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都是荷包蛋惹的祸
    江蓠伤心欲绝地趴在床上,哭了几声想到被子万一被眼泪和鼻涕打湿就不好睡觉了,赶紧翻了个身,抽了几张纸却发现已经没了眼泪,继续干哭了几声自己也觉得无趣,暗恼自己刚才为啥入戏这么深!可刚才一股委屈压在心头,眼泪是真的止不住。冲动是魔鬼啊,连明天回台湾的话都喊出来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回去?掌门伯伯肯定会一巴掌拍死自己的!

    要不去道个歉?江蓠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不行!太掉价了!以后还怎么在他面前混了?想起王实仙会得意地握着拳头满屋乱转嘴里“耶”个不停的情形,江蓠就迟疑了……,那小子别看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把心思埋在心底,可有什么兴奋的事,总会在背地里又叫又跳的,猖狂到不行!到底要不要给他这个机会?

    正当江蓠脸上阴晴不定,天人交战正酣的时候,卧室的门传来王实仙的敲门声,江蓠心里却涌起一阵气恼,都这样了,干嘛还要来敲人家的门!没脸没皮的、死皮赖脸的,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理他!江蓠趴在床上,用被子捂住了头,莫名地轻松了许多。

    “1,2,3,4……。”卧室的门没有继续响,江蓠心揪了起来,这人怎么这样,做事情怎能半途而废呢?气死本姑娘了!绝不能原谅!明天就走!

    敲门声终于又响了起来,“阿蓠,开开门,我错了……,呃,刚才只是演习。”

    一抹微笑从江蓠的嘴角绽放,这个傻子,还演习呢,我还是演戏呢!难道下次来实战?江蓠从床上爬了起来。

    门开了,江蓠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王实仙欣喜地说道:“阿蓠,你开门啦,刚才有点小误会,对不起,细想起来,你确实是为了我好。”

    江蓠皱着眉头对王实仙说道:“好狗不挡道!滚开!我是要上洗手间!”

    王实仙赶紧闪身让开了路,江蓠钻进了洗手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江蓠倚在门后用手轻抚自己的胸口,差点没绷住,好险!小子,饶你再强悍,也要喝本姑娘的洗脚水!江蓠得意地洗着脸。

    见江蓠进了洗手间,王实仙长吁了口气,还好!真和江蓠闹崩了,不用等被日本人轮虐了,估计郑庭笈现在就能把自己往空中一扔直接撕了!说曹操曹操就到,门口传来钥匙的插进锁孔的声音,唐友友推开门,奇怪地看着王实仙站在江蓠的门口,搞夜袭?这时间也太早了点吧!

    跟在后面的郑庭笈一脚把唐友友踹了进来,嗅了嗅房间的空气,对王实仙说道:“有股子火药味,娃娃你干啥了?”

    面对老怪物的问话,王实仙两手一摊说道:“刚才阿蓠非要吵着吃荷包蛋,我又不会弄,正生我气呢。”

    唐友友狐疑地绕王实仙转了两圈问道:“江蓠呢?”

    没等王实仙说话,洗手间里传来冲水的声音,江蓠从里面出来了,两只眼睛好像有点红肿,冲郑庭笈叫了声曾爷爷,就径自冲进自己的房间,门又“嘭”的一声摔上门框!里边传来一阵阵抽泣声。唐友友在旁边看得有点懵,一个荷包蛋而已,用不着这样吧?怪不得人常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

    郑庭笈二话不说走上前揪着王实仙的耳朵,直接把他拽进厨房,指着灶上的锅怒道:“让你煎,你就煎!我的小阿蓠吃不起你的荷包蛋不成?”

    且不提王实仙被郑庭笈关在厨房里泪流满面地煎着荷包蛋,伏裕华也收到了总局传来的日本国内古武术界有针对上海的异动情报,不是国安的情报机构没有李清那边的效率高,而是双方的侧重点不一样,再加上层级关系,造成伏裕华知道得比较晚。

    该来的总会来的,伏裕华心里感叹,王实仙击杀冈本后国安已经第一时间进行了各方面的清理,没想到还是有视频流到了日本,时也命也!要不是提醒下王实仙让他赶紧跑路?估计可能性不大,那边武馆刚要开起来,门派事业才要起步,他这次要是缩了,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与心气了。

    要不放弃这条线吧,本想让王实仙贴近监视李清的,现在闹成这样,李清又不傻,就差在王实仙头上贴个“我是国安”的标签了,还监视个鬼!白请这小子吃那么多顿饭了!想起来伏裕华胃就一阵不舒服。

    手机震动起来,上面显示着一个短号,那是分局长的手机号码,伏裕华按下了接通键。

    “局长,嗯……,是的……,我们也没想到……,是……,请领导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接完电话,伏裕华不禁心里感叹,王实仙实在好运气!国安竟然有高层想借此机会一举击垮日本古武术界的自信,准备从总局层次组织高手加入其中参加此次拼斗,并让上海分局全力负责维持这次比斗的秩序。伏裕华不禁苦笑,要不就先让谷诗住进王实仙那里得了。

    三个光点在识海里时而黏在一起化成小人,时而分开相互追逐,得益于韩立强塞来的元神之力的帮助,王实仙已经成功地打通了三个窍位,突破的速度再次慢了下来,每突破一个窍位,下一个窍位的难度与花费的时间就会成倍增加,练功这种事从来就急不得,他从小就知道这个道理,缓缓收了功,王实仙身体又汗湿一片,疼痛对他来说已经不是问题,痛着痛着就习惯了,哪天不痛还有点不习惯呢,王实仙都觉得自己已经有点自虐的倾向了。

    江蓠和唐友友早就摸到了第一个窍位的边缘却始终都还没有打通,想起这件事除了一开始的开心,后面王实仙就有点不好意思了,总怀疑他们是不是怀疑自己没有尽心或者教错了,虽然王实仙在他们面前都是一副火候未到的样子,在心里却开始怀疑自己真是哪里教出了问题?脑海里把《炼神术》从头到尾过了好几遍都没找到原因,当初他可是花了三个星期就轻松搞定第一个窍位的,是他们资质太差还是自己资质太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