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神奇的小人
    池田信长随着射出的断刃扑向了王实仙,拳打脚踢,紧紧粘着不断后退的王实仙,攻势一浪高过一浪。

    在绝对的速度和力量面前,什么四两拨千斤、以力打力都只是笑话,对手根本就不会给你时间和空间去完成这些牵引的动作,王实仙只能咬牙硬接池田信长狂暴的攻击,接连内力激荡之下,王实仙五脏六腑不断受到冲击,气息翻涌间,他口一张,一道饱含内力的血箭直奔池田信长的面门而去,池田信长偏头闪过,连绵的攻势有了刹那的破绽。

    吐了胸腹间淤血,王实仙身子轻松了许多,他抓住池田信长攻势稍顿的空档,身法全力展开,脚步错动,“紫电穿云”、“风扫落叶”,两记攻招接连打了出来,让局面好看了点,暂时止住了败势。

    拳脚相击,几个回合后,双方在内力上的差距让王实仙的攻势难以为继,虎口早已被震裂,一双手成了血手,挥动间带起道道血雾,每一次撞击,都让王实仙好像听到了被煅体术加强过的骨骼正发出颤动的吱呀声。

    身体的超负荷让王实仙的攻势露出了破绽,池田信长抓住漏洞开始反守为攻。在王实仙身体带起的血雾中,池田信长头发根根竖起,杀气凛然,连续几次重击后,他的右掌终于敲开了王实仙的防守,重重轰在王实仙的胸口,内力吞吐间,牢牢吸住王实仙的身体,侵入王实仙经脉的内力正疯狂地摧毁着王实仙体内的反抗。

    王实仙鲜血从口出喷洒而出,不知道自己的肋骨断了几根,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断骨插进了胸腔,插进了肺叶,池田信长的内力在不断摧毁自己的生机。

    随着中方武术团众人发出叹息声,等谷诗的双眼能看清擂台上的两道人影时,映入眼帘的是:池田信长的拳头正插在满身鲜血的王实仙的胸口。

    谷诗捂住了嘴,他要死了吗?一个熟悉的人即将在眼前被打死在擂台上,谷诗哪怕听到江蓠带着哭腔的尖叫声,也没有任何快慰感,她心头一声叹息,在脑海中闪现着王实仙将她塞进垃圾桶里时的坏笑,在酒店里看着满桌美食时开心的笑,将房子成功推销给自己后得意的笑,可惜了!这个小眼睛男人。

    冈本美惠满脸潮红,内心的兴奋无法自抑,狠狠地一把抓在坐在身旁的桃太郎的大腿上,五指用力,身子止不住地微微发颤。桃太郎闷哼一声,心里一阵叹息,可惜了!

    就在郑庭笈刚想不惜引发中日武术团混战也要强行干预的时候,异变突起!

    原来在王实仙的识海内,四个亮点在这一刻合体,在识海一片强光中,一个浑身散着光芒的小人跳了出来,它在识海内狂飙了起来,竟将之前散在识海内王实仙还未来得及消化的韩立神念之力聚拢了起来,揉巴成箭形后,猛然向识海之外甩了出去!

    池田信长感觉到了来自王实仙体内的顽抗,他脸上浮出狞笑,同时左手聚掌成拳照着王实仙的太阳穴轰击过去!他要把眼前这颗脑袋轰碎!比武都打了两天了,也该死个人祭祭天了!

    异变在这时发生了!王实仙本来垂着的头抬了起来,四目相对间,王实仙诡异地微微一笑,池田信长突然感到他的识海被一股尖锐的力量击中,识海内竟多出了个无底黑洞,不断地吞噬着他本已凝实的精神力,被洞穿的巨痛让他的识海短暂地与身体断开了联系。

    在识海中小人的控制下,王实仙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接着就从识海中钻出一股能量射入了池田信长的眼睛。

    王实仙看到池田信长眼睛有痛苦失神之色,他抬起右手格住了池田信长仍在砸过来的左拳,左手抓住池田信长右臂,随着一口血沫溢出,他奋起体内残存的内力一脚踢在池田信长的双胯间。

    一时间池田信长蛋碎人飞,手却紧紧被王实仙拉住,**与识海的双重巨痛竟让池田信长恢复了心神,不过在这一刻他宁愿不要清醒过来!

    王实仙脚一迈,跨上前,手松开,手臂凌空夹住了还横飞在半空中的池田信长的脖颈,一声暴喝,身子腾空而起,夹着池田信长贯在擂台上,擂台发出一声巨响,气浪四散后,只见王实仙仰躺在擂台上大口喘着血沫,身侧的池田信长头插在擂台的地板内,留在地板上的身体在不停地抽搐着。

    池田信长完了!这一念头闪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包括国安指挥室里的众人。

    “啪,啪,啪。“总局来的领导鼓起了掌,点头说道:“不错,不错!“

    神奇的翻转让演武馆内先是一片安静,然后才猛然爆发出一阵嘈杂声,醒过神来的唐友友和江蓠冲上了擂台,查看着王实仙的伤情,小心翼翼地将王实仙抬上了送过来的担架。

    池田信长的尸体被黑墨镜装入裏尸袋送了过来,冈本美惠抖得更厉害了,脸上的潮红变成了惨白,她又是狠狠地一把抓在桃太郎的大腿上。桃太郎又一声闷哼,心里一阵叹息,可惜了!

    朱云龙看着江蓠两眼通红地跟着担架跑出了演武馆,心一直往下沉,双拳紧握,震惊变成了恼怒。

    在急驰的救护车内,王实仙,抓着江蓠的手,双眼紧闭。

    “你抓够了没有!“江蓠满脸通红再也忍不住,恼怒地说道。

    “啊?这是在哪?“王实仙睁开眼晴迷茫地说道,手上一紧。

    江蓠奋力就要把手抽出来,王实仙呻吟一声松开了手,让江蓠心里一慌。

    “你还好吧?“江蓠小心地问。

    “不要说话!“旁边的护士说道。

    王实仙又闭上了眼睛,江蓠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被抓过的手好像还包裹在一阵温暖里,又热又痒,她忍不住用自己另外的一只手抚了上去。

    江蓠看着眼前一身血污的王实仙,此刻他安静地躲在那里,不争不吵不笑不闹,她的心竟慢慢柔软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