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影后就是影后
    “忍忍,忍忍就好!”江守约拍拍江蓠的手安慰道,江蓠低着头没有说话,手里整理着根本不需要整理的被褥。下午时,江蓠不顾医院让住院多观察几日的建议帮王实仙办好了出院手续,唐友友过来接王实仙出院,江蓠则表示要留下来继续照顾伯父几日。

    “你可千万不要弄假成真啊!”江守约看江蓠的样子,忍不住叮嘱道。

    江蓠抬起头恼怒道:“伯伯,你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

    “那就好,那就好!炼神术练得怎么样?”江守约转过了话题。

    江蓠摇了摇头,苦恼地说道:“王实仙那小子精明的很,现在除了大纲外,只告诉了我一个窍位,据他描述总共有三十二个窍位,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结束!”

    “练起来感觉有问题吗?”

    “很痛苦!”江蓠苦笑,每次练功时的煎熬让她几乎崩溃,只是看唐友友没有叫苦也就咬坚持着,她继续说道:“第一个窍位到现在还没打通,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呵呵,甚至有时都怀疑是不是这小子在耍我们!”

    “应该不会吧!”江守约皱着眉头说道:“那小子对你不是一往情深的吗?并且祖师还在那看着,如果有什么不妥,他肯定会说出来的,。”

    江蓠有点不太自信,老觉得王实仙对自己没有并没有他嘴里说的那样上心,说道:“我就是担心曾师爷,那小子很得他老人家的欢心,他现在嘴里不说什么,但万一……。”

    江蓠的担心也是江守约所一直担心的,自己的这位祖师表面糊涂,其实就是个人精,百十岁不是白活的,或许眼前的情况正是他所期望的,唉,到处不省心!

    “杀手找到了吗?”江蓠问道。

    “没有头绪啊!总觉得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大陆洪门的事只能先放一放了。”顿了顿,江守约又开始劝道:“你还是回去吧,我的伤现在不碍事,门里人在外边守着,医院里还有国安,国安……?阿蓠,你说王实仙是不是和国安有关系?千灯那晚可是王实仙将那女国安救走的!一定是这样的!这么说来王实仙杀死冈本这件事也是国安帮他擦的屁股!好个小子!藏得够深的!”

    江蓠听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听李清介绍说王实仙刚从苏北老家来到上海不久,如果真和国安有关系,也只能是在千灯那晚了,这也是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了。

    坐在车子里的王实仙接连打了几个喷嚏,“被谁惦记了吧!”唐友友笑道,练武练到他们这种程度,对身体的掌控已经到了极致的程度,很少出现生病的情况。

    “虚啊!”丹田里空空如也!没有内力就像没穿衣服一样,让王实仙心虚不已,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王实仙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庆幸!这次自己确实有点拼过头了,差点挂掉来个英年早逝,好在结局并不算坏!回到家要抓紧练功了,心思再多,也只是弄点蝇头小利,还不如实力在手让人安心。

    回到家,阳台上的窗户早已经换好了,郑庭笈却不在家,估计憋了几天后,今天又出去撩老妹了。王实仙钻进房里将唐友友赶到客厅,关上门就不再出来了。

    白天并不是修炼内功的好时候,声音、光线的干扰太大,但架不住饥渴难耐,王实仙强敛心神,渐渐进入了空灵的状态,隐藏在天地之中的元气从头顶百会穴被丝丝吸进他的经脉里滋润着丹田,丹田如饥似渴,贪婪地吞咽着天地元气,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实仙的内力逐渐充盈了起来。

    傍晚时王实仙收了功,虚不受补,他的经脉之前受损严重,后被郑庭笈强行归位,还承受不了太多压力。暂时解决内力枯竭的问题,看看天色,王实仙决定还是抓紧修炼下《炼神术》,更严重的情况等着自己去解决,被韩立强行塞进的元神之力还分散潜伏在他脑部的窍位之中,在他的识海内发出隐隐光辉提醒着他们的存在,郑庭笈说的对,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在体内短时间看不出什么但终是隐患,要尽早将他们消化掉才是王道!

    韩立的元神之力有部分看来已经被自己吸收,已经被打通的第一个窍位在识海里熠熠生辉,比以往更凝实强大的精神力愈发活跃,连在脑部经脉里摸索前进的内力突破起来也更加自如,最奇妙的是前面的窍位竟有着微妙的吸力,引导着内力前行,比以往的瞎子摸象不知快了多少倍!识海中隐隐发光的窍位好像灯塔,又好像美味的蛋糕,引诱着王实仙:快来吃我啊,快来吃我啊!竟让王实仙一举打通了第二个窍位!

    在识海里微微发光的第二个窍位处,在打通的一刻瞬间光芒大作,一股元神之力喷涌而出,如天女散花般铺满识海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渐渐融没其中,王实仙的精神力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凝实!这时第一个窍位的亮点突然跃出自己的位置,来到第二个正光芒大作的窍位亮点处上下翻飞翩然起舞,像在引诱像在欢庆,终于第二个窍位的光点在动了动后,左摇右晃挣扎着飞了起来,两个光点犹如会师般拥抱在了一起,是的,不仅拥抱在了一起,还交合在一起,竟一部分成了头另一部分化为身体,成了人形物,这个人形物笨拙地在识海里跳了一会,可能自己也觉得有点累,又化为两个光点,亲昵地伴飞着,然后相互靠了靠告别,各回窍位。

    王实仙缓缓收了功,兴奋难耐,站起身子,握着拳头在屋里转了几圈,嘴里“耶”个不停。

    “又是啥喜事?耶成这样?”房门打开,唐友友站在门口问道。王实仙意外地发现江蓠也在坐在客厅里正伸长了脖子向自己望来。

    “武功又进步了呗!”旁边主卧的门吱呀一声打开,郑庭笈出来指指唐友友和江蓠说道:“哪像你们俩,天天窝在家里!”

    江蓠不干了,委屈地说道:“王实仙不也天天在家里吗?”郑庭笈一愣,好像也是哦。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要照顾伯父吗?”王实仙走进客厅问道。

    “伯父那边有门里人照顾,嫌我吵就把我赶回来了。”江蓠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