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危险的场面
    直到很多年以后,艾隆·马斯克已经老掉了牙,却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年秋天自己师傅带着他的中国之行。每个周末他的儿子都会开着飞梭带着老婆孩子从中国回到南非,而他也会经常给围坐身边的孙子孙女们讲一个叫全真仙君的人,讲他的传奇经历,跟他年轻时给还是孩子的儿子讲得一模一样。

    “爷爷,爷爷,全真仙君是神仙吗?”孙子问。

    “他跟上帝一样。”

    “爷爷,全真仙君很厉害吗?”

    “后来他很厉害,不过那场比武时,武功比他高的人还很多。”

    “我穿机甲能打得过那时的他吗?”孙子关心地问。

    艾隆·马斯克摇了摇头,孙子显然有点不服气。

    “爷爷,全真仙君武功那么厉害肯定长得很帅吧?”孙女好奇地问道。

    全真仙君在艾隆·马斯克的印象里长得真的很普通,一米七七左右的个子,体型适中,肩宽背窄,小鼻子小眼的,可就是这样一个长相普通的人却让他回忆了一生,艾隆·马斯克见过很多武功高手,但有全真仙君那样魔神一般气势的人不多,那是种摄人心魄的气势,他当时坐在远处的角落里,感觉整个心神都被擂台上的全真仙君牢牢吸住,随着全真仙君的一举一动而摇曳。他第一次到福清武馆刚下大巴也曾感受过曾祖师郑庭笈如泰山压顶一样的精神威压,那是一种霸道至极的气势,而全真仙君的完全就是一种魔性,能控人心魄的魔性!以至于后来很多人在背地里称他为全真魔君!

    历史往往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艾隆·马斯克在给孩子的描述中总会有意无意地对王实仙进行美化,添加些艺术想象力,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王实仙在众人的眼光中老老实实地沿着中间通道走上了擂台,于此同时池田信长也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王实仙的对面站定。

    “全真王实仙。”王实仙抱拳说道。

    “新三口组池田信长。”池田手持打刀躬身施礼道。

    随着见礼完毕,王实仙两只眼睛幽深起来,精神力从识海内喷涌而出,将池田信长置于领域之内,同时内力缓缓提升,摆出了进击的姿势。

    池田信长领域也全力展开,努力将王实仙的领域推离自己。在外人看来在两人中间,领域僵持之处的空间,似乎发生了波纹状的扭曲,能量从波纹处溢出,整个场馆里的人在脑海中都感受到了阵阵精神波动,所幸能量还小,并没有什么伤害。

    王实仙的领域在缓缓压迫着池田信长,显然他的精神力略略高于已五十多岁的池田信长,也不知道他是如何以弱冠之年做到这一点的!池田信长捺住心中的惊愕,抢先发动攻势,手中打刀毫无花巧就是一刀斩了过去。

    王实仙知道自己的功力比不过池田信长,幸好两人在速率上基本持平,还不至于没有躲闪之力,只见他丝毫不惧,抖擞精神跟池田信长战在了一处。

    江蓠脸色发白,一只手抓着坐在旁边的郑庭笈的衣角,眼中看到两条人影在擂台上晃动,只能依稀能分辨出王实仙在池田信长的刀光中不停摇摆,一时间心乱如麻,忽而觉得让王实仙这个猥琐男吃点亏也不错,忽而觉得王实仙并不算太坏怕他受伤过重,忽而又觉得王实仙就要被池田信长砍死了,她的心有被揪住的感觉。在这一刻,江蓠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忘了《炼神术》传承的事情。江守约看到侄女的神态后,目光一闪,心里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唐友友拿着话筒想要为王实仙加油,却发现全场人的注意力全都被擂台上的两条人影给吸引住了,自己也口干舌燥地发不出声来。

    朱云龙目光闪烁,颇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恨不得冲上去亲手抱住正满擂台乱窜的王实仙,好让池田信长砍他两刀。

    王实仙确实是在满擂台乱窜,刚才他尝试着抢入池田信长的近身,在和池田信长交换了几次拳脚后,池田信长强悍的内力震得他手脚发麻,发现这样根本就是在自讨苦吃。

    王实仙一番躲闪,在路过武器架时,随手抓起摆放其上的各种武器扔向池田信长,阻止他的追击,最后连武器架都被他举起来砸向了池田信长,池田信长挥舞打刀,或磕、或拦、或引、或闪,一时间围绳内擂台上到处散落着各式武器。

    打刀袭来,王实仙一个翻滚捡起地上的环首大刀,顺势向池田信长的双脚砍去,池田信长腾空而起,手里打刀瞬间刺出三刀,王实仙举起环首大刀封住了打刀,刀身传来沉重的内力让王实仙身形一矮,差点趴在地上。

    池田信长一击得手,得势不饶人,又是五刀并一刀斩了过来,王实仙松开环首大刀,双手按住擂台,内力一吐,人跪在地上往后直接漂移了出去,顺手抓住脚边三尺余长的乌铁锤站起来就朝池田信长抡了过去,池田信长硬桥硬马横起长刀愣是接住了这一锤!

    王实仙眼中闪出摄人的光芒,手中乌铁锤不断砸下,池田信长手中的太刀呻吟一声当中折断,池田双手各拿断刀侵入到王实仙的身前,断刀上下翻飞切向了王实仙的身体,王实仙松开了乌铁锤,上身保持笔直,胸部神奇地往里一缩,双掌一招“揩磨尘垢”,接连拍击在池田的手腕处,但王实仙的胸前还是被断刃刮到,现出了两条血线,王实仙连忙施展出全真拳谱里的一招“急流勇退”,连封带退,才拉开了与池田的距离。

    在被断刃划伤胸膛的那一刻,危机感让王实仙识海内四个亮点同时光芒大作,分别从自己的窍位里跳了出来,挂在识海上方不断发出璀璨的光芒,王实仙双目中冰冷的眼神好似已经实质化,池田信长本来波澜不惊的心神不由地一阵心悸,身上气势随之一弱。

    感受到对手的气势弱了下来,一抹冷笑出现在王实仙的嘴角。

    池田信长怒喝一声,弱下来的气势强行被他提了上去,手中断刃脱手而出,下一刻断刃就出现王实仙的胸前,在池田信长动起来的刹那,王实仙就已经感应到了,身形闪动间,断刃击中的却是他的移动后留下的残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