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练武变修仙
    一片黑暗,一片沉寂,不知道来到了何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自己好像是有一双翅膀,正在不停地扇动,应该是在飞吧,王实仙已经凝固的思维终于有了丝活动,潮水般的疲惫感就淹了上来,本来没有感觉的翅膀变得异常沉重,扇动越来越困难!王实仙也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飞,为什么要飞得如此辛苦?要飞到哪里去?要不停下来?说不定下面就有个歇脚的地方,大不了休息好后再飞,王实仙自我安慰着,翅膀越扇越慢,越扇越慢……。

    正当王实仙快要停止扇动翅膀的时候,他的身上突然渐渐亮了起来,非常微弱的光芒笼在他身体上,亮光微弱到只能表示存在的程度,虽然不足以让王实仙了解这里的环境,却也够让王实仙知道了自己的处境,现在的他就是一个长着翅膀的小球!王实仙没有惊慌,只有苦笑,看来人的**确实只是躯壳,只要思维存在,无论什么状态都不妨碍自己是王实仙,应该是在梦里吧,感觉好奇怪的地方,有种挥之不去的危机感始终缠绕着他。光总能给人带来希望,王实仙的思维愈发清晰起来,刚才差点做了个错误的决定,在不了解形势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易改变自己的状态,事实证明至少现在扇动翅膀的状态还是安全的,反正自己最后真的没力了,也就是停止扇动翅膀而已,早一点晚一点的区别,与其早一点,还不如坚持下去,尽过全力也了无遗憾,省得自己万一停下来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还要后悔当初怎么不再坚持一下下,不再努力一下下,晚一点或许会有新的转机。

    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王实仙自己跟自己卯上了,榨取每一丝力量挥动翅膀,正当他实在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好像穿过了一层薄膜,“啵”的一声,黑暗切换成了光明,到处都是光的存在!包括自己的球体。王实仙整个浮在一处虚空中,他长吁了一口气,管它什么地方,只要不要让他再扇动翅膀就好,眯着眼睛,好吧,如果还有眼睛的话,王实仙徜徉在光的世界里。

    “老夫等得好久,老夫等得好久。”一股意念从虚空深处传来,王实仙实在懒得动弹。

    “老夫等得好苦,老夫等得好苦。”王实仙依然无动于衷。

    “娃娃,给点反应好不?”

    王实仙心想我都是个球了,哪来的嘴给你反应!

    “球?你有那么大吗?在老夫看来你顶多算是个点。”

    王实仙吓了一跳,心灵感应啊!这么高端,看来不是在做梦了。

    “确实不是梦,你这是在地府之中,而老夫就是东岳帝君!统领十殿阎君,你若在老夫面前表现得好就送你去投人胎,表现不好就送你去投牲畜道!”

    王实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明显是忽悠外行人的扯淡,佛教和道教是两个不同的宗教,信仰和灵魂观念根本就不一样,对轮回转世的看法更是相悖,道教的最高信仰是道,不是神仙,道教没有所谓轮回转世,道教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追求今生今世的宗教,认为今生今世我们要活的更加美好,重视长生,崇尚自然、只有佛教才认为这辈子没有过好,不是有下辈子吗?

    下辈子重新开始就是佛教说的转世轮回,而道教认为这事就不靠谱,今生都没过好,来生更靠不住,生命只有今生今世是自己的,所以道教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六道或轮回,六道轮回只是佛教为了抬高自己的地位,故意把中华本土的神氏贬成六道或者低于佛的存在,佛教则认为“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生灭皆缘,因此追求涅般解脱,以达“常、乐、我、净“之境界。道教以道为最高信仰,以“生为天地之大德“,以生为乐,故而追求长生,以升清虚仙境。而道教乐生、重生,因此千方百计去求生,它认为“人之处世,一失不可复得,一死不可复生。“这个老夫自称是道教的重要的山神“东岳帝君”,却在这大讲轮回,除非东岳帝君做了叛徒,叛道投佛了。

    “呸!你才是叛徒!刚才只是韩某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韩立?王实仙最近对这个姓韩的人很敏感,自然而然冒出这个念头。

    “正是老夫!你是铁剑门第几代弟子?太不争气了!老夫羽化之前,已留下秘籍,为何直到今日才有你一人至此?”

    练武变修仙,这也太狗血了吧!王实仙哀叹道。不过自家全真派以前可是叫全真教的,由道入武,传说创派掌教王重阳就是坐化升仙,那是内功修炼到巅峰后,武道丹田凝实到极致后气化生虚,反哺精神,由武归道,最后才一举结出元婴,破碎虚空,过程可无半点花巧可言。

    “王重阳?原来那人叫王重阳!小子,看来你不是我铁剑门之人了,可你身上为何有我炼神术的气息?”

    “铁剑门早就没了。”王实仙耍了个小花招,控制住自己的意念,铁剑门确实是没了,至于后来的洪门,谁去管它。

    虚空中又是一片沉寂,王实仙心里不由冒出唐友友经常念叨的苦情诗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桃花依旧笑春风!好一个崔护!好一首《题都城南庄》!是老夫着相了!小子,你能继承老夫的衣钵,也算有缘之人,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刚才前辈的意思是见过本派王重阳祖师?”

    “嗯,是见过,还打了一架。”

    “然后呢。”

    “自是被老夫打跑了。”

    王实仙心里一阵鄙视,这里又不是什么神仙福地,明显是某人被困在此处,别人还巴不得被你打跑呢。

    “是的!老夫是被困在此处了!又怎么样?小子,你也瞧不起老夫吗?要不是当初老夫飞升之时被域外天魔偷袭,何止于此!罢了,罢了!不过观你元神未成,怎么也到了此处?”

    “我也不知道,和人打了一架后就到了这里。”

    “莫非是被老夫这绝世丰姿吸引而来?”

    “绝世疯子?”王实仙一愣,转念一想知道自己理解岔了。

    那边韩立不干了!怒道:“小子该死!你想的什么?要不是你和老夫有点渊源,早就灭了你!”

    顿了一会,韩立的神念继续响起:“老夫明白了,看来你是神念小成,与人争斗后神念运转过度失去控制才造成离体,无处归依,恰好修炼了老夫的《炼神术》,才被老夫同源元神吸来此虚空壁障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