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坚韧的中华网
    冈本美惠站在日本武术团的方阵里,看着中方武术团乱糟糟的场面,心里一阵鄙视,突然一股无形的巨力直接压在她心头,方阵里几个内功稍弱的直接软倒在地,只见从武馆里走出了一位缺了半边脸颊的老人,丑陋到略显狰狞的面容与老人庄严的表情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魅力,让冈本美惠的皮肤上起了鸡皮疙瘩。

    “南海玉面郎!”人群中几位老人发出了惊呼,可能是这个正发出精神威压的老人的江湖称呼吧,美丽的称呼和丑陋老头的巨大反差让冈本美惠想笑,可随着老人的接近,笑声被生生压在心底,冈本美惠觉得自己浑身僵硬却一直都在颤抖,膝盖止不住地发软,整个人的心神都被那位“南海玉面郎”吸住,抓住,揉碎,!正当她快要站不住,呼吸不了的时候,方阵里的两位老前辈站了出来顶到了前边,抵住了“南海玉面郎”的精神威压,她终于获得了解脱,张着嘴像浮出水面的鱼儿般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站在旁边的野原新之助面上也闪过一丝潮红。

    看到“南海玉面郎”一记记耳光扇在中方武术团成员的脸上,野原新之助并没有丝毫快慰的感觉,心反而一点点往下沉,先不论这“南海玉面郎”的武功会高到什么程度,光这高绝众人的精神力就影响了在场的所有人,在心神被影响的情况下,十成的武功能发挥个五六成就不错了!更遑论他这一手无形之中也给中方武术团很多人增加了信心,而日本武术团里已经有人在想到要和这个超级强者为敌后,面上有了土色。

    小张和老王他们两没有处在郑庭笈领域的笼罩范围之内,半张着嘴震惊地远远地看着一位丑陋到有点恐怖的老人挨个扇着北边这群人的耳光,里边甚至还有几位同样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位拉风到极点的老人是谁啊?刚一出场,南北两边就有人不是跪下就是趴下,北边没跪下的人还要被扇耳光!

    沈天南想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五十多岁的人了,还要被师祖打耳光,早知道刚才就不和江守约别苗头,老老实实进去算了,眼看耳光声越来越近,沈天南身子一软,脸朝前趴在了地上,心里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听到身边接连有人扑到在地的声音,沈天南心里暗叹:完了!再好的主意也架不住一群猪来搅合!这下好了,还不如硬挺着挨一巴掌呢。

    郑庭笈满腔怒火正挨个教训这群不长眼的本门弟子,就发现后面几位全趴地上了,心里更是气恼,抬起脚冲着屁股踹了过去,怒道:“你们这群夯货,心思都用到这上面了!还不赶紧给俺爬起来!一个个平时尾巴都翘天上去了,把山门放在眼里没有?把掌门放在眼里没有?”

    正在旁边暗爽的江守约听到师祖点名,赶紧过去拉住郑庭笈,劝道:“师祖息怒,师祖息怒,不关他们的事,是弟子自己没用啊!请师祖息怒”,说着人就抱着郑庭笈的大腿跪了下去。

    旁边还趴在地上的洪门弟子赶紧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包括站着的人一同跪在了地上,口称:“请师祖(师叔)息怒!”

    郑庭笈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说道:“罢了!既然掌门亲自为你们求情,你们都起来吧”,说完背着双手重新走进了武馆。

    在谢过掌门求情后,洪门弟子们站起身来,这次不用人招呼,很快地聚合在一起,被江蓠引进了武馆。

    野原新之助,心里一阵叹息,这就是中国人啊!平时一片散沙,软弱可欺的样子,但始终有丝忠、孝、道、义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编成一张网,剪不断,烧不坏,把敌人包在里边,要不弹开,要不绞死,要不同化掉!

    当年大日本帝国在创建“大东亚共荣圈”的时候,眼看胜利在望,却始终不得全功,在整个中日战争中,中国陆军先后编成40个番号的集团军参加对日作战,基本上都是由各地本来相互拼杀的军阀组成的,连军装、装备都不一样,其中川军比较贫寒,甚至穿的是草鞋,戴的是布军帽,抽着鸦片,战斗力也差但丝毫不影响他们在为国战奋勇拼杀,蒋介石在硬靠一份大义的支持下可以协调各路军阀积极抗日。中日大战期间,世界各地华人华侨为祖国的抗战捐款超过13亿元法币,许多华侨回国参战,当时全国歼击机飞行员中华侨就占了四分之三,南洋华侨首领陈嘉庚在1938年致电第二届国民参政会时甚至提出了“言和即汉奸”的提案!可见这张网的韧性,大日本帝国的“大东亚共荣圈”梦想就是被这张网给生生搅碎了!

    往事不要再提,野原收拾了心情,望向始终站在人群之中的一位老人,幸好为了应对这次比武请了他老人家过来坐镇!也幸好这次比武是分组对抗,只要他野原能在壮年组中击败那位“全真仙君“,不管其他两组战况如何,就能重振日本古武术界的信心!树立他野原在日本古武术界的龙头地位!

    “请问唐先生,为何不见全真仙君的身影?“野原向面前身穿白色中式练功服的唐友友问道。在日本精研中国文化是上层精英的传统,能认汉字说汉语的人很多。

    唐友友今天能在中日两国武林精英面前露脸,又有郑庭芨这位大神坐镇,很是振奋!恨不得王实仙闭关一辈子不出来才好,见野原相问,只好回答:“全真仙君正在为此次比武闭关,会在恰当的时候出关迎战的。“

    “那就好!“野原点了点头,武林中人确确战前闭关的传统。

    “哼,不会是不敢迎战的借口吧!“旁边传来一位女子的嘲讽声。

    唐友友循声望去,看到老熟人桃太郎正拉着一位女子,阻止她继续胡言乱语。唐胖子一脸笑意地上前拉住了桃太郎的手,亲热地说道:“太君能重临敝武馆,真是蓬荜生辉啊!不知上次被全真仙君打的伤好点没有?吐的血要及时补回来啊!不然会虚的!男人最怕虚的!“

    桃太郎满脸通红,呐呐说不出话来。冈本美惠被唐胖子闪到一边,自然能听出唐胖子话里的冷嘲热讽,心里对这个弥勒佛似的胖子顿生杀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