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疑似黄粱
    王实仙从地面上收起拳头,缓缓站直了身躯,他头上的不停流血的伤其实并不像外表那样严重,只是皮外伤而已,雨水浇在他的头上,混合着鲜血,让他本就不大的眼睛半眯着,身体前倾,鹰隼般地盯着面前不停咳血的冈本,眉毛被血粘在一起像是用粗笔画在额头上的两把开了刃的刀,早已湿透的衣服上浮着一抹红色仿佛给他披了件正在燃烧的披风!真正困扰他的是经过刚才一番暴烈的攻击后,随着身体的巨大消耗他的眼睛已经有了重影,一阵阵疲惫感涌入脑海,幸亏他的精神力已有所提高,不然早就倒下了。

    注入体内的针剂不是毒药,而是直接作用于神经的麻醉类药品,识海里的那粒亮点正高速自转着的同时在识海里四处奔行,抵抗着黑洞似的无力感的侵袭,王实仙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了,刚才哪怕再给他多一点的力度他就有信心当场击杀掉冈本,可惜啊!王实仙低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埋藏在汉人斯文外表下的血脉深处的勇烈越来越沸腾,冈本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一旁路过的女孩的伞掉在了地上,双手拼命捂住耳朵,传来的笑声虽然不大却丝毫不受阻碍地钻进她的大脑,让她惨叫着跌倒在地翻滚几下后昏了过去。

    鲜血从王实仙的嘴里流出,咬破的舌头神经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充血的眼睛迸射出的寒光罩在冈本宏志的身上!

    望着魔神一般的王实仙,虽然狼狈但依然感到胜券在握的冈本宏志心里第一次心里颤抖了起来,这时候暂避锋芒才是正确的选择,可大和民族武士的尊严让冈本迈不动自己的腿,对方已经被暗算还能有如此斗志,自己又有什么理由退却,一股凶戾之气勃然而生,冈本把杂念挤出了自己的脑海,狂叫一声冲向王实仙。

    双方毫无花巧地碰撞在一起,一掌接着一掌,王实仙头上腾起了雾气,每击一掌前进一步,每前进一步嘴角溢出一股鲜血,似乎能听见体内经脉寸寸撕裂声!冈本不停地发出狂吼,可对面一双肉掌传来的巨力让他步步后退,不知道接了多少掌后他终于不支跪在了地上,口中低沉地发出嘶吼,体内的五脏六腑已经移位断裂,口中再也喷不出鲜血,吐出的竟是器官的残块,冈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他似乎听到了心爱的女孩在耳边唱着《草帽歌》在向他告别,脑海里浮现出父母向他挥手的样子,那是自己刚出家门要去学校吧,年幼时只穿着兜裆裤练武的自己汗流满身,那时师傅是那样的年轻,他站在新三口组的白虎堂里也是那样地意气风发!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双臂的存在,五脏的剧痛,别了!他的意识慢慢地陷入了黑暗……。

    王实仙剧烈地喘息着,从没有过的疲惫不断侵袭他,上眼皮像坠着千金巨石,连体内撕裂的经脉都不再重要,只想倒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他看到冈本睁开的眼睛无神地望向天空,伸出满是鲜血轻微颤抖着的手将它合上,“天上,走好!”话音尚在风雨中飘荡间,王实仙几个闪身消失在了雨幕中。

    看着天网上传来的画面,伏裕华和谷诗久久不语,刘栋松开鼠标转身问道:“组长,要通知警察吗?”

    “不用!”伏裕华和谷诗异口同声地说道。伏裕华诧异地看了谷诗一眼,谷诗似乎没有注意瞧过来的眼神,只是看着画面上正躺在地上冈本的尸体,血已经晕染开了,正有两三个人围了过去。

    “通知人去处理干净。”伏裕华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是!”刘栋拿起鼠标点下屏幕中的通话键,将命令传了下去。

    杜淳正坐在路边的咖啡店里,边喝着咖啡边隔着玻璃看着外面的雨景,外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下面发生的一幕让他终生难忘,大雨滂沱中随着两条黑影的不断闪现,公交站台上的遮雨棚瞬间炸裂开,散落在雨水中,职业习惯让他不假思索地赶紧掏出了手机打开直播对着自己,手机屏幕上除了自己的大头,旁边一位魔神正矗立在雨地里,遥远的天际闪电不断撕开天空的黑幕,本应滔滔不绝的杜淳张开了嘴却只能不停地咽着唾沫,眼神被吸住再也挪不开!紧接着屏幕中那位魔神和对手轰然撞在了一起,杜淳感觉自己手里的手机都能感受到撞击带来的震动,不停地颤抖,十一掌后,魔神将对手击跪在雨水中!十三掌后,对手高举着双手平躺在地上!魔神合上了对手的双眼后瞬间消失在了屏幕中……。

    杜淳嘴哆嗦着对着镜头不停地强调道:“这不是演戏!这不是演戏!这真的不是演戏!”说着不顾屏幕里疯狂闪现的字幕,攥着手机夺门冲了出去,大雨瞬间把他浇成了落汤鸡,他绕过了躺在路边的女孩,来到了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面前,血水从尸体上冲刷而下,在雨水中沉浮,最终汇成了一道细流漂进了下水道,杜淳怔怔地看着,身边还有两个人同样目瞪口呆,直到街头冒出了五六个黑衣人,搬走了尸体,抢走他的手机,他拼命地想夺回来,可一接触对方冰冷的目光,便讷讷地退了下去。

    公交车站重新变得空旷,一辆公交车停了过来,车门打开,跳下来几个人,惊异地看了四周一眼,然后打着伞钻进了雨幕,杜淳疯狂地冲进了咖啡店,劈手夺过还趴在窗户上往外望的服务员的手机登上了自己的直播号,然后看到刚才直播的内容竟然没有了任何痕迹,难道自己做了个梦?杜淳失魂落魄地把手机还了回去,颓然坐在椅子上。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唐友友正在厨房里边吟着苦情诗边做着饭,外面阳台处突然传来玻璃的爆裂声,重物的坠地声,吹进房里的风雨声,还有客厅里江蓠的惊呼声,他赶紧关掉火,钻了出了厨房,映入眼帘的是江蓠仓皇的脸,她坐在阳台的地上正抱着浑身是血水的王实仙!主卧的门打开,客厅里闪过郑庭笈的身影,他从江蓠的怀里接过王实仙,放在客厅的地上,向赶过来的唐友友吩咐道:“扶好!”然后盘膝坐在王实仙的背后,双手不停地点击着王实仙背部的几次大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