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暗潮汹涌
    王实仙躺在天台一处凸起的小平台上,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睡着,时间溜走,天色在他的眼帘上渐渐由红晕变得昏暗,他知道黑墨镜撤了,谷诗上来了。

    “死了没?”谷诗用脚轻轻踢了他几下。

    王实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还健在,他睁开了眼睛,太阳早已沉到天台的下面,润色笼轻霭,晴光艳晚霞,夕阳正努力用余晖渲染着纯净的天空,在霞光映不到的天际间,淡淡的月白挂在逐渐黛蓝的天空上,月亮未等太阳彻底退场,就迫不及待地显出了自己的身影。

    “走开!这是我的位子。”

    王实仙有点恼怒地坐了起来,自己正在感悟天地呢,现在啥意境都没了,这个小妞咋这么烦人呢!

    “这地方是我先占着的。”谷诗看出王实仙有点生气,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解释道。

    王实仙朝旁边挪了挪,两腿垂下,坐在了小平台的边缘,看着还露着半边脸的太阳,努力让自己再次沉浸到之前的感觉里,毕竟这种对道的感悟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惜努力了几次连顿悟的尾巴都捞不到,只能无奈放弃了。

    “这里可是风水宝地,非失恋孤寂之人不可得啊!”王实仙感叹道。

    谷诗剑眉一竖,冷声道:“瞎说什么呢,你才失恋孤寂吧!比武不看跑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

    “你说如果这次比武真能大胜的话,能摧毁日本武术界的信心吗?”沉默了一会,谷诗突然迟疑地问。

    王实仙很奇怪地看了谷诗一眼,还是说道:“怎么可能,武者之间总要拼斗,胜胜负负稀松平常,只会越挫越勇而已。”

    “那你们还打什么?”谷诗脱口而出。

    “呵呵,闲着也是闲着呗。”王实仙自然不会跟这个外表高冷的傻妞说太多,难怪她之前会被国安打发去当人形摄像头。

    谷诗看出王实仙的敷衍,她也坐了下来,两人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天空,看着橘红色的残阳被一点点拉进了地平线。

    江蓠兴冲冲地走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透过门缝就先看见了王实仙坐在那里的背影,接着看到旁边的谷诗,她停下脚步,慌忙退了下去。

    这样的动静怎么可能瞒得过王实仙的灵觉,他转过头就看见江蓠的衣角在楼梯上一闪而过。

    “怎么了?”谷诗问道。

    “哦,没什么,我要下去了。”王实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他心里暗恼自己在心虚什么?不过以江蓠的聪明才智应该不会误会什么吧?可没误会她走什么?

    王实仙没有等谷诗说话,就径自下了天台,最后在一楼餐厅里看到江蓠正在饭桌前给郑庭笈和唐友友装饭。

    江蓠抬头看见王实仙站在门口,冲他微微一笑道:“还不快过来吃饭,站在那干什么?”

    王实仙摸了摸鼻子,进来向郑庭笈和唐友友打了声招呼后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像往常一样等着江蓠给他装饭,只见江蓠细心地装了一大碗米饭放在她自己桌边,王实仙就知道不妙了,如果是给他的话,应该是装完直接递给他才对,果然江蓠又每样菜夹了一些放在另外一个碗里,然后给守在传达室里的老吴端了过去。

    王实仙只能自己起身装了碗,等江蓠回来一起开饭。他有心想去请谷诗过来吃饭,毕竟最后是自己请谷诗住进来的,哪有主人吃饭把客人扔一边的道理,正好趁江蓠不在,可以打发唐友友过去,他刚要说话。

    郑庭笈开口说道:“友友,你去请谷小姐过来一起吃吧。”

    唐友友前几天也请过谷诗,只是被她谢绝了,他有点懒得动弹,悻悻地说道:“她是要出去下馆子的。”

    “让你去,你就去!你又没问,怎么知道人家今天还要出去吃?”郑庭笈生气地说道。

    唐友友见郑庭笈发怒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去找谷诗。

    “她可能在天台。“王实仙在他身后好心指点道。

    唐友友转头狐疑地看了王实仙一眼,老吴说过王实仙是在天台的,没想到王实仙说谷诗也在天台,江蓠刚才去找王实仙吃饭,回来却说王实仙不在天台没找到人,有意思了!唐友友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把谷诗请过来。

    江蓠在传达室里看到唐友友上了楼梯,心里知道他是去请谷诗吃饭了,心里暗怒,看来自己平日里对这个唐胖子有点太好了。

    “友友呢?去请谷小姐吃饭了吧,你也真是的,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让友友过去。“江蓠进来对王实仙埋怨道。

    王实仙心里一跳,赶紧分辩道:“是曾爷爷想到的,是我疏忽了,刚才只顾在天台上和谷诗同志探讨了下国安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好。“

    “哦?阿仙也和国安有关系?“

    “嗯,稍有,只是稍有,我之前不是在千灯地下武库里顺手救过谷小姐嘛,谷小姐和国安那边对我心怀感激,上次我和冈本的事也是他们国安对我的回报,一来二去的就稍微熟悉了点。“

    “你不是一直都在说对我一见钟情的吗?地下武库没救我,却把人家谷小姐带出来了,难怪人家对你稍有感激,那么大的事都帮你摆平了,你以后也要好好回报人家哦。“

    “曾爷爷,下午的比武情况怎么样?“王实仙不再和江蓠纠缠下去,转头问郑庭笈,和一个情绪明显不正常的女人说话很痛苦,王实仙决定找郑庭笈聊聊天。

    “还行。“

    这个老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江蓠脸上带着笑意,不过笑容有点冷。王实仙祈祷唐友友千万不要把谷诗请过来,不然这顿饭会吃得很艰难。

    祈祷没有起作用,唐友友和谷诗还是一前一后地进了餐厅。

    “谢谢前辈一再相邀,谷诗就厚颜打扰了。“谷诗说话很得体。

    唐友友殷勤地在自己和郑庭笈的座位中间加了把椅子,请谷诗坐下,他并不是很清楚江蓠与谷诗之间的恩怨,但几天下来对两个女人之间暗藏的敌意还是看得很清楚的,他虽然很好奇天台上的故事,可也不敢当真把谷诗安排和江蓠或王实仙坐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