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邯郸学步
    早上起来的时候,王实仙坐在餐桌前,面前的盘子里堆着很高的一堆荷包蛋,有糊的、有生的、有散的、还有黏在一起的,这些都是他昨晚的作品,唯一一个好的已经被江蓠当场吃了,剩下的这些,唐友友第二天早上放微波炉里直接热完搬给了他,王实仙知道这是唐胖子对他分配他当厨子的报复,不过有时候让对方的恶作剧得逞,能让他开心地干活也是挺划算的,于是王实仙苦着脸用筷子将荷包蛋一点点夹进嘴里,唐友友果然看得眉开眼笑,对昨天王实仙让他当厨子的怨气开始不翼而飞了!江蓠坐在旁边,板着张脸不停地往嘴里塞着油条,心里暗骂唐友友个傻帽!只是人家稍微吃点苦头,还没给好处呢,就乐成这样,活该当厨子!

    江蓠吃完了早饭,把碗往桌子上一顿,对郑庭笈柔声说道:“曾爷爷,我吃好了,您慢慢吃。”没有理另外两个夯货,转身离开了餐桌。

    王实仙偷眼看她进了房间,没有要回台湾的意思,明知道她不可能回去,心里还是松了口气,要是她继续闹下去也挺麻烦的,还好她不是那种不依不挠的女人!这点从她昨晚挑三捡四各种嫌弃,直到王实仙做了二十多个荷包蛋后,还是肯吃他做的荷包蛋就能看出来,虽然对王实仙一副冷漠的样子,但关键时候还是愿意配合照顾他的面子,这种女人真是个妖精啊!

    至于荷包蛋,当然不能真的都吃完,王实仙吃了几个惨不忍睹的,满足了观众需求后,就装作受不了,跑到边上,冲垃圾桶干呕个不停,唐友友还是蛮有同情心的,觉得坏坏的王实仙已经受到了惩罚,荷包蛋还是好的,端过盘子帮他解决了问题。家里有个胖子,再也不用担心剩菜剩饭了。

    谷诗坐在会议室里面沉似水,好像谁欠了她多少钱不还了似的,怪不得王实仙态度变得这么快,急着让她住进去,原来是想借她把国安拖下水!幸好这次国安自己也准备插手,不然她就要被王实仙给利用了!坐在旁边的伏裕华突然用胳膊碰了碰她,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谷诗醒过神后慌忙站了起来,全场的人都奇怪地向她望去,分局长也暂停了说话,温和地问道:“谷诗,你有什么问题吗?”

    伏裕华脸都绿了,自己刚才只是提醒她不要走神,偏巧会场响起掌声,估计让这傻妞误以为让她发言了。

    谷诗的脸慢慢有点苍白,她敬个礼后大声说道:“报告局长,关于此次行动,我有个绝妙的主意!”

    “哦?”分局长饶有兴致鼓励她道:“说说看!”

    伏裕华脸更绿了,这个傻妮子还能有什么绝妙的主意,不就是想住进去来个里应外合嘛!屁大点的事到她手上都能出篓子,就不能消停点吗?

    “里应外合!”谷诗铿锵有力地说道:“局长,这次中日武功比斗,光靠王实仙他们几个人是不够的,我们应发挥主观能动性,组织一批高手加入其中,掌握事情的主动权!”

    在场的很多人都低下了头没发出一点声音,伏裕华头更是要埋到桌子底下了,刘栋坐在后面脸通红,干着急却没办法,局长脸色也不好看了,感情他之前刚说的话又被她复制了一遍啊!确实是个绝妙的主意!可不是她的!也不他的!而是上面的!

    “咳!咳!”分局长声音更加温和地说道:“确实是个绝妙的主意啊!谷诗同志,这次行动,分局的人估计都要派出去参加行动了,可家里也不能缺个居中指挥的人啊,要不这个重要的责任就交给你了!”

    谷诗很多事情出篓子其实只是她运气不好,并不代表她傻,局长这番话只是不想让她参加此次任务的借口!有分局长在,她指挥个毛线!

    谷诗强忍着心里的酸楚,面色苍白地说道:“报告局长,王实仙已经邀请我过去与他同住,而我也已经同意了!”

    会场一片哗然,刘栋猛地站了起来,又觉得不妥,悄悄坐了下去。伏裕华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昏过去比较好!

    “胡闹!一男一女怎能住在一起!”

    “报告局长,其实我们已经在谈恋爱了!”

    会场瞬间沸腾了,交头接耳乱成了一锅粥。刘栋瘫坐在椅子上,觉得眼前东西都有点昏暗,心里暗道看来最近电脑看多了该去换副眼镜了。伏裕华反而麻木了,真是个倔脾气啊!不过也能理解,没有这脾气,她也来不了国安。

    分局长“啪”地一拍桌子,怒道:“散会!谷诗,你跟我来一趟!还有伏裕华,你也来!”

    局长办公室里,分局长没有了平时的平易近人,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对跟过来的两个人一指侧边的沙发,伏裕华和谷诗过去坐好。

    “这事你信吗?”分局长问伏裕华。

    脸黑如锅底的伏裕华摇了摇头,对谷诗邯郸学步的行为彻底无语,王实仙在台湾搞这一套不论真假,已和洪门完成了利益交换,她算什么?感觉为了出口气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分局长站起身来像是想要咆哮却又重新坐了下来,伏裕华是分局里的老人要给面子,谷诗后面更是站了位大神惹不起,分局长感到自已憋得难受,稳了好一会才对谷诗说道:“谷诗同志,我理解你参加任务,想为国家作出贡献的迫切心情,但也要注意影响嘛!王实仙不管怎么想,江蓠都是他订了婚约的未婚妻,而你才来上海几天?跟他打了几次交道?你一个小姑娘,今天这么说除了会让你名声受损外,谁会真的信?”(刘栋泪流满面地叫道:我就信了!)他看到谷诗平直的眉毛下那双倔强的眼神没什么变化,面色苍白,嘴唇抿得死死的没有反驳,确认她刚才在会议室所说的是假的了,可又怕她继续做些傻事,只能无奈地说道:“你要去就去吧!”

    “你,伏裕华,去跟同志们解释下,总局里组织的那些武功高手估计跟我们的殷老一样,都需要有人帮着处理些俗物,谷诗是个女孩子,也细心点。”说完,分局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出去。

    刚走到门口,背后坐在椅子上的分局长说道:“你们去跟那个王实仙见个面,把总局的意思通知他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