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双十一终于来了
    十一月十一日,传说中的双11终于来了,这天也是中日双方约定比武的第一天,清晨,新装修好的福清武馆附近的路口就出现了三三两两的警察。年轻的警员小张也被派来参加此次巡逻的任务,任务规定今天无论福清武馆内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必须钉在路口,不能入内,不能离开。奇怪的命令让小张对这家新开的武馆更加地好奇,远远望去,武馆门口两侧彩旗招展,上面还拉了条横幅,大字写道:热烈欢迎日本渔业株式会社莅临参观指导工作。小张看了心里直嘀咕,一个水产公司跑武馆来参观能指导什么工作?还是个日本的水产公司!小张也听人说过出海打鱼的人除了要与天争命,往往还要面对同行的争斗,海盗的袭击,练练武防身也算正常,不过这也太远了吧!

    除了路口的警察,武馆周围还散布着一大群带着墨镜的黑衣人,虽然沉默不语,气势却嚣张得要命,小张知道那是国安的人在执行任务,路人稍有好奇,往武馆张望,立马几十只墨镜转过来,哪个受得了?赶紧低头匆匆走开绕路而行,要不是路口就站着警察为他们背书,估计早就接到无数的报警电话了。有车子不长眼刚想在路边停车,立马有警察上去敲窗户赶走。

    “老王,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大的阵势!”小张问站在身边的老前辈。

    老王看了小张一眼说道:“既然上面没告诉我们,就不要管,不要问。”可能觉得自己语气有点不太好,老王嘴巴朝黑衣人一努接着说道:“有事那些人会处理的,不用担心。”

    一辆黑色的轿车引着四辆大巴从南边过来,陆续停在了福清武馆的门口,大巴上下来了一群日本人,男女老幼都有,有些人甚至穿着黑色的日本武士服,上衣交领,三角形广袖,胸前系带,下穿切袴裙衣,或腰胯或胸抱长刀,下来后并不吵闹,左右打量下,有秩序地排在领队旁边,应该是那日本渔业株式会社的人吧。武馆里一位穿着白色中式练功服的胖子带着几个人笑意盈盈地迎了出来。

    又一辆黑色轿车引着三辆大巴从北边过来,停好车后,从大巴里下跳出了一群乌合之众,在小张看来同样是男女老少都有,北边就像搬来个菜市场,各种语言各种方言说个不停,交织在一起,嗡嗡的,看着中国人居多,里边参杂着几个欧美人,甚至还有一个黑人,也不知这群人是什么来路。武馆里走出位了英姿飒爽的平头女子,大声招呼着什么,可惜只有部分人理她,更多的人仍是成群成堆地分开聚在一起,还有人不时向南边的日本人发出挑衅的声音。

    谷诗很快放弃了整顿这个菜市场,带着那车国安组织的高手进了武馆,把躲在后边准备看笑话的江蓠闪了个空。

    三天前武馆刚装修好,不知躲到哪里去闭关的王实仙始终不见踪影,比武日期将近,江蓠等人只能无奈先搬进武馆,还好东西不多,几个行李箱而已,不过江蓠决定把那个躺椅带上,还是让李清找了辆大车,正当江蓠在武馆门口指挥工人把躺椅搬上去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身边,在她诧异的眼神中谷诗提个行李箱子下了车,旁边的唐友友虽然不认识眼前这位戴着墨镜的平头长腿美女,但还是感觉到一股股敌意在两个女人的眼神之中激荡。

    “你怎么来这了,有事吗?”江蓠脸上绽放出笑容打着招呼,两人在香港时就直面过,江蓠曾亲手擒拿了谷诗,不过被已经死去的冈本抢了过去。

    谷诗没有回答江蓠的话,摘下墨镜,从随身的包里抽出张纸递了过去。江蓠接过来一看,只见纸上面写着标题:房间使用确认书,下面几行小字的意思是把四楼中间的房子的使用权转让给谷诗小姐,最后还有王实仙的签名。

    凑过来看的唐友友一缩脑袋,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国安啊!他还是前几天从李清那知道王实仙曾在千灯地下武库里救了个女国安,王实仙和国安有一定的关系,上次王实仙击杀冈本的事就是国安帮他摆平的,不过他并不知道两女之间曾有过纠葛,只是以为谷诗和王实仙也有一腿,所以赶紧闪人了。

    江蓠看到这份确认书的时候,并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毕竟她知道王实仙和国安是有关系的,虽然王实仙说要去闭关时并没有提国安,但比武准备工作一切顺利得吓人的情况,让洪门也知道这是在国安默许的情况下发生的,她只是困惑一向鬼鬼祟祟的女国安这次光明正大地住进武馆有什么目的。

    “我们国安组织了一批人,要参加此次比武!”谷诗说这话时非常有国安的风度,没有商量没有解释,直接粗暴,舍我其谁。

    武馆里刚盖的小楼据说运用了最新的3d打印技术建造,总共四层,每层三个房间,每间都有独立的洗手间,江蓠本想让曾师祖郑庭笈住在最高的四楼中间那房,自己住旁边的,最后随着女国安的强势入侵,规划成了泡影,只能改到三楼去了。

    江蓠看谷诗不顺眼,国安的插手让李清直接退避三舍,再也不见踪影,本来要提前出院的江守约也拖到双11这天早上才提前来到武馆。

    江守约枪伤初愈没有下场的打算,但他作为洪门的当代掌门,这次洪门高手齐聚一堂的召集者,是必须要出面的!江守约看到眼前乱糟糟的门人感到有点丢人,那群日本人也在旁边冷眼旁观,眼神鄙夷。只是洪门一向组织松散,来自世界各国的香主堂主往往各行其是,他可以用大义压人,但小事可就管不了,他站在门口高声招呼了好几声,也仅有几伙人安静了下来,围在他周围,还有些人依然在高谈阔论。

    突然一股庞然的气势拢罩在门口众人的心头,在气势的源头,郑庭笈正从武馆里一步步走了出来,精神上的威压随着他的靠近越来越强,有几位精神力稍弱的人甚至直接跪在了地上,日本方阵里闪出了两位老人,奋力抵住了郑庭笈精神力的侵袭,护住了方阵。

    而刚才还乱糟糟的洪门人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也是郑庭笈威压的主要对象,郑庭笈没有理会那群日本人,他走向了洪门弟子,犹如实质般的精神力压在每个弟子的身上,随着他的到来不断有人跪下、趴下,仅有几位年纪比较大的人还仰着头顽强地站在那里,郑庭笈伸出手来,“啪!”一个耳光,被打的老者低下了头,“啪,啪,啪。”郑庭笈徐徐而行,不断有耳光声传出,耳光不重,郑庭笈并没有使用内力,却让洪门的强者一个个低了头,每一记耳光的响声都让跪在地上趴在地上的弟子们心惊肉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