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雨中遇袭
    雨从天上倒下来,秋雨居然有了夏雨的气势,雨滴密集地敲击着窗户,“哗……哗……哗……。”随着风的呼吸一阵阵的传进房内,江蓠站在阳台上,透过雨雾,看着朵朵水花在地面上,在车顶上,在雨伞上绽放,台湾的雨也是这样的,电话里妈妈说台北也下着雨,不知道太平山那里有没有下,山里下雨的时候,整个山都能笼罩在一片雾气中,从山脚下看若隐若现的,这时江蓠就喜欢推开房间的窗户,在雨敲击头上雨篷的声声中向下面眺望,前院的大堂里师兄弟们还不得闲,两两搏击着,掌门伯伯坐在太师椅上呈威严状,抬头看见上方后院阁楼上自己伸出的脑袋也绽放出笑容,和屋檐上的水花相映成趣,掌门伯伯虽然还在大陆,可已经好几天没来看自己了,电话也都是别人代接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等他来了定要他好看!江蓠在心里暗下决心。

    郑庭笈走了过去,揽着江蓠的肩膀,江蓠将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我的小阿蓠想家了吗?”江蓠把头在肩膀上蹭了蹭。

    王实仙和唐友友在沙发上一阵恶寒,唐友友把头枕在王实仙的大腿上也蹭了蹭,嘴里无声地比划着“我也想家了”的口型,王实仙手一伸把那颗胖脑袋推开了,直接无视唐友友幽怨的眼神。

    “你那双眼比我的还小,装不下太多东西的,少恶心了。”王实仙说道:“今天武馆那里建筑队上料,等会我去看下。”

    李清那边也有公司搞建筑开发,他现在住的那个小区就是自己公司开发的,随便就能拉点人到武馆把房子盖起来。

    “今天下这么大的雨,那边有老吴在看着,有事情他会打电话的,你何必跑一趟。”唐友友劝道。

    “没事,不去看一眼心里老挂念,在家闲着也是闲着。”王实仙找了把雨伞准备出去。

    “那我跟你去,一边厕所一边厨房可是我的房间啊,这么酸爽,我得提前去感受下。”唐友友起身说道。

    “呵呵,我帮你感受就行了,雨太大了,你还是呆在家里养肉吧。”说着王实仙心里苦笑,谷诗一来,自己又得和唐友友挤一起了。

    “路过超市,买双雨靴换上。”阳台上的江蓠回头说道。

    王实仙嘴角一翘,说道:“没事,我穿凉鞋就可以了。”

    站在楼道里往外望去,更能感受到这场暴雨的威力,一道雨帘挂在眼前,透过雨帘可以看见雨水已经能漫过脚面,一道道密集的雨线连着昏暗的天空与水面,地上的水面凹下再溅起,水濛濛的一片。

    王实仙撑起了伞穿过雨帘踩进积水中,雨线被从半空中截断,愤怒地击打着雨伞,从雨伞接缝处渗进的雨水顺着伞骨沿着王实仙撑伞的手臂流进衣服里,身上的衣物瞬间湿了起来,幸好事先穿了凉鞋挽起了裤脚,王实仙将伞逆着风向斜起来,小区门口离公交车站还有段距离,但他走得并不辛苦。

    车站的雨篷显然不顶什么事,雨水不停溅进来,可也比雨伞强多了,王实仙收起了伞,往日里熙熙攘攘的公交车站现在没有一个人,昏暗的天空加上雨雾让四周的能见度很低,只有马路上的车辆驶过的灯光让人有丝安慰。

    一辆公交车停在他面前,车门一开,跳下两个人,撑着伞钻进雨雾中。

    天空闪过一道亮光,惊雷炸起,一点来自类似银针的尖锐物,从后面悄然扎进了王实仙的左小腿!刚才有人在公交车快走时从后面跑进了公交站台背面,得益于这段时间精神力的进步,哪怕在白天没运功的时候王实仙的领域也能覆盖身边一米左右的范围,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王实仙发觉那人停留在背面,好像在弯腰捡东西,因为中间还隔着厚厚的广告牌,也就没在意,没想到那人竟从广告牌底下的空隙中猝然发难!那人乘天雷炸起直到尖锐物接近王实仙的腿后才突然发力,王实仙已经察觉了,腿上的肌肉纤维瞬间硬实了起来,阻止了刺进身体的尖锐物继续深入,同时左小腿向前弹起,人跟着飞到雨地里,在空中扭腰发力,落地时人已经面向公交站台,公交站台背面转过一个人,手里拿着个针筒,赫然是冈本宏志!

    冈本宏志望着手里的针筒,心里叹息,通过桃太郎的试探,已经高估了王实仙的实力,采取偷袭的策略,没想到麻醉剂还是只打进了一丁点,也不知能起多大作用,可惜李刚那头断了联系,要是能搞到把麻醉枪就好了!

    “全真仙君,得见旧颜,余甚欣慰。”冈本两手一摊,任由针筒从手里滑落。

    王实仙没有管什么时候自己多了个“全真仙君”这个神叨叨的称呼,只有傻子才会在这种时候和敌人聊天,手中的伞猛地甩向冈本,人同时像炮弹一样轰向冈本,“履霜破冰掌”全力施展,完全就是搏命的架势,不管防守一味强攻,王实仙知道不管冈本将什么东西注射进自己的身体,药力发作总需要时间,而冈本只需要把自己缠住等药力发作就好,在跑不掉的情况下把自己的后背丢给敌人是最愚蠢的行为,与其寄希望冈本擒住自己在用**术得到《炼神术》后不伤害自己,还不如在药力发作之前将冈本击毙一了百了!

    冈本狼狈地守着自己的方寸之地,心里却慢慢定了下来,也不进攻,围着公交车站转圈,闪转腾挪,广告牌早就在被王实仙的拳头轰烂,凄惨地挂在两边的柱子上,不锈钢长椅随着王实仙一脚踏下瘪在地上,冈本闪到柱子后边,王实仙贴了上去,一招“风扫落叶”连人加柱子裹了进去!瞬间柱子就扭成了麻花,顶棚砸下,王实仙不闪不避任由它砸在身上,也不愿拉开攻击距离!王实仙头上被开了个口子,流出的血瞬间被大雨冲下,不见踪影。

    一位打着伞的女孩捂着嘴站在路边,本来是公交站台的地方已经一片废墟,两条灰影在上面窜来窜去,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纠缠在一起的灰影终于分开,一人被击飞到几米的地方,人在半空中不停喷着血,重重摔在雨水中,激起漫天水花,另外一人本是往后退的身形竟毫无违和感地直接变成前冲砸向倒地的人,完全违反了物理定律!倒地的人从地上向后飘了起来,进击的人徒劳地在一拳击在地上,只留下一个大坑,瞬间被雨水填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