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梁上君子
    小王和老张站在路口吃着盒饭,看着救护车一会儿来一趟,福清武馆里不时传来一阵类似音爆的巨响,一阵欢呼声,一阵怒骂声,然后黑墨镜从里边用担架抬出一个或两个人往停在门口的救护车里一丢,救护车就扯着喇叭开向医院,他们从一开始的惊奇变得麻木起来,看这架势离死人也是迟早的事了。

    福清武馆中的中日比武,开胃菜少年组早已打完,共有两名日方成员、三位中方少年进入明天举行的次轮比赛,寂静开始的壮年组比赛愈发惨烈了起来,摆放在擂台边上的武器架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那位从英国来的金发碧眼的洪门弟子提着把长刀被竹内藤五郎一条铁棍碾得直窜出了围绳,随着冈本美惠带着日方武术团的人发出阵阵的欢呼,唐友友拿着话筒在旁边叫得声嘶力竭:“有人吗?有没有哪个好汉上去揍死这个狗日的?”

    “我来!”一名国安高手从座位上站起来,飞身越过围绳,在空中拔起插在武器架上的长枪,接着长枪往地上一点,随着枪身弯曲,去势已尽的国安高手再次飞向擂台,枪随人走,落在擂台上摆出了进击的架势。

    “正定赵子翼,请赐教!”使枪高手自报家门。

    “泰克阿慈拉沟肉!”竹内藤五郎施礼道。

    长枪铁棍随即战在一处。俗说:“月刀,年棍,久练枪”,枪作为长刺兵器,杀伤力很大,其长而锋利,使用灵便,取胜之法,精微独到,其他兵器难与匹敌,故称为“百兵之王”。只见赵子翼挽起枪花,崩、点、穿、劈、圈、挑、拨,犹如暴雨梨花般泼向了竹内藤五郎,竹内藤五郎的铁棍在内力的加持下,舞起来势大力沉,发出低啸声,劈、挑、扫、刺、摆、撞,毫不示弱。长枪枪尖吞吐,不断扎向竹内的要害,竹内藤五郎铁棍准确地撞在枪尖侧面,将长枪荡起,顺势下劈,赵子翼侧身闪过,荡起的长枪在空中一圈,又扎向了竹内,竹内不等劈式用老,内力一起,铁棍向赵子翼连枪带人扫了过去,赵子翼长枪竖起,崩开了铁棍,开步如风,偷步如钉,绕着竹内继续展开进攻,而竹内则稳守自己的方寸之地。

    在下边观战的殷士钊暗自摇头,铁棍能守得住自然就能攻得出来,而长枪却攻大于守,如此攻下去,待攻势稍缓不能持续,铁棍攻出来,赵子翼可就凶多吉少了!久攻无果的赵子翼也知道情势不妙,长啸一声,枪借人势,长枪如潜龙出水直奔竹内的胸口而去,接着赵子翼松开了紧握长枪的双手,人随枪走,双掌连拍,连人带枪撞向了竹内,竹内藤五郎眼神一缩,这是破釜沉舟近身搏命的打法啊!竹内如果还双手拿棍,一旦被近身就很难再抵挡赵子翼的双掌的连续攻击,他当机立断,铁棍一抛砸向了长枪,空出了双手抵住了赵子翼的连续攻击,擂台下中方武术团发出失望的叹息声。

    没想到赵子翼双掌攻击未果后,一踩落在地上的枪尾,长枪弹起,落在他的手中,一记狠辣的中平扎枪把竹内逼得连连后退,远离了地上的铁棍,赵子翼持枪趋前,枪尖舞起好似瑞雪飞舞、梨花纷飘,锋刃所过之处,手无寸铁连连后退的竹内四肢胸口不断冒出血花,却也让他成功地跌出了擂台,滚出了围绳。竹内藤五郎由于后退及时,虽然只是让枪尖划破了表面皮肉还有再战之力,但他也出了围绳,只能算输,含恨出去到救护车里包扎。

    情势瞬间逆转,中方武术团在唐友友的带领下发出了阵阵欢呼,连一向喜欢装酷的谷诗都让笑容爬上了脸,使劲地拍着巴掌。

    正所谓内功不够招式补,招式不行,计谋凑。

    随后日方武术团出自二天一流的高手今井正一接连击败了赵子翼与台湾洪门长老的儿子李守志成功进入了次轮。

    这时日方的主持人冈本美惠手拿话筒跳上了擂台,冲着中方武术团深鞠一躬后用汉语问道:“请问贵方的全真仙君王实仙何在?为何始终不见他的踪影?我们此次前来中国,主要就是要讨教他的武技!难道他是真的不敢露面了吗?”

    台下的很多中方武术团的人面面相觑,并不知道这个王实仙是何方神圣,只是觉得这人的外号很是奇特。

    唐友友刚想拿起话筒说话,突然武馆屋顶钢梁上传来一阵笑声,众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嘻哈装的小伙子正坐在横梁上笑得前仰后合,江蓠和唐友友仔细一看,正是那日在赌场里遇到那个小青年,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出现在此地,只见他拍着大腿笑道:“哈哈,全真仙君是什么鬼?笑死老子了!是修仙的吗?”接着面容一肃指着下面的冈本美惠嚣张地说道:“丫头,你们还是先打得过我们洪门的人,再找什么全真仙君吧!”

    郑庭笈早就发觉有人从武馆天窗潜了进来,能在国安眼皮底下进来也算是本事,擂台上打得正酣,他也就没有多事,反正等那人捣蛋时,再把他踢出去也不迟,现在听这个小伙子的意思也是洪门中人,立马觉得他这个举动、这份嚣张非常对自己的胃口。

    “什么人?装神弄鬼的!”冈本美惠斥道。手一扬,手里的话筒直奔小青年的面部而去,没想到那人惨叫一声,捂着脸从钢梁上摔下。

    冈本美惠心中诧异,能从众人头顶潜进来,本以为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却是个银枪蜡头—样子货。

    小青年眼看要摔在地上,在快要接近地面时,急速的下坠突然变得轻飘飘起来,落地后小青年把捂在脸上的话筒拿开,冲冈本美惠做了个鬼脸。

    “我说这位日本的小丫头,功夫不错啊!这么准,拍电影有兴趣吗?老子有部av正缺个女主角呢。”

    “放肆!”冈本美惠与日方武术团里的多人同声斥责道。

    中方武术团里,郑庭笈率先吹响了流氓口哨,洪门弟子们发出了哄笑声。

    那小青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不乐意?那等你想通了可以随时找我。”说完他收了笑声,上前几步向郑庭笈跪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