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三言两语
    “咦,醒了!”病房外传来郑庭笈惊讶的声音。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唐友友提着食盒推开病房的门冲了进来:“还真的醒了!”,唐胖子居然还新理了个发型,两侧鬓角剃掉,中间留个短寸,清爽了很多,把手里的食盒往床头桌上一摆,一屁股拍在床沿上,拉着王实仙的手,满是血丝的双眼深情凝望,王实仙被他恶心得不行,举起另外一只幸免的手向后面踱进来的郑庭笈打招呼:“郑老!”

    江守约在旁边听了,皱起了眉头批评王实仙道:“你怎么还叫郑老?”

    郑老微笑地点点头说道:“都被这个娃娃叫老喽!”

    江蓠脸红了,嗔怪道:“难道叫曾爷爷就不老了吗?”

    “哈哈,江蓠都教你叫曾爷爷了,还不赶快叫!”唐友友在旁边起哄,江蓠一拳头擂在他背上,羞恼的模样惹得郑庭笈和江守约一阵大笑。

    看着江蓠那娇红不施粉黛难掩憔悴的一张脸,王实仙有点异样的感觉,也就没有迟疑向郑庭笈叫道:“曾爷爷!”

    郑庭笈笑得合不拢嘴,把口罩拿了下来,露出他缺了半边脸颊满是坑洼皱纹的脸,拍了拍江蓠的肩膀,转头对王实仙说道:“你这个娃娃,谁把你搞成这幅模样?三魂五魄都散了!虽然俺及时将你的经脉归位,但之前还是认为你很难再醒过来了。”

    病房里的众人露出关切的目光。

    “是冈本宏志!”王实仙终于找到机会把手从唐友友的魔抓中抽了出来,赶紧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悠悠地说道。

    病房里传来江蓠和唐友友的惊呼声:“原来真是他!”

    “看来这个冈本果然不俗!听说他被誉为日本武术界后起之辈的领军人物,没想到竟如此厉害!这次你能在他手上逃脱性命也是万幸!希望你能吸取教训,以后苦练武艺,不要小觑了天下英雄!”江守约不失时机地摆出了长辈的架势教训道,旁边的江蓠和唐友友听了也连连点头。

    王实仙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刚才就已经有点怀疑,现在更加确信,冈本已经挂掉的事他们竟然真的不知道!当时路上虽然没什么多少人,但边上围观的眼睛肯定是有的,没人报警才见了鬼,并且自己药力发作实在无法处理,只能把尸体留在了那里,像这种当街凶杀案再加上劲暴的打斗场面,正常情况下应该新闻、微博漫天飞才对!江蓠他们居然还不知道!看来是有人封锁了消息,有能力有义务帮自己擦屁股的看来只有国安了,王实仙心里猜测。

    “冈本已经死了!”王实仙没有必要隐瞒。

    王实仙的声音很小,可镇住了屋子里除了郑庭笈外的所有人,郑庭笈是肉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不算枪打炮击,亲手击毙的就有一百多号人,一个小鬼子而已,杀了就杀了,听后自然没什么反应。

    唐友友半张着嘴,上下两条肥香肠哆嗦个不停,说道:“你杀人了!你杀人了!哥,你杀人了!”被郑庭笈一脚踹一边去了。

    江蓠表现明显就好了许多,只是杏眼圆瞪,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江守约一直皱着眉头,对王实仙说道:“日本新三口组可不是好惹的!三口组前些日子就被他们弄得狼狈不堪,冈本在新三口组中的地位很高,甚至有传闻是内定的二代目!他死了的消息现在还没传开,不知道谁帮你封锁着消息,但他们迟早会发觉的,这次你麻烦了!很可能不死不休啊!唉,之前冈本在香港从江蓠手里把那个女国安劫走,我们就轻轻放过了,你怎么……,唉!”

    郑庭笈听了脸一板道:“江掌门,日本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你还真能忍啊!”

    “启禀祖师,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这个罪名有点大,江守约忙从病床上坐直了身躯解释道。

    郑庭笈冷哼一声,也没打算深究,对王实仙道:“你把那天的情况详细给俺们讲下。”

    王实仙就把那天雨中遇袭的经过三言两语地讲了下,其实也就是被冈本偷袭,觉得被缠住很难脱身,就强行击杀了他,王实仙说的轻描淡写,但江蓠听到王实仙被针剂扎了后还是忍不住捂住了嘴,可以想象王实仙当时面临的绝境!一旦药力发作落到冈本手里,命运可就不再由自己掌控了!虽然明知道最后结果是王实仙击杀了冈本,可是她还是感到惊心动魄。

    郑庭笈明显对王实仙的当机立断感到满意,想当年自己面对强敌人哪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一字:干翻他!好像是三个字……。

    “这个冈本是条汉子!”唐友友听了抚掌赞叹道,看到一屋子人对他怒目而视,连忙一缩脑袋。

    郑庭笈想了下,觉得屋子里也没什么外人,干脆直接问道:“阿仙,俺观你现在体内有股不属于你的力量是怎么回事?昨天俺还没发现。”

    这股力量在王实仙醒来时就已经发觉了,被自己的身体隐隐排斥着,蜷缩在自己识海《炼神术》标注的三十二个窍位里,隐隐发出光辉,而已经点亮了的那个窍位,亮度明显比以前高出不少,自己的精神力又有了长足的进步,看来之前他的遭遇真的不是梦了!这些事情无法跟郑庭笈讲,虽然有点太玄乎了,换个环境说不定王实仙会如实讲来,王实仙有感觉如果他讲了的话,郑庭笈还是能理解的,因为以郑庭笈现在的武功状态,虽然远还没有到最后跨出破碎虚空的一步,但也能模糊感觉到了方向。

    “我也不知道,醒来就这样了。”王实仙作出一副茫然的表情。

    郑庭笈点了点头,沉吟了会,说道:“等你出院,俺帮你检查下身体吧,体内有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存在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要想办法尽快化掉!”

    王实仙有点小感动,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见外了?算了,找时间私下里再跟他解释吧。

    “谢谢曾爷爷!”王实仙真心实意地感谢道。

    郑庭笈习惯性地一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