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好大一猪头
    吃饭时倒是出乎意料地一片祥和,祥和到有点安静得过分了。江蓠边吃饭边用左手细心地将披肩长发拢在耳后,上身微倾,防止菜渣油渍溅落衣物上,小心无比。谷诗在饭桌上腰背都挺得笔直,用筷子把饭菜送到口里,细嚼慢咽,认真无比。

    “阿蓠你的伤不碍事吧。”王实仙关心地问道,修炼内功之人在煅体术的加持下,虽然做不到刀枪不入,但只要不是伤筋动骨,击中要害,普通的皮外伤根本就不是事,恢复力也快得惊人,像江蓠这样的皮肉伤,清理缝合后,短时间内就可以活动自如。

    “我们全真有种独门秘方生肌愈皮膏对外伤有奇效,最重要的是不留疤痕,等吃完饭我帮你配点。”王实仙诱惑道。

    “哦,那真是太好了!可惜我已经抹了本门的独门秘方,你们全真的下次吧。”

    “谷小姐,你们国安那边下午情况怎么样?”王实仙转移了目标。

    “还行。”

    “我看规则上说明天的比武是由双方从今天进入次轮的选手中各选十人进行两两角逐,少年组必须要有一人肯定是洪门那边的,壮年组六人,老年组三人,不知你们安排好人员了吗?”

    “我们和洪门各有五个名额,我们那边的人选由上面决定,要明天才能知道。”

    “啊,这么说明天就不用我出场喽。”王实仙心里有不好的想法。

    “你肯定是要出场的,不然日本那边也不会答应,你算在我们洪门的名额里。”果然江蓠插口说道。

    王实仙听了,沉默下来,洪门打得就是为洪门女婿出头的口号与日方接触的,而不是为全真助拳。

    “阿仙,这里放台电视吧,吃饭不看《熊出没》,没滋没味的,俺要边吃边看。”郑庭笈突然说道。

    王实仙答应了一声,唐友友笑道:“仙哥,你不知道,下午郑前辈在擂台上有多威风,我都忍不住上去打了一圈也成功晋级。”

    “你参加老年组比武了?”王实仙惊讶地问,据他所知老年组是等壮年组打完才开始的。

    江蓠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连谷诗的嘴角都翘了,唐友友本想自吹一波,没想到引子没用好,有点尴尬。

    “呵呵,友友今天在擂台上表现还是不错的,还有阿蓠,你们都有突破啊!”郑庭笈笑道:“玉不琢不成器,武功一途,闭门造车是不成的,这次比武可是次难得的机遇啊。”

    江蓠和唐友友忙点头称是,有了话题,虽然后面还是沉默居多,但饭桌上还是自然了许多。

    吃完饭,谷诗上楼回自己的房间了,唐友友也带着王实仙去了二楼,王实仙住在二楼中间的房间,打开房门,点点绿色,从眼前一直蔓延到摆在里边的床铺,王实仙的物品被整齐地安放在合适的地方,清清爽爽,干干净净,甚至由于新装修空气中略带点实木的味道也让人觉得贴合。前段时间,虽说是和唐友友一个房间,但实际上王实仙只是把行李搬了进去,主要是因为修炼内功时两人距离太近会形成干扰,所以王实仙平常都有意地晚回家或拖在客厅里休息,偶尔也会到天台上练功,现在终于又有了自己的房间,他确实挺开心的。

    “江蓠帮你收拾的。”唐友友介绍道。

    王实仙脸色一变,冲到衣柜那里,果然他的行李包被摆放在里面,忙打开行李包,里边他收藏的江蓠的衣物果然不见了,多了张纸,他打开一看,纸上面画了个大大的猪头,猪头上叉着两把剑形物,眼睛只画了一条线,一张猪嘴张得老大,吐出的舌头歪在一边,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猪头旁边还破了个小洞,可以想象作画者画完后手中画笔猛然落下,力透纸背的画面。

    “咦,你这个猪头画得挺好啊。”旁边唐胖子也把他的猪头伸了过来,说道:“笔法清秀,神态宛然,不错!”

    “你喜欢啊,送你好了!”王实仙看着两个猪头凑在一起相映成趣,忍不住说道。

    “好啊。”没想到唐胖子竟一手接过。

    王实仙忙劈手抢了回来,千灯自己做的烂事江蓠从来不提,现在又悄悄没收了自己的收藏,像这种无声的交流还是当作两个人的秘密好了,如果让江蓠见到这副猪头在唐友友手上,保不定就要真有两把剑插到他王实仙的头上了。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了,大自然的动物们又到了交配的季节。”赵忠祥爷爷在《动物世界》里用他醇厚的声音娓娓述说。王实仙觉得自己当初的荷尔蒙爆发并没有什么错,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穿在内衣躺在面前,自己仅仅“碰”了下,已经够有定力了,说出去都会让别的男人耻笑。

    唐友友走后,王实仙躺在床上看了会猪头,他突然觉得猪张着大嘴不一定就是在惨叫,说不定是在午夜嚎叫或者狂笑。

    王实仙下了楼,夜风习习,只有四楼谷诗房间里的灯还在亮着,透过传达室的窗户可以看到老吴正倚在床头看着电视,整个武馆远离了白日的喧嚣,高高的围墙和紧闭的大门将武馆与外界隔离开来,月朗星稀下,演武馆静静地伏在地面上,这里就是他全真派的武馆!从满人入关禁止民间习武以后,全真派就没了山门没了演武厅堂,只能在自家的小院里活动着筋骨,没想到直到几百年后的今天才重新拥有了武馆,这里会是起点吗?

    老吴半躺在床上,从挂在墙上的监控里看到自家掌门在沿着武馆的围墙绕了几圈后进了演武馆,他继续把视线转到了电视上。

    演武馆内王实仙没有开灯,凭他现在的武功,只要有光线,黑夜与白天对他来说差别并不大,他穿过座椅方阵,来到了擂台上,这里已经没了白天的血腥气,四周空荡荡的,王实仙在上面站了会,打了一套拳,耍了一套剑,刚拿着一双混元锤在手上,在头顶钢梁上数十道幽蓝的寒星从天而降,朝王实仙所站的方位罩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