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聊聊天
    从李清那回到家,王实仙在客厅阳台上修炼时,察觉自己在修炼内力的时候,效率竟有了非常微小的提升!这要是以往的自己肯定发现不了,但白天比武后“星起脉落”,自己精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感觉愈发敏锐,才发现了这一变化!与精神力的提升相比,最重要的是修炼内功效率的提高!简直让王实仙欣喜若狂!这意味着王实仙是在修炼能不断进化的先天功!

    通常比较内功心法的好坏,主要看其最终能提供给内功修炼者什么样的吸收天地元气的效率,每个门派的内功心法都有不同的效率天花板,如同样是2.0排量的发动机,虽然不同品牌设计上的差异会导致动力输出有高低,但绝不会超出2.0排量的概念,但如果要是这台发动机能进化呢?今年2.0,明年2.1,后年2.2……,这就太恐怖了!如果有人用2.0排量的加涡轮增压能发挥出3.2排量动力输出的发动机和你换这台要12年才能进化到3.2排量的发动机,你会换吗?本来王实仙能修炼《炼神术》就如同给先天功加个t,变涡轮增压与普通武者单纯靠修炼内力间接获得精神力增长相比就形同作弊了,没想到还有一个更大的惊喜砸到头上,修炼《炼神术》反过头来还能提高修炼内功的效率!

    从昨晚有了这一发现后,收了功的王实仙直到早上等在洗手间门口时都耐不住心中的喜悦,不停地傻笑。江蓠打开洗手间的门就看见王实仙一脸猥琐的笑容,狐疑地转头看看门,没有可以偷窥的地方啊,难道这家伙练了透视神功不成?想到被自己埋在厕纸桶深处那块刚换下的卫生巾,脸一红,低声骂道:“恶心!变态!”侧身从旁边闪过。

    王实仙有点莫名其妙,“海上升明月,星起脉落。”想到江蓠和唐友友呆坐海边吹冷风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来武功光一味闷头修炼确实不行。王实仙并不打算跟江蓠和友友讲这些,他和洪门、唐门可没好到那个地步,能把《炼神术》完整无缺转述给他们就已经很不错了,武功一途终要各靠缘法。

    “又调戏人家美女了?啥事乐成这样?”唐友友闻声从房间冒出头来,说是要和唐友友挤一个房间,其实这几天王实仙都窝在客厅里,唐友友嘴上不说,做饭越发勤快了起来。

    “还有啥事,武功进步了呗。”郑庭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放的动画片《熊出没》眼都不抬,自从阿福来看了几次后,郑庭笈也迷上了,白天除了出去撩妹就在家里看,还呵呵笑个不停,整一个老小孩!没想到眼睛还是这么毒。

    “对了,阿蓠和友友你们也找机会出去练练手,不要老天天窝在家里闭门造车,俺的武功当年也是在肉山血海里锤炼出来的,不争不斗哪来的进步?你们说的那个桃太郎俺看就不错,还知道远渡重洋通过挑战中国武功来磨练自己,阿仙这次也是托了他的福哦。”老家伙絮絮叨叨的,王实仙恨不得缝上他的嘴。

    “怎么想堵上俺的嘴啊?”老怪物好像会读心术似的,抬起头来向王实仙笑道。

    “怎么会!郑老说的话特别对!我是深有感触的,不管一个人练还是几个人练,都没有实战更能刺激人的进步。”王实仙说完钻进了洗手间,心想我可不是堵而是要缝!哈哈。

    听到郑庭笈传道授业,江蓠靠过来抱着他的胳膊直摇,唐友友也伸长了脖子。

    “呵呵,傻丫头,俺会的,你伯父也都教给你了,俺比你多的也就是一把年纪和经历而已。对了,阿蓠,光头强不就是砍几棵树嘛,这两条狗熊咋老和他过不去?”

    “曾爷爷,现在都要爱护森林的,树砍光了会破坏环境的,环境坏了不仅狗熊没地方住,我们人类也会受影响的。”

    “砍了再种就是了。”郑庭笈不以为然。

    “曾爷爷,光头强是伐木工,你看他种过树吗?”

    “嗯,说的也是!”郑庭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们不能光砍树,都要多种点树。”

    王实仙坐在马桶上,难道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这个老怪物话里有话!

    柏斯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牢房里,小牢房有两间,用钢栅栏隔开,每间约6平方米,一个地铺一个开放式厕池蹲位,这么专业的设施,自己肯定是进局子里了,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昨夜出现在自己车子里的那人看来是警察了,身手真的很厉害,自己做这一行的讲究的就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竟一点都没察觉后座多了个人,看见后直接被打晕了,连反抗的机会都没给,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出去,柏斯文躺在地铺上,盯着光秃秃的天花板,头脑里乱糟糟的,什么东西都往里跳,然后天花板上就多出了个旋窝,越转越快,越转越快!柏斯文猛地爬起来,冲到厕坑边吐了起来,胆汁都吐出来了。

    “吐了就舒服了,刚进来的人很多都这样。”钢栅栏外传来悠悠的一句话。

    柏斯文从厕坑上抬起头,胃汁与胆汁顺着嘴角往下滴着,刚才的猛吐让他眼泪都出来了,透过泪花,他看见一个黑瘦的中年人正倚靠在栅栏上向他微笑,这个笑容昨夜也曾出现他的后视镜上。

    “你叫柏斯文是吧,我昨天听说了你的消息,下午从上海坐飞机转汽车转牛车赶来的,你跑得可真够远的,听说做你们这行的都挺有钱的,来回路费要不帮我报销下?不过你们也确实辛苦,大半夜山沟沟里那么可怕的环境都敢晃悠,我可没那个胆子,只好借你的车子落落脚,不要介意啊。”

    柏斯文吐了几口唾沫,用袖子抹了抹嘴说道:“这里就咱俩?”

    “嗯,向警察叔叔暂借的地方,方便咱们聊聊天。”

    “你不是警察?”柏斯文诧异地问道。

    “不是!”那中年人摇了摇头。

    柏斯文感觉自己的牙齿突然酸得厉害,咽了口唾沫说道:“你想聊什么?”

    “聊聊你在千灯的事怎么样?”那人双手抱胸,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