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疯了
    沈天南看着台上淡然自若的王实仙,又瞅了瞅坐在前边自从江蓠负伤离场后面色又重新恢复淡然的江守约,第一次见王实仙还是在赌场,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很有特点,输赢很能沉得住气,后来知道他成了台湾洪门的女婿,当时就觉得江守约脑子有点进水了,没想到他竟是隐世门派全真派的当代掌门,更没想到还开了个武馆惹得日本古武术界组团来挑战。

    江守约也组团来力挺王实仙并不奇怪,看来台湾洪门那方面除了想和自己的青帮合作,另一方面是想通过扶持全真派获得另一条进入大陆的途径了,可国安插手就有意思了!从擂台上看,现在国安和洪门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各不干涉,连合作都谈不上,难道真的只是单纯的国安高层想借此机会敲打下日本古武术界?沈天南越看江守约就越觉得这个洪门掌门有点高深莫测,要不是上次江守约被枪击后洪门毫无动作,他都要怀疑那是江守约自编自导的想和大陆洪门开战的苦肉计了!

    坐在前边的江守约忽然心有所感,回头望去,正对上沈天南的笑容,便回了个微笑。

    台上的冈本美惠已经被人搀了下去,擂台上被几个黑墨镜稍微清理了下,可血气依旧不可避免地浓郁起来,野原新之助刚要起身,不妨却被神道流的鬼冢枫抢先一步上了擂台,野原心里恶念顿生,在心里扎着个叫鬼冢枫的小人。

    “神道流鬼冢枫见过仙君。”鬼冢枫虽然有四十多岁了,却是个漂亮的中年人,嘴唇上方的两撇小胡子,末梢微微上翘,更为他平添了几分性感。

    “全真王实仙见过鬼冢先生。”王实仙拱手回礼道。

    “全真仙君的风采,我在视频里已经观摩过了,这次能有机会亲身领略,真是何其有幸!冈本宏志君命丧君之手,是他武艺不精,但日本武术界的威名不容玷污,请允许我代表日本古武术界向仙君继续讨教几手。”鬼冢枫说话也很漂亮。

    不提野原被代表的气闷,鬼冢话里透露出的信息就足以让现场很多不知情的洪门人一阵骚动,这个王实仙竟然杀了个日本人!怪不得被人找上门来砸场子!朱云龙是见过冈本宏志的,知道他的武功,心想这个王实仙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王实仙打了个哈哈,直接说道:“请。”

    鬼冢一拍手中的打刀,奇怪地说道:“仙君不用兵器吗?”

    王实仙摇了摇头,他是会套全真剑法,可惜下的功夫不深,按唐友友的说法只能用来削削土豆而已,这也是那天王实仙在厨房里听了唐友友的嘲讽没好意思反驳的原因,与其在内行人面前耍出来丢人现眼,还不如直接用一双擅长的肉掌。

    鬼冢见王实仙拒绝用兵器,误以为是瞧不起他,心里恼怒异常,冷哼一声,摆出进击的姿态。

    王实仙提起内力在经脉中运行起来,精神力在身边布下了领域,比往常范围大了不少的领域直接将鬼冢枫罩在里边,与郑庭笈的领域相比,他的领域不仅小了太多而且还几乎没有攻击力,只能当个探子,监控下对手的身体状况防止对手搞小动作,偷袭什么的,五米之内只要对手身体稍微有任何异常的变动都逃脱不了王实仙领域的法眼,如果冈本宏志换成如今根本就偷袭不了王实仙!

    王实仙的领域肆意地侵入到了鬼冢的领域里,彼此能量的摩擦让附近的空气都灼热了起来,鬼冢的领域也有两米远,平日里颇让他感到自得,只是没有想到王实仙的领域会如此之大,也不知道如此年轻的王实仙是如何练到的,自己连对峙都做不到,鬼冢被迫率先动了起来,身形一晃,人就出现在了王实仙一米远的地方,手里的打刀已经快要劈到王实仙的身上。

    领域全力施展下,王实仙只觉得这个鬼冢枫好像有问题,趋近的动作有点慢吞吞的,速度跟他本人展现出来的气度差好多,也就他上高中时的水平,这怎么可能砍到人!也不知道日方武术团怎么让他混进来的,他狐疑的看着鬼冢枫用刀切向自己,难道是想扮猪吃虎,突然变个节奏打他个措手不及?先闪开再说吧,他两脚一错,向侧边移了个身位,看着打刀从他头顶划到腰部的位置,然后在空中一转,斩向他的腰间,于是他又往后退了一步,看着打刀在空中一顿,再次朝着他胸口刺来,他实在受不了了,伸出两个手指夹住了眼前犹如患了老年痴呆症的日本打刀。

    谷诗看着那个叫鬼冢枫的家伙在擂台上突然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王实仙的身边,刀光闪闪,身影错动,还没来得及细看,两人的身影就又突然定住了,就看到王实仙正用两只手指夹着鬼冢枫的打刀,鬼冢怒吼一声,刀身一翻,王实仙松开了手指,又见刀光闪闪,身影错动,两人的身影再次定住,王实仙又用两只手指夹着鬼冢的打刀,如此几番,谷诗看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觉得场面滑稽得要命可又偏生笑不出来。

    王实仙觉得不耐烦了,谁有空陪个高中生玩,看打刀还在慢吞吞地砍来,便欺身上前,一掌切在鬼冢的手腕上,夺过打刀,结束了这场闹剧!

    鬼冢枫失魂落魄地站在台上,耳边传来台下的一片轰鸣声,他听不清下边人在喊些什么,对面的王实仙提着他的太刀好像也正对着他说着什么,他觉得一切都乱了,眼前的画面都有点破碎,越来越碎!然后旋转起来,化成漫天的樱花,好美啊!他呵呵笑了起来,他看到家乡的樱花了!他大笑起来,追逐着这漫天的樱花。

    野原新之助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冷,不禁打了几个寒颤,中国的深秋比较冷啊!发了疯的鬼冢枫被日本武术团里的老前辈制伏后塞进了救护车。

    接连两场的脆败,让擂台的气氛也由火热变得诡异起来,一时间也没有人愿意挑战还呆站在擂台上的王实仙,幸好盒饭到了,中方为日方武术团贴心地准备了美味的日本料理,闻着就很香!突然觉得肚子好饿,还是先吃饭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