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江蓠的心事
    江蓠躺在阳台的躺椅上,两只纤手有节奏地敲着躺椅的扶手,秋天的夜空星稀月朗,她很认真地看着那轮明月,明月也将光辉洒在她身上,莎士比亚在《罗密欧与茱丽叶》中写道:“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虽然明知道那皎洁的月华背后满布着丑陋的陨石坑,可哪个女孩不向往表面的美好?不追求自己的爱情?不坚信自己的这份爱是独特的?哪管这份爱褪去光辉后会留下什么,犹如飞蛾扑火,只为那刹那的火热。

    国中时的江蓠也曾有过他,体育课站队时,总是喜欢站在他的旁边或后边,然后用余光一直盯着他,看他的一举一动。当他消失在视线里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地找着对方,但是四目相对的时候又立马躲开,和他说话的时候老是东张西望的,或者就是这让他误会江蓠对他冷淡了吧!每当江蓠练功练得精疲力竭躺在垫子上的时候,脑海中都是他的身影,看到他跟别的女孩子关系好的时候就会嫉妒得发狂,拿着笔在面前的纸上画个美美的他,然后用笔使劲地戳,心中满是恶意,但他终还是和别的女孩好上了。

    江蓠还记得自己当时绝望的心情,总觉得世界从此黯淡,她找了把折纸刀,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自己的手腕上比划了好几次,留下书信想要逃离这个令自己伤心的地方,在月下走了十几里地后她又悄悄地翻墙穿窗躲回了被窝,第二天醒来时看见伯母给自己多煮了个鸡蛋,心里是那么地开心!而那个夺走她的他的女孩,后来为他坠了两次胎后跳了楼……。

    江蓠对王实仙的观感并不好,很大程度上源自千灯那晚他对她的羞辱,将她压在墙上,想要吻她,在她失去行动能力的时候还非礼了她,估计自己的衣物也是被他藏了起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除了阴暗的**,除了背后的恶作剧,哪有半分责任和担当!这和国中时的那个他有何分别?几个星期后跑到台湾说是求亲,更像是回过味来还想再捞一把!还好在大陆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最担心的情况没有发生,他还算守礼,估计是曾爷爷在,让他不敢妄动,这种人的坏也只能在阴暗的时候展现下!这几天与其说是担心他,还不如说是更担心他脑子里的《炼神术》吧!太可恶了!太狡诈了!太无耻了!居然舍得把《炼神术》原本给烧了!只有他这种人才干得出来!

    越想越生气!江蓠甚至都能看见月亮的陨石坑里发出的股股恶臭!估计是被外星人当茅坑用了!恶心!流氓!江蓠起身离开阳台钻进了卧室。

    王实仙又打了个寒颤,还是虚啊!眼前是伏裕华的一张黑脸,哧溜溜地吃着重庆小面,去过五星级酒店的王实仙内心一阵鄙视,都是国安,做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虽然在家已经吃过了,王实仙还是抓起筷子三口并两口将面吃个干净,有总比没有强,对这种小气的人每一分便宜都不能错过!

    “你不是吃过晚饭了吗?”伏裕华奇怪地问道。

    “组长请客,总要给点面子嘛。”

    “那我下次不先帮你点了,硬撑对肠胃不好!”伏裕华体贴地说道。

    “其实你下次可以在饭点来找我。”王实仙建议道。

    伏裕华脸瓜了下来,放下筷子道:“小王啊!你这次可是杀了人的!是非常严重的罪行!可是我们国安帮你收的尾!”

    王实仙沉默了,如果再给他重来一次,他还会杀冈本吗?生命是宝贵的,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冈本的,冈本死时那不甘的眼神始终触动着王实仙,他不希望那不甘的眼神出现在自己的眼睛里,所以如果有选择的话,冈本,你还是去死好了!王实仙不是迂腐的人,你来伤害我,自然就要做好被伤害的准备,下手重了,就不是处在狂暴状态下的他所能控制的了。王实仙敬畏的是生命的本身,而不是已经死掉的冈本,亲手杀鸡会有心理负担,但面对已经死掉的鸡还是做成美味比较实在。不过杀人并不是杀鸡,后果确实很严重,不论他是不是日本人,是不是该死,所以王实仙还是很承国安的情。

    “现在你要想办法不要让谷诗住到你那!这是我派给你的任务!”伏裕华严肃地命令道。

    王实仙听了心里破口大骂,这是他能决定的事吗?家里本来就已经住着个小妖精了,还要来个大魔女?可谷诗什么身份?你伏裕华都搞不定的事让他去顶,你是国安组长,可她也是国安副组长啊!更不要说她背后还站着个**oss。

    “我尽力!”王实仙爽快地答应下来。

    “不是尽力,是必须做到!这也是国安交给你的任务。”王实仙在抠字眼,伏裕华是听出来了,开始加码。

    见王实仙抿着嘴不说话,伏裕华说道:“千灯顾炎武故居地下武库里的那本书,局里有很多人感兴趣是想有所作为的,都被我拦住了,特别是那谷诗谷同志,我这也是为你着想啊。”

    “事成之后,我请你去外婆家搓一顿!”伏裕华再度加码。

    尼玛,人家谷诗事情还没办就先约人去五星级酒店晃一圈了,你这事成后去外婆家是什么鬼?王实仙心里苦笑,不论伏裕华说的是真还是假,他自己也不愿意,只是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谷诗这个女孩,王实仙看得很明白,明明可以靠家世,可她偏偏想靠自己努力,最后还是靠家世!折腾一圈,除了给别人惹一堆麻烦,结果没变。他不愿意招惹她,如果她真的只是对《炼神术》感兴趣的话,给她好了,能给洪门,能给唐门,自然就能给她,不给冈本那是因为他是日本人,不然看他那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王实仙早就找机会给他了,何必为本秘籍打打杀杀的,都什么年代了,能练就一起呗!不给伏裕华那是因为他一个小组长吓唬下就可以了,凭什么给他?只是她真的是对《炼神术》感兴趣吗?

    “我尽力!”

    这次伏裕华满意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