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诡异的微笑
    阿福正在密室里修炼先天功,李清亲自坐在书房里守着,外面传来佣人的通报声,说王实仙过来了,他连忙出去把王实仙迎进客厅里坐下。

    “江守约没有大碍,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李清介绍着情况:“根据现场看,枪手是个专业杀手,一击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李老认为会是谁干的?”王实仙直接问道。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现在还不清楚,掌门知道当年洪门南撤台湾,大陆还留有分支的事吧。”

    王实仙点了点头。

    “江掌门一直想让洪门重归一体。前几天我做中人还和青帮的沈香主坐在一起聊了聊。”

    “北边的红帮现在是谁管事?”

    “朱八亮,外号猪疤脸。”李清诧异地看了王实仙一眼。

    “洪门在解放前就有青红帮之分,只是没想到现在还有。李老,会不会是这两方的人干的?”

    “只能说都有嫌疑,青帮那边由于国内很难再打开空间最近几年一直尝试朝国外发展,但一直受台湾方面的压制,而红帮一直守在北方不想动弹,江掌门想主导大陆青帮与红帮的结合,和两边都有利益冲突。”

    “会不会是国安干的?”王实仙在想是不是伏裕华在贼喊捉贼,毕竟江守约也是台湾的帮派头子,抓住应该算是功劳一件吧。

    “呵呵,怎么可能!”李清摇头失笑,看着眼前年轻的掌门,耐心解释道:“洪门作为一支民间力量,无论是在推翻外族统治还是在抵抗入侵方面都做过贡献,在改革开放时又率先进入国内进行投资支持国家的发展,一个统一的洪门在统一台湾前可以起到沟通作用,在统一时维持台湾社会稳定方面还是比较符合政府利益的。”

    怪不得国安对江蓠他们只是监视了事,对江守约遇刺这么关切,看来老狐狸早就看透了,才放心与台湾那边打得火热。

    “李老,不是有句话说的好,谁受益,谁担责嘛,江守约一旦遇难谁受益最大?”

    “呵呵。”李清笑道:“当然是谁接任洪门掌门谁的受益就是最大的,话说掌门也算是洪门的准女婿,如果愿意加入洪门的话,也是很有机会的,要不考虑下?。”

    李清可能是当作笑话说出来,不过王实仙知道这有很大的几率成为现实,江蓠的父亲虽然明面上不是洪门的人,但对门内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他毕竟是洪门在台湾参与政治的触角和利益保护者,如果王实仙再能获得郑庭笈的支持,对洪门掌门的位子还是相当有竞争力的,当然这也要江蓠愿意,他王实仙愿意。

    “哈哈,李老说笑了,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老窝,再说我要是入了洪门,总不能让阿福接任全真掌门吧。”

    李清目光一闪转过了话题,说道:“其实也有可能是刺杀者故意刺而不死,真是这样的话,就有意思了。好在现在洪门的意思是镇之以静,以不变应万变。”

    “这些事让洪门和警察头疼吧,武馆那边你觉得怎么样?”李清继续问道。

    “挺好的,周总安排的建筑队已经和我联系了,我打算先建几间板房,江蓠和唐友友也打算跟过去住。”

    李清想了下说道:“周总跟我提过,这样吧,板房也先建着,另外直接在院子里起个四层楼房,手续和费用由我负责。”

    王实仙点了点头,算作阿福的学费好了,虽然好像有点小贵,但谁让人家有钱呢。

    “那等板房建好我就搬过去,还有最近阿福到我那边,你多让几个人跟着,不要晚上来。”

    “怎么有麻烦?有需要我帮忙的吗?”李清眉头皱起问道,毕竟连掌门的身手都搞不定,对方应该很难缠。

    江蓠将谷诗引到香港后,本已经控制住了她,但随后冈本出现一番打斗后强行劫走了谷诗,这些王实仙在回到大陆见过伏裕华后就推断出来了,后来又在江蓠那得到证实,但一直没有跟李清讲,估计洪门也不会跟他提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于是王实仙就把冈本可能在暗中窥伺的事跟李清讲了一遍,万一冈本把注意打到阿福身上,再劫持阿福来要挟可就不好办了,毕竟冈本有劫持人的前科。

    柏斯文正对着月光仔细端详刚从盗洞里拉出来的土货,忽然身上打了个冷战,深秋了,该加衣服了,自从去了趟千灯捞了几把古剑后他就各种不顺,被个日本人劫持进武库找本破书还差点让人灭口,那夜他被冈本打晕醒来后看见冈本躺在地上,那本书却不见了踪影就知道后边还有人进来过,他本想在冈本软倒后将他杀了了事,这下不敢了,万一消息泄漏出去可就麻烦了,从地下武库出来后柏斯文没敢回住处直接向西跑路了,柏斯文自认是个行事谨慎的人,只要发觉一点不对就赶紧跑路,正是这种谨慎让他还一直活在外面,而同时出道的几人不是在吃牢饭就是长眠在地下。

    他长叹一声,把刚出土的那些土货小心地归纳入行囊里,这次收获太大了,大得不能走漏一丝风声,于是顺手将旁边准备好的一块石头推入盗洞,紧接着盗洞里传来一声沉闷的惨叫,兄弟对不起了!下辈子哥哥一定好好待你!柏斯文在心里默默许愿超度盗洞里的遇难者。

    车子停的位置比较远,柏斯文吃力地背着行囊小心前行,这里的庄户已经很稀少了,但野狗的数量很多,都是之前搬走的人家遗弃在这儿的,它们村庄不敢去,只能成群结队地在野地里到处乱窜寻找吃的,给柏斯文的工作带来很多不便。

    这里是刚刚长眠于地下的伙计的家乡,柏斯文西逃后就住在他的家里,这个伙计年轻时出去闯世界曾跟柏斯文混了段时间,后来风声紧就跑回了家,这是个存不住钱的主,以前下地分的钱早送进洗头房了,加上年纪大了始终找不到老婆,父母双亡后,就一个人在家厮混,每天去县城工地上找点活干,赚到钱就去按摩店支持祖国的第三产业发展,正好柏斯文这个寻龙点穴的技术专家来了,柏斯文也是闲不住的性子,两人在周围百里转悠了几天,还真找到个古墓!柏斯文在心里得意,哼着小曲,把行囊放到副驾驶座上,启动了发动机,看来这个地方也不能待了,正好还有个伙计也好久没见面了,该去探望下,柏斯文系上了保险带,抬头猛然看见后视镜里正慢慢浮出一张脸冲自己微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