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别了,我的购物车
    “红帮弟子朱云龙拜见祖师。”小青年拜倒在地说道:“弟子师傅乔宗堂托我向您老人家问好。”

    “乔宗堂?”郑庭笈陷入了回忆,沉声说道:“是二蛋吧?是的!是二蛋了!”

    乔宗堂上面有四个姐姐,唯一的哥哥也已夭折,是家里的老幺,父母怕他养不活,给起了个“二蛋”的贱名,为了让他能有个健壮的身子骨,从小送去学武,正好有位洪门的红帮高手因为战争举家从北方流亡到了常德,见他骨骼精奇就收入了门下。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二蛋在**路过常德时,偷偷跑出家门参了军,被编入了荣誉第一师郑庭笈的第三团,参加过昆仑关战役,常德大血战的解围作战,后来常德城破,全家人都死在日本人的枪下,抗战胜利后就退了伍再无消息,没想到今日居然在这里见到他的弟子。

    “起来吧,你师傅还好吗?”

    朱云龙听到郑庭笈在这么多人面前叫他九十多岁的师傅的小名有点尴尬,毕竟多少年了没人敢叫师傅“乔二蛋”了,想到自己的大哥外号“朱疤脸”都不是什么好称呼,看来自己未雨绸缪,抢先为自己起个响亮点的江湖称号是明智之举了。

    “他老人家还好,只是年纪大了又俗事缠身,无法亲身来与祖师相会。”朱云龙站起身来说道。

    “来见过掌门。”郑庭笈点了点头,然后一指江守约说道。

    朱云龙向江守约一抱拳勉强叫了句掌门,江守约回了礼,民国时青红两帮对山门就听调不听宣,更不要说现在了。朱云龙对坐在旁边的江蓠倒是很热情,亲热地说道:“江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我们竟是同门。”

    江蓠嫣然一笑道:“江蓠见过师叔。”

    朱云龙听了江蓠的称呼,脸瞬间拉了下来,在向坐在附近的沈天南点头致意后,他对郑庭笈大声说道:“祖师,此次比武大会,怎能缺了我们红帮?且待弟子打发了这些日本人再来与祖师细聊。”

    说完也不转身,脚尖一点地,人倒飞了出去,在空中不断旋转着飞向擂台,这小青年朱云龙别的不说光这手轻功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

    冈本美惠对飞身上台的朱云龙说道:“我要挑战的是全真仙君王实仙,请问你是哪位?”

    “我乃玉面飞龙朱云龙是也。”

    “我在日本听说中国出了个黑蝙蝠朱云龙,可没听说过什么玉面飞龙啊!”冈本美惠说完没有继续理会大惊失色的朱云龙(哪个杀千刀的给起了这么个外号),转过身继续说道:“王实仙是个没胆鬼吗?比武到现在,身为地主还不敢露面吗?”

    台下的唐友友苦笑,怎么解释?闭关不出来不也是不敢战吗?像这种点名挑战,洪门的人是不会为王实仙出头的,说不定他们有的人心底还巴不得王实仙的名声能臭大街,而国安的壮年组高手更没有义务,不能再任由这个日本小妞败坏王实仙的名声了,看来只能由他出场了,他刚要起身,却见身边人影一闪,江蓠已经如穿花蝴蝶般飞身上了擂台。

    谷诗也拿不准那王实仙是否是在拿闭关当借口来避开这场比武,不过王实仙当初对她又是摸胸又是把她塞垃圾桶里,虽然说是救了她,但她始终耿耿于怀,这口恶气还没出过,当初也是看在伏裕华的面子忍了下来。当她正准备看好戏时,没想到江蓠竟飞身上了台!

    “麻烦这位小师叔让让。”江蓠对朱云龙说道:“这个小妞想要挑战我的未婚夫,我先来称称她的斤两,看她够够格,我们家阿仙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派之主,别阿猫阿狗的都跑来挑战。”

    冈本美惠一听是王实仙的未婚妻,心道公的没来母的倒先上了,待她先行废了这个母的,看公的还能不能藏得住,她目光一闪,笑道:“也好,那就先让咱们姐妹暖暖场。”

    可怜的黑蝙蝠朱云龙风光出场后却被两个女人晾在了一边,看着人家各自摆开了架势准备开打,更听江蓠如此说法,心中对那个叫什么全真仙君王实仙的罪魁祸首恨得牙痒痒。

    “女士优先,女士优先。”讪讪说了句不知所谓的话后,见还是没人理他,满脸通红的朱云龙转身跳下擂台出了围绳,也不找位子坐下,双手抱胸摆了个pose倚靠在墙边。

    江蓠冲动之下上了擂台,也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是见不得这个日本女人一口一个王实仙的,王实仙再烂也只是她江蓠能欺负!江蓠摆出了架势,收敛了心神,杏目紧盯对面的冈本美惠,冈本美惠却突然收回了架势,向江蓠笑道:“这位姐姐,小妹比较擅长剑道,不知可否让小妹一展所长?”

    江蓠眼睛里寒芒顿起,笑道:“虽然剑法是姐姐我最不擅长的,但妹妹都叫姐姐了,姐姐怎能不给这个机会。”

    江蓠返身回到武器架上取了把长剑,她瞥见曾爷爷坐在位子上面无表情,伯父江守约站了起来,面带焦急之色,朝她口里无声地比划着让她赶紧下来的口型,江蓠当作没看见,左手持剑鞘,右手拔出了长剑。

    剑,创始自轩辕黄帝时代。据《黄帝本纪》云: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铭之;又据《管子·地数篇》云: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剑铠。剑实乃短兵之祖,近搏之器,因其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故历朝王公帝侯,文士侠客,商贾庶民,莫不以持之为荣。剑与艺,自古常纵横沙场,称霸武林,立身立国,行仁仗义,故流传至今,仍为世人喜爱。

    江蓠手里拿的是把现代剑,全长90厘米,重约3斤,锰钢材质,一看就是淘宝款,系在剑穗上求好评的店铺二维码都还没扯掉,江蓠叹了口气,自从来了大陆,淘宝也成了她的生活必备,这次搬家后就计划要买好多东西,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是双11,自己那满满的购物车里却不知道还有没有清空的机会了!要不先留个遗言啥的,让那个冤家帮她清下?

    江蓠手提长剑走回了擂台,冈本美惠已经手持太刀(在日本,剑道的剑是泛指刀剑类武器,日本刀发明之后,双刃剑在日本就几乎完全被弃用了,剑道这个单词却没有变)等在那里。

    “洪门江蓠“

    “一刀流冈本美惠“

    冈本美惠一声尖叫响彻全场,趋步向前,双手握住太刀高举过顶向江蓠当头劈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