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独上天台
    看了比武的规则后,下午王实仙没有继续站在擂台上接收挑战,现在的局势很有意思,中方武术团里加上他总共三家,是各怀目的,各打个的,他没有必要为洪门和国安火中取栗,认真打能给日本人一个交代就可以了,不过现在擂台上正在打壮年组比赛的日方武术团成员似乎有点壮过头了吧?怎么看他都像是五十多岁的人,还真是不服老啊!

    五十二岁的池田信长身着和式武士服,手拿打刀,参加壮年组的比赛,他的对手是一名出自五虎门的国安高手,手持一柄环首大刀。刀作为单面长刃的短兵器,可远刺近劈,近身交战时,一刀砍去,断敌首级或四肢,威力无穷。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是青铜刀,质地较脆,缺少韧性,劈砍时容易折断,与同时代的铜剑相比,铜刀的做工粗糙,形体笨拙,远不如铜剑精巧锋利,因此刀迟迟没有投身战场,直到秦汉时期,钢铁问世以后,制作工艺得到改善,刀才成为主要兵器。

    五虎断门刀,其动作以撩、砍、抹、跺、劈、崩、勾、挂为主,其次是扎、切、绞、架、横扫刀等,结合腕花、背花、缠头、裹脑,动作敏捷精灵、刚劲有力、勇猛矫健、狠辣无比,国安高手甫一上场就招招抢攻,池田信长也是走刚猛的路线,手中打刀大开大合,两把刀呼啸着在两人身边不停撞击,闪出火花,犹如雨打芭蕉,秋风扫落叶,端是爽快无比!

    如果抛开恩怨来讲,此次比武绝对是几十年来中日两国最高水平的武术交流,能亲身经历对视野对自身的武功都是一次淬炼!桃太郎和现场很多人一样看得如痴如醉,觉得这次再临中国也不是件苦差事了。

    伏裕华和分局长正在国安上海分局的指挥大厅里陪着一位总局来的高层,镶嵌在墙壁上的巨型屏幕正播放着前方监控摄像头传来的比武画面,随着刀浪交错,不时血花四溅,皮肉翻滚,正在比武的两人却毫不受影响,拼力搏杀!终于还是日方老者内功更胜一筹,持续不断的拼击消耗终于让那名国安高手在招式衔接中露出了破绽,老者手里的打刀长驱直入,国安高手闷哼一声,紧握大刀的手在漫天的鲜血中飞向半空中,老者没有继续攻击,带着满身伤痕收刀致意,国安高手用完好的手在断臂处快速点穴止血,豆大的汗珠渗出汗腺,全身都在颤抖,但仍然坚持回礼。

    “通知医院那里,务必全力拯救伤员,要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帮助这位勇士接上断臂!”高层下达了指示。

    伤员连同断臂被送上了救护车,几个黑墨镜再次快速清理了擂台,接着另一位国安高手义无反顾地登上了擂台,现场只有浓郁的血腥味还在昭示着这里刚刚发生了惨烈的一幕。

    王实仙忽然发现自己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他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周围的人诧异地看着他。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调理下内息。”王实仙对唐友友说道。

    王实仙从演武馆里走出来时才发现自己竟无处可去,救护车已经载着伤员开走了,院子显得空荡。边上的四层小楼已经盖好,王实仙还没有机会上去过,底楼只有厨房和食堂,上前才发现楼道被铁门锁住了。

    王实仙不愿再进演武馆找钥匙,想想捏碎一把锁既花钱又费力,就打消了上去的主意,再说就算上去了,也不能挨个房间都破门看看,找自己的房间吧,他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小楼前的台阶上。

    “哎呦,我的掌门诶,你怎么坐这里了!”老吴从传达室里跑了出来。

    “你有这楼的钥匙吗?”

    老吴低声说道:“我本来有这道铁门的,早上被那群带墨镜的人要走了,反锁后上了天台,掌门要不到我传达室里坐坐?”

    王实仙摇了摇头:“不用,我也想去天台看看。”

    老吴看着掌门壁虎一般顺着墙壁游了上去,眨眼间就翻上了天台,最近一段时间他看到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自家掌门什么功夫他是知道的,想起黑墨镜向自己要钥匙时那副骄横样,天台上的黑墨镜如果不识相的话估计是要吃点苦头的,老吴快活地回到他的传达室。

    王实现刚翻上天台就被三把枪顶在了脑袋上,吓得他赶紧举起手来叫道:“自己人!”

    其实几位黑墨镜也被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看清是王实仙后才把枪收了起来,毕竟执行任务前对这个武馆的主人还是了解过的。

    有这几位黑墨镜当免费的保镖,王实仙决定躺天台上好好睡一觉,这十几天的闭关辟谷打坐,虽然不用吃饭睡觉,但还是有消耗的,以前在老家有次闭关结束后王实仙曾睡了两天才醒来,现在正好可以睡一觉。

    头脑中不停闪现着冈本宏志那眼望天空失去光彩的眼神,还有那只跌落地上的还紧握环首大刀的手臂,王实仙席地躺在天台上时,才发现入睡是如此困难,睁大眼睛看着白云在蓝天上飘过,王实仙陷入了思索。

    武,拆开就是“止戈”,武者看来不仅仅是为了追求更强,更希望通过“武”来达到“止戈”的目的。小的,王实仙用武功欺负阿福的妈妈,就是警告她不要继续招惹他;王实仙点了吴奎的要穴,就是想让他失去继续伤害别人的能力;王实仙击杀冈本,就是想保住自己的小命,守住自己的未来,清除自己的隐患。大的,像郑庭笈、唐武功等人投身抗日战场,为的就是赶走日寇,还中国老百姓一个安稳生活。

    修炼武功是为了拼斗为了杀戮,希望通过自我的拼斗杀戮来达到那些或小或大的守护,如同元朝末年,全真派卷入俗世争斗,陆续有八十七名弟子横死,二十三名弟子死于驱逐蒙古人的战场,六十四名弟子死于争夺政权的内斗,直到当时实力最强的几个门派达成了隐世协议,没有武林人的参与,朱元璋很快统一了中国,而隐世前实力强横的全真派几百年后却只剩下王实仙一个空壳掌门。入世是为了守护,隐世同样也是为了守护,只是太残酷。

    或许道家重视今生,追求永恒,是今生的精彩,意义的永恒!而不是指苟且的偷生。

    王实仙深深地叹了口气,干脆脱下外套蒙在自己头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