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全真仙君!”擂台下日方武术团发出惊呼。

    中方武术团倒是没有几个认识王实仙的,眼看本方美女在擂台上就要香消玉殒时,突然见到一个男子冲上擂台来了个英雄救美,其貌不扬小鼻小眼的,原来这就是日本人口中念念不忘的全真仙君啊!外号很奇怪,不像江湖称号,更像是道家修仙的。

    虽说这个王实仙插手比武,有点不守擂台规矩,但还是赢得了中方武术团大多数人的好感,当然这不包括李守志与朱云龙,朱云龙见到江蓠依偎在王实仙的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生起气来黛眉轻扬,杏眼圆睁,琼鼻微皱,朱唇稍张,嗔怒不已的娇俏样,朱云龙恨不得一脚将王实仙踢开,自己能以身相代!

    差一点啊!其实刚才江蓠遇险时,他本来就离擂台比较近,身形已经启动了起来了,没想到被后面全力冲刺的王实仙从旁边一闪而过,后来居上地抢先来个英雄救美,朱云龙只得黯然收回了已经迈出去的脚步。

    “好一对神仙眷侣啊!”唐友友在台下拿着话筒大声赞美道。

    “好一对狗男女!”冈本美惠见到仇人分外眼红,在日方代表团的一片斥骂声中对坏了自己好事的王实仙尖声叫道:“王实仙,我还以为你不敢露头了呢!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不过你懂不懂擂台规矩?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随意插手,我们还要不要比武了?”

    “啊?我之前一直都在闭关,刚刚才出来,怎么能这样呢?我好歹也是这家武馆的主人,就不能等等我吗?还有那个胖子!别看别人,说的就是你,你不是后勤负责做饭的吗?怎么跑到这还拿个话筒?话筒能炒菜吗?乱七八糟的,实在太过份了!比武一定要有规则,无规矩不成方圆,请问这位小姐,比武规则有复印件吗?给我一份,像我这么一向守规矩的人比武前是一定要看一遍的!”王实仙把手里剑往旁边一抛,边说边示意唐友友赶紧把江蓠扶下去疗伤。

    江蓠被王实仙揽在怀里,除了一开始的疼痛与愤怒,慢慢地竟有了温暖的感觉,王实仙宽阔的怀抱正好可以裹住她,特别是王实仙那只揽着她的那条胳膊,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肌肉上传来的坚实感力量感安全感,王实仙扶着自己的手更是烫烫的,犹如烙铁一般,让她被接触的地方皮肤上起着鸡皮疙瘩,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在擂台上正为自己对别的女人胡言乱语,刹那间江蓠竟有一丝失神,她狠狠地用没受伤的手在王实仙腰间的软肉上拧了一把,推开他,走向过来接她的唐友友。

    “莫名其妙!”王实仙无缘无故被江蓠在腰间拧了一把,心里有点无语,本来还挺享受拥着她的感觉的,江蓠外表看着纤柔,其实身上还是蛮有料的,丰腴却不油腻,软绵而不失弹性,手感非常好,这点王实仙在千灯地下武库时就已经确认过了。

    冈本美惠知道王实仙是在糊搅蛮缠揣着明白装糊涂,自然不会傻乎乎地去拿份比武规则复印件给王实仙,只是觉得这“全真仙君”实在无礼,哪有半分视频里那勇悍绝伦的武林高人模样,要不是脸对得上,她都觉得来了个假的王实仙!

    “不知者无罪,既然仙君已经上了擂台,那就先不要下去了,咱们过两招吧。”冈本美惠手中太刀一举,提起内力凝聚气势,遥指王实仙。

    王实仙微微一笑说道:“好啊。不知小姐怎么称呼?”

    冈本美惠正在提升的气势一窒,还是开口说道:“一刀流,冈本美惠。”

    “哦,冈本宏志不知是你何人?”

    “是家兄!”冈本美惠咬牙说道,只觉得胸口一阵发闷。

    “我和令兄打过几次交道,之前交情一向不错,可惜后来有了点小误会,不知你是否知道详情?”

    冈本美惠张开嘴刚想说话,一口鲜血再也压不住,猛地喷了出来,太刀撑地,身子摇摇欲坠,鲜血不停地从她的嘴角溢出。

    全场一片哗然,谷诗在王实仙突然冒出来救了江蓠时,就觉得剧情发展有点太狗血,她对王实仙和江蓠两人都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对江蓠这个曾耍了自己擒拿过自己的人更是无比讨厌,看着两人在台上一番矫揉做作,颇有点不以为然。王实仙与冈本美惠的对打,她虽然不懂内功,但对王实仙却始终抱有莫名其妙的信心,觉得王实仙肯定会轻松取胜,可没想到王实仙三言两语就让冈本美惠狂喷鲜血!这剧情,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殷士钊在旁边看谷诗一脸困惑的样子,解释道:“这冈本美惠刚刚与那江小姐大战一场,内息本就不稳,在没有调息的情况下强行驱动,本欲一鼓作气却被王掌门言语之中接连打断,强压的内力已然让她身受内伤,伤了经脉,接着一口淤血又憋在胸中不肯吐出,伤了五脏六腑,才造成内伤加重,一发不可收拾!看来这场王掌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对对手体内的内息情况了如指掌,看来王掌门通过这次闭关,在精神力上是更上一层楼啊!“

    谷诗自然不会怀疑殷老的判断,看来这个王实仙确实是在武功上有了进步,而非使了什么神奇手段。

    江蓠正坐在停在院子里的救护车上清理伤口,猛地听到一阵巨大的喧哗声从演武馆里传里,却又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想到还站在擂台上的王实仙,心里像被猫抓了一样痒不可耐,忍不住对旁边的护士说道:“麻烦你去帮我看下里边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处理伤口的护士是国安内部医院里的人,自然不会理江蓠这略带命令口吻的请求,一言不发地继续清理伤口。

    “麻烦您暂停下,我去看下就回来。“

    车里还是沉默。

    “求求您了!姐姐,您就帮我看下嘛!里边正在打擂的可是我的未婚夫啊!他是为了我,为了救我才站在那里的,而我却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呜……。“两行情泪从江蓠的眼睛中渗出。

    旁边的护士递给江蓠一卷纸巾,继续忙她手里的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