达到演武馆的门旁问道:“死了吗?”

    门北侧的黑墨镜点了点头。

    “中还是日?”

    站在门北侧的黑墨镜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圆形。

    天台下来的那个黑墨镜一握拳头,晚饭有着落了!他转身回到了天台上,将赌局的结果通过手势传给了武馆围墙外的同事。

    小张和老王守在在路口感觉路边的黑墨镜有点奇怪,面部表情依然严肃,可两人还是能从他们身上看到一股欢快的气息,难道出啥喜事了?

    池田信长对王实仙下杀手,反被王实仙所杀,结局充满了戏剧性。强者是可以得到原谅的!日本人有崇尚强者的传统,虽然几乎没人能看得懂最后池田信长在占尽优势下为什么突然断片,但并不妨碍他们对全真仙君的实力产生认同感。

    此次比武没有十局六胜的说法,十场打完为止,擂台上破损的地板已经被换掉,中方老年组正在擂台上比武的是殷士钊,峨眉派武功以狠辣而著称,特殊打造的轮椅在他的身下俨然成了件奇门武器,闪转腾挪中殷士钊的双掌与轮椅各个部件相配合或守或攻,犹如陀螺,特别适合擂台这种小空间内的打斗。

    日方老者显然不适应这种攻击,一时间疲于防守,被占据优势的殷士钊一路碾压,败下阵来。

    后面两场,中日各胜一场,只剩最后一场没有打了,郑庭笈面含笑容,他知道这是属于他的战斗。

    日方武术团里有位身穿和服的枯瘦老者离开座位徐徐而行,昨日这位老人恰到好处地击败了中方武术团的两名高手,郑庭笈能感应到对手的强悍,知道这是日方为自己准备的对手。

    看着擂台对面的郑庭笈,高桥则成咧开嘴笑了,用熟练的汉语说道:“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凌晨,我们见过。”

    “那天俺不仅见过很多日本人,也还杀了不少。”郑庭笈淡然说道。

    “我叫高桥则成,那天凌晨在九塘的那个山洞前还没有机会自我介绍,这次就补上吧。这次孩子们来请我,告诉我知道你在这里,所以我就来了,从四零年开始我就一直呆在靖国神社里与亡灵相伴,郑将军这都是拜你所赐啊。”

    郑庭笈笑道:“你是中村正雄身边的那个忍者吧,我不过是拧断了中村正雄的脖子,你还打了我一掌呢,观你阳气十足,也不像是从地底下爬出来啊?”

    “差不多啦,我活得也够久了,不过能在死之前能再次见到郑将军,也算死而无憾了。”高桥则成很感慨,那年他才二十七岁,被陆军部召集派往中国,负责贴身保护入华日军陆军少将中村正雄将军的安全,在昆仑关战役进行到最关键时刻,郑庭笈夜里摸到了日军援军指挥部,趁中村正雄将军起夜时偷袭得手,从而一举改变了战局。事件发生后,郑庭笈一战成名,而他高桥则成则成了罪人,被遣送回国接受审判,从此成了靖国神社的神官,在刚开始成为侍奉亡灵的神官的日夜里,高桥忍不住就会想如果当时他能阻止郑庭笈的刺杀,救下中村正雄将军,日军会不会就能及时进入昆仑关,支援界首高地?界首高地不丢,昆仑关就能守住了,不过这也是如果而已。

    两人如老友一般在擂台上聊了起来,江守约的脸上已经没了轻松,借这次比武他想凝聚全球洪门弟子的人心,同时对青红两帮形成震慑,关键就是在郑庭笈身上,郑庭笈不能败更不能出事!

    相比之下野原他们就轻松了很多,只要不是没有还手之力,不管结局如何,这次中国之行同样也是凝聚日本古武术界人心之举。一方面王实仙雨中击杀冈本宏志的视频影响要消除,日本古武术界必须要作出反应。另一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日本的传统古武术流派也正逐渐没落,如一潭死水,只有不断投入石块才能激起水花,他们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趁机邀请中方武术团明年回访日本,双方再大战一场,最好能形成长久的赛事。至于池田信长,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武者,本来只是安排他击败王实仙就好,没想到黑社会的戾气让他无所顾忌,或许是想为同组的冈本宏志报仇吧,不过这确实是新三口组的事情。

    擂台上两位老人叙完旧,准备动手了。如果说王实仙和池田信长这是最惨烈的厮杀,那么这场就是中日双方武道上最高水平的对抗。

    风起!两人风轻云淡,精神力无限内敛,丝毫没有能量的外溢,自然就没有逼人的气势对抗,却真的有风在两人中间凭空而生!只是单纯的风!风越来越大,在演武馆内呼啸,唐友友在擂台下不禁感叹: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有这俩老家伙在能省多少空调费啊!

    下一刻,就让唐友友想收回他的感叹了,他已看不见两个人打斗的身影,只能看到擂台随着一声巨响,瞬间四分五裂,然后三面墙上多了几个大洞,接着演武馆上方不停有钢梁发生扭曲折断,这哪是什么人形风扇,分明是来搞拆迁的!唐友友很替王实仙心疼,幸好他本人不在现场。

    眼看演武馆的屋顶不断有大块结构坠下,演武馆的众人赶紧都撤了出来。

    小张和老王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偌大的演武馆在一片尘烟中逐渐坍塌,不知发生了何事,福清武馆的人和日本水产公司的干起架本就稀奇,现在拆房子又是什么鬼?现场没有任何施工机械,却不断有巨大的撞击声传来,真是见了鬼了!

    不知持续了多久,或许是在演武馆被拆成了废墟后,持续的音爆声停了下来,烟尘散去,两位老人手搭着手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

    江守约和野原新之助同时长吁了口气,中日武术团间的气氛瞬间轻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