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各显身手
    今井正一作为二天一流的高手,非常善于发挥自己太刀的优势,紧握太刀挥动间就将朱云龙逼在外围,朱云龙见抢攻没有效果,身法全力展开,身影绕着今井正一忽前、忽后、忽左、忽右,不断闪现,让两条短棍凶猛的抡击中多了丝诡异。今井正一不为所动,两脚不离方寸之间,双手握刀也不格挡击来的双棍,径自劈向朱云龙的面门,逼着朱云龙不断收棍,不停移形换位。

    王实仙摇了摇头,像这样水平的比武,没有相当的实力差距,输赢也就在毫厘之间,选择双棍,自己武功却又弥补不了武器上的劣势,朱云龙还是有些托大了,虽然朱云龙轻功身法远胜对手,可他绕大半个圈换个身位,人家今井正一半转身就做到了,哪怕躲闪不及,硬挨一下双棍也没什么大不了,可今井正一同时递上去的太刀却动辄就能让朱云龙开膛破腹。双方继续打下去,当朱云龙消耗过大,维持不了高速的身法时,今井正一就可以从容地攻出来,不虞朱云龙还能凭借身法躲避,日方选择今井正一对战手拿双棍的朱云龙确实是高明的决定。

    朱云龙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趁自己还占据主动,长啸一声,双棍脱手而出击向今井正一,人同时飞身落在了围绳边上的武器架旁,取出两只虎头钩,虎头钩,钩身似剑,前端有钩,称为钩头,后部如戟,尾同剑尖,称作钩尖,双护手似镰(与钩同侧),称为钩月,钩身四面均有锋刃,贴身攻击凶险万分。常用手法有劈、推、撩、扫、崩、点、截、挑、拨、带、架、挂、扎、切、摆、栽等。

    朱云龙双钩在手,飞身扑向今井正一,钩横双臂架住了今井正一的太刀,切进了今井正一的防御圈,走钩似飞轮,转体如旋风,吞吐沉浮,劲力刚猛,连绵不断,今井正一连连后退,步伐严谨,太刀竖起,左封右挡,局势虽凶险,面色却毫无变化。

    一时间朱云龙犹如龙卷风般在今井正一的胸前半米处转动,双方兵刃相交的声音不再有节奏,而是连成了一片,就像金属在尖叫,尖叫声在台下众人的耳中回荡,折磨着大家的听觉,没有人捂住耳朵,就连江蓠都伸长了脖子盯着战局,虽然她的眼睛已经有点跟不上擂台上两人的动作,但她还是希望朱云龙能够赢下这一局。

    谷诗更是不堪,只能看见一股龙卷风在一堵刀墙前不停移动,妄图摧毁阻挡自己前进的障碍物,风刮在墙上,卷起一片火花,传出来的摩擦声让她坐立不安,一颗心像被人提起狂抖,她恨不得捂住耳朵!

    擂台上传来两声暴喝,谷诗看见龙卷风突然崩散,一条人影从中倒飞而出,却是朱云龙,双钩垂下,他胸前的衣物突然当中裂开,然后是皮肉随之悄然张开了嘴,血从外白内红的伤口处渗出。

    今井正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噗,叮零……。”他手中的太刀落地,两只手臂耸了下来,血箭从他左右肩膀深可见骨的伤口处喷射而出,洒在脚下的太刀上,洒在擂台上。

    擂台下陷入诡异的寂静,让鲜血不断喷射而出的声音更加清晰入耳,日方武术团的一名老者飞身上台,双指连点今井正一的经脉要穴,才慢慢止住了鲜血的喷出,在黑衣人的带领下一副担架上了擂台,今井正一缓缓摇了摇头,选择自己走下了擂台,走向停在外面的救护车,两条失去控制的胳膊在身侧随着他身体的走动不停摆动滴血,演武馆内响起了掌声。

    看着朱云龙下去缝合伤口,王实仙倒是没想到朱云龙竟能如此当机立断,如此刚烈,本来打下去就能稳胜的局面,偏要冒着被开膛的危险也要求速胜!以后和此人打交道可要小心了。

    日方武术团第三个出场的是野原新之助,中方则是位国安高手。与朱云龙的那场惊险不同,野原将近四十岁的年龄,年富力强,硬桥硬马,双掌对双掌,带起的掌风,相击的音爆声充斥着全场,让人血脉贲张,中方武术团在唐友友的呐喊声中齐声为那名国安高手助威,而日方武术团也在冈本美惠带领下毫不示弱,

    “嘭“一声巨响,双方又是一击,野原身子一晃,脸上潮红越来越浓,国安高手却退了半步,脸上已是一片苍白色,互拼数十掌后,终是野原功力更深厚一些,不过国安高手并没有放弃,身形一晃扑向野原,跟野原比起了掌法。

    国安高手掌法走阴柔路线掌法追求变化,而野原的掌法则源自唐朝东渡日本的僧人鉴真,属于佛家拳,走刚猛路线,大开大合。两人打起来,野原如枝干横平竖直,国安高手如藤蔓缠绕其上,拳**错间犹如一男一女在一起翩翩起舞,颇具喜感。

    高手相争往往会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这一组却纠缠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两人早已没了高手的气定神闲,衣裳破烂,面容扭曲,龇牙咧嘴,最终还是野原把国安高手压在身下,用了一个柔道绞技“袈裟固“锁住了国安高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第四场由中方武术团先出场,是洪门山门高手福叔,他可是江守约的亲师弟,师出同一师傅,拳脚功夫极为了得,刚柔并济,以势压人,他的对手是名手执打刀的高手,却被他拳打脚踢,一脚侧踹硬生生地将打刀踢飞,接着反身一记鞭腿将对手打倒在地。

    接着出场的是桃太郎,相比他与王实仙比武时的拳脚相击,肋差显然才他最擅长的武器,肋差在他手里如同毒蛇,凶狠毒辣,招招不离对手国安高手的要害,要不是那名国安高手最后在危急时刻竭力将身子侧了侧,就被肋差直接插在心脏上了,饶是如此,也被捅伤了肺叶。

    擂台上的鲜血激起了场内众人的杀气,气氛陡然激烈起来,在众人的注目里,王实仙起身走向了擂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