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二女相争
    话说江蓠顶多也就是平时在山门里和师兄弟们一起喂喂招,何曾遇到过这种随时就要缺胳膊少腿来个开膛破肚的场面!她是那种典型的后知后觉的人,很多时候事情都已经开始做了才会知道害怕,看到冈本美惠手里的太刀夹着无穷的气势朝自己劈下,江蓠只觉得有道闪电在她的眼前爆开,一时手软脚也软,只懂得在心里大叫: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冈本美惠眼见江蓠站在那神情有点恍惚,眼看就能将她一刀劈开,心里不由窃喜,知道遇到雏了!手中刀势再无保留,去势更加三分,刀刃剖开空气,带着呼啸声来到了江蓠的头顶,她要毕其功于一刀!

    江蓠头皮一阵发麻,刀气似乎已经先一步切入她的肌肤,从没有过的危机感塞满了她的整个脑海,就在江蓠感到她即将被劈开时,她体内之前一直都没打通的《炼神术》所标注的第一个窍位,在瞬间打通,一个亮点在她的识海里冉冉升起,混乱的头脑重新清醒了过来,之前好像失去控制的手和脚也重新有了力量,在全场的惊呼声中,江蓠下意识地往下一蹲,一个赖驴打滚,贴着冈本美惠的脚边滚了过去,暂时逃过了一劫。

    冈本美惠按捺住心中的懊恼,腰肢扭动,身子半转,手中太刀在空中转折划了条弧线,追着江蓠的后背撩了过去,江蓠感到了冰寒的刀锋就跟在自己的身后,只能不顾形象地连续翻滚,冈本美惠双脚错动,展开步法,紧追不舍,手中太刀不断刺出。

    唐友友感觉自己都要死了,心一直堵在嗓子眼里就没下来过,差点没把他给憋死!刀都劈到头顶了才知道闪避,这个江蓠疯了吗?装酷也不能装成这样吧!作死啊!这下好了,滚在地上起不来了!他偷眼往边上看去,只见江守约脸一片惨白,嘴唇不停地哆嗦着,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郑庭笈倒是还是那副平淡的表情,一直端放在腿上的手开始有节奏地拍打着膝盖。

    江蓠一路翻滚,直到滚到擂台边,双手一撑,斜飞了出去落在围绳上才脱离了冈本美惠的攻势,江蓠感到自己灰头土脸,衣横发乱,在众人面前肯定丢尽了脸面!怒火在她的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烧掉了她的后怕,烧掉了她的心虚,烧掉了她的畏怯,烧得她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粉红色,两只眼睛却发出骇人的寒光,“我要杀了你!”江蓠怒叫一声,脚下一点围绳,人冲天而起,头下脚上,手中长剑带着一往无回的凛然气势直击下方的冈本美惠。

    “天外飞仙!”唐友友手拿话筒在下边一声惊呼,朱云龙听了一翻白眼,剑道最讲究走位,走位的关键又在步法,一般轻易不离地,像这样跃在半空中凛然下击,气势是够了,可在空中停留时间太长,对方只要不是傻瓜,稍一闪身,移个位置就够了,而你却因为惯性太大没有借力点,只能继续下刺,一头惯在地上……。在朱云龙的眼里,江蓠纯是疯了!不过姿势确实好看,像江蓠这样脸蛋、身材曲线柔美的女孩要是能换成古装,下击效果肯定更佳!

    冈本美惠也觉得江蓠是疯了,她向后稍退一步,扭腰发力,太刀来个提前亮,往江蓠下落的方向凌空斩去,那就来个一刀两断吧!

    从空中下击的江蓠见目标从自己的视野里偏移,就知道不妙了,又看到冈本美惠凌空一斩,估计等斩到的时候正好能斩到她正在下落的腰上。

    身在半空中的江蓠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结局似乎已定!好一个江蓠,只见她不慌不乱,剑尖一偏,神奇地击在冈本美惠横斩而来的太刀刀面上,人在空中一顿,随着太刀和长剑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太刀已从她的脚下掠过,江蓠顺势将手中的长剑向前送出,刺向冈本美惠,双方激战在了一起。

    取得先手的江蓠越战越勇,犹如神助,长剑大开大合,剑剑不离冈本美惠的要害,冈本美惠被江蓠杀得香汗淋漓,一个躲闪不及,头上长发被江蓠的长剑贴耳削去了一块,随着发丝在空中旋舞而下,冈本美惠心生怯意,手中太刀不管不顾拼着两败俱伤,攻了出去,总算将江蓠稍稍逼退,空出一只手往怀里摸出一把手里剑,甩向江蓠,江蓠只觉眼前寒光一闪,暗叫不好,努力侧身躲闪,但距离太近还是被手里剑扎在了左肩,江蓠闷哼一声手持长剑欲再向前,只见冈本美惠,又从怀里摸出两把手里剑向自己甩来,寒光闪烁,江蓠暗叹一声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自己还是要死!

    一阵风向江蓠的身边吹来,预想中的手里剑迟迟没有扎到身上,江蓠睁开眼一看,王实仙正一手将自己揽在怀里,另一只手里捏着两只暗器正冲自己微笑着,江蓠不由得心神一松,瞬间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剧痛正一阵阵袭来,忍不住眼睛一红,怒道:“你死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来!”

    原来在朝清道院练功洞里的王实仙,再也抵抗不了韩立神念的吞噬,意识渐渐淡薄,这激起了他的凶性,干脆也不再反向吞噬,和韩立比赛吞噬效率了,其他三个亮点飞向被韩立所化的长条异物死死咬住的亮点,四个亮点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小人,一阵乱拳砸向正在吞噬的长条异物,王实仙想的就是能在临消亡前出口恶气!没想反而收到奇效,韩立神念所化的长条异物除了张嘴还有点反击力,竟被王实仙一通老拳打得惨叫连连,王实仙灵机一动,小人两只小手对着长条异物只顾撕扯,将长条异物撕得细碎,长条异物不停涌动拼命地重新组合在一起,小人再将他撕碎,来回十几次后,韩立就受不了,神念越来越虚弱,长条异物身体愈发透明闪烁,只能不停地哀求王实仙能放他一马,王实仙哪肯放过这个差点让他灰飞烟灭的家伙,最后在韩立的破开大骂声中将长条异物彻底撕毁在识海里。

    所幸韩立的神念之力最后融入王实仙的识海,不仅弥补了王实仙之前识海大战对精神力的消耗,甚至还有节余,不过由于王实仙实在担心武馆的事情,还过来不及消化,就匆匆结束了闭关,出关后第一时间就被殷士钊的弟子开车送到了福清武馆。

    王实仙刚走到武馆的演武馆门口就看见江蓠在擂台上被一女子用暗器击中,他没有多想,运起轻功窜到擂台上就想将她抱下来,这才有机会堪堪接住了冈本美惠射出的两发致命的手里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