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刚才只是演习
    “谷组长,您看看这里,这间房,南北通透,视野开阔,风水绝佳!本来我打算留着自住的,听说您要来,我立马通知工程队那边装修全换!全部采用纯天然无污染抗甲醛材料,家具齐全,家电全配!只要十天,只要十天,包您无忧拎包入住!”王实仙在包房里半弯着腰站在谷诗的座位旁,唾沫横飞地指着面前的图纸向谷诗介绍道。

    谷诗对王实仙态度的突如其来的转变有点不适应,小心地将上身稍稍后仰,拉开与他的距离,省得被他喷出来的唾沫星溅到,她感觉这家伙应该去当房产中介,而不是当什么劳什子空壳掌门。

    “谷组长。”王实仙低声神秘地说道:“江蓠就住在您的正下面那间房。”

    谷诗眼睛一亮,立马拍板决定道:“好!我就要这间了。”

    王实仙把图纸一收,跑到餐桌对面坐下开始大吃起来,谷诗心里一阵鄙视,推销完了连个售后维护都不知道,吃货一个!可偏生这小子还战斗力爆棚,让她不敢轻视。

    王实仙表面吃得痛快,心里其实痛苦无比,等伏裕华知道了估计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自己中秋节用劵换的月饼,估计唐友友还没偷吃完,要不到时都提给他吧,拿人手短,相信他也不好意思对他怎么样。

    王实仙回到家的时候,江蓠已经等得很焦急,电话催了好几次,见他回来,迎上去说道:“掌门伯伯已经发出了英雄帖,全球洪门的各路高手最近都会赶来。”

    王实仙吃惊地张大了嘴,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不用吗?日本古武术界挑战的是中国武功,用不着他们掺合吧。”

    江蓠反驳道:“这有什么啊,我们本来就是中华武功的传承者,你不也准备让曾爷爷上场的吗?”

    不等王实仙说话,江蓠兴奋地接着说道:“掌门伯伯准备借此机会凝聚全球洪门的人心,来震慑大陆的洪门,你是我们台湾洪门的女婿,千万不要砸场子!”

    王实仙一阵无语,感情用得上我了,就一口一个洪门女婿了,他觉得事情已经开始脱离他的掌握了。

    果然,江蓠继续说道:“也就我们洪门一家而已,放心,事情不会弄大的!我们已经通过中间人联系上了日本那边这次组团的组织者野原先生,那边希望我们这边能先以公司的名义发个商务邀请函,方便他们办理签证。”

    王实仙越听越崩溃,要不要再给对方订个酒店?联谊搞个活动,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临走再送点土特产、纪念品?

    “我们打算通过李清李伯伯的公司发给他们那边的公司,你觉得怎么样?”江蓠问道。

    你们都决定完了,然后再问我王实仙这个当事人觉得怎么样?王实仙压住怒火,转过话题问道:“曾爷爷和友友不在家?”

    “他们吃完饭出去溜达了,我问你怎么样啊?”江蓠追问道。

    “什么怎么样?”王实仙抬高了音量。

    “你这什么态度啊?你有不同想法就说啊,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吗?”江蓠也有点生气,觉得王实仙不可理喻。

    “你们都决定好了,还问我什么?”王实仙怒道。

    “我还不是担心你,为你着想吗?”江蓠辩解道。

    “‘我’?你应该说是‘我们’吧!你们关心的是其他东西吧!”王实仙冷笑道。

    江蓠眼睛慢慢红了,眼泪止不住得流下,嘴唇发抖,颤声说道:“我们是要其他东西,我们有瞒过你吗?洪门连我的终身都搭上了,你有说过不愿意吗?你这人怎么这个样子!我明天就回台湾,我们的事到此为止!”说到最后江蓠嘶喊道,转身冲进房间摔上了门。

    王实仙在看到江蓠哭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洪门的安排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虽然说自己被利用,参杂了些他们的目的,但也让这次日方杀上门来变得过程可控,规则可定,可能是他有点强迫症吧,觉得事情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去进行有些情绪失控吧,但他还是不打算先软下来道歉,冷着脸看着江蓠哭着跑进了房间。

    王实仙走到阳台上,躺在躺椅上,拿起放在旁边小木几上的那本一九八二年的小学语文课本盖在脸上,上面早已没有了铅墨的味道,竟有股丝丝幽香钻进王实仙的鼻孔,王实仙觉得心烦,一把将书扯了下来扔回旁边的小木几上。

    王实仙将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今晚的月亮竟有月晕,淡淡的晕圈套在明月的周围,在月亮与月晕中间的部分愈发显得清幽,白云不时从旁边路过,丝毫不停留,王实仙觉得自己这时应该睡一会,明天醒来的时候会发现昨日的一切不过是场梦而已,也会不留一点痕迹。他闭上了眼睛,努力放松自己的心情,好一会,他还是睁开了眼睛,抄起小木几上的语文书,翻开借着月光看了起来,书页上面写道:这位老红军,很可能原来是个长工;小红军呢,也许原来是个放牛娃,这一老一小怀着求解放的共同意愿。来到了人民的军队,跟着**、***闹革命。战斗的岁月非常艰苦,可是他们充满了胜利的信心,相信一定能够彻底打垮敌人,使穷苦人翻身做主人,过上幸福的生活。小红军听着笛声,出神地望着远方,他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人教版《艰苦的岁月》)

    王实仙把书合上放好,沉默地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脑中不断闪现江蓠泪流满面的样子,想着那日在医院里她捂着头钻进洗手间娇羞,想着她鞋跟碾着他的脚面上,她踢起石头砸向他后背时脸上的得意,台湾听到他来求亲时的惊怒,还有千灯路灯下她那羞恼的眼神……。

    王实仙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到她的门前,敲了几声,没有反应,又敲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

    王实仙隔着门喊道:“阿蓠,开开门,我错了……,刚才只是演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