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女人都不好惹
    几天前冈本从李刚那里得知李清帮王实仙开个了武馆,正好在与日本国内朋友联系的时候了解到桃太郎在中国因为比武被报警抓了好几次,就顺势请那位朋友引导桃太郎找上了福清武馆,桃太郎的武技他是清楚的,在日本国内就经常切磋,比自己也仅略低一线,通过他这把尺子去摸摸王实仙的底再好不过了,当然武功这种东西只有打了才知道,但是他最近在香港惹了点事,已经进入了中国国安的黑名单,通过劫持谷诗他已经基本确定《炼神术》落在王实仙手上并知道王实仙现在为国安工作,他只有在暗处一击必中的机会,一旦从暗中跳出来落到国安眼里再想藏就很难了。

    来自台湾洪门的江蓠和王实仙住在一起了,显然双方达成了协议,让冈本痛彻心扉,冈本本来对柔媚的江蓠是很有好感的,本想待他得到《炼神术》时,如果江蓠能讨他欢心的话不介意与她分享的,中国的女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日后落在他手上一定让她生不如死!可一想到洪门的郑庭笈,他不禁打了个冷战,那晚他在远一点的楼顶天台上亲眼看见那个郑庭笈从楼上跳下几个呼吸间将一名监视者擒住吊在窗户外,还向自己的藏身的方向看了一眼,冈本非常确定那有如实质的目光确实在自己的身上停留了一刹,他赶紧把脑袋埋在天台护墙下面,估计那人也只是想震慑下四周监控的人,不然自己要是也被吊在墙上,不要说落入国安手里了,光丢脸就能让他分分钟切腹自尽!

    这几天他都没敢再进入那个小区,只是在马路对面小区找了个可以看到王实仙住的小区大门口的房子租住了下来,练武之人耐心还是有的,他站在阳台上远远地看着王实仙走进小区的大门。

    王实仙不知道自己正落入冈本的眼里,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伏裕华的话,会是什么麻烦?冈本宏志不仅是自己的麻烦也是国安的麻烦,还配不上伏裕华说话时那玩味的笑容,江守约被刺是洪门的麻烦也是国安的麻烦,跟自己半毛钱关系没有,很明显洪门那边也不想自己这里受到干扰,王实仙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反正伏裕华也说了,时间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江蓠在菜场明显比王实仙受欢迎,往菜摊前一站,男摊主总会抢上前去打招呼,丝毫不顾旁边自家老婆在背后又掐又挠的,江蓠所到之处一片鸡飞狗跳,王实仙跟在后面提着菜看着前面这位轻摆蛮腰在菜场里徐徐而行,慢声细语选菜还价,周围男士眼睛也总是有意无意瞟向她的背影,王实仙赶紧快走几步,挡着那些目光。江蓠感到王实仙离得有点近,脸一红,嗔怪地说道:“你离这么近干什么?”

    “你不觉得天有点冷吗?”

    江蓠高跟鞋狠狠踩在王实仙的脚面上,鞋跟慢慢碾着,笑道:“还冷吗?”

    王实仙眨巴眨巴眼睛,苦笑道:“现在不冷了。”江蓠轻哼一声抬起了脚,王实仙赶紧抱着受伤的脚龇牙咧嘴地跳了起来。

    “刚才有色狼盯着你看。”出了菜场王实仙解释道。

    “你不就是那只最大的色狼吗?”江蓠停住脚步转头对王实仙冷笑道。

    王实仙竟觉得自己无言以对,只好尴尬地举起提在手里袋子说道:“你买的螃蟹真好,怎么只买三只,你不吃吗?”

    “是你不吃!”

    “江蓠,你不觉得这样对喜欢你的人太残忍了吗?”

    “哈哈哈!”江蓠假笑几声,甩头走了。

    吃完晚饭,王实仙向江蓠和唐友友传授了一部分《炼神术》的内容,他打算用两个月的时间慢慢地把《炼神术》传给他们俩,待他俩分别进入房间苦修后,王实仙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郑庭笈的房间仍旧感觉不到生息,这个老怪物虽然还没有凝出元神,但凭借百多年的内功修炼,他的精神力也成长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离跨出最后一步也不远了!王实仙在心里叹息幸好有《炼神术》可以直接修炼精神力,不然光靠修炼内力获得的那点精神力增长实在是缓慢得吓人。

    王实仙收拾了心情,准备去趟李清那里,俗事太多,有时他甚至想干脆一个人钻进深山老林里苦练个十几年再出来,把殷士钊、江守约等人狠虐一顿,然后事了拂衣去,再钻深山老林,再出来,再进去……。

    坐地铁还要走段路,王实仙直接坐了辆公交车到了李清所住的别墅区,门口的保安又是盘查又是打电话确认才放他进去,王实仙进门刚转了个弯就看见前边有几个人在路边争执,其中一人居然是阿福的妈妈,牵着条金毛,在一片狗吠声中责骂牵着只吉娃娃的一男一女,有几个保安正向这边跑来,虽然曾经有过不愉快,但毕竟是阿福的妈妈,王实仙就想走过去看看情况,随着走近听着意思是阿福的妈妈散狗的时候没有牵狗绳,金毛看见吉娃娃就兴奋地扑了上去,吉娃娃自然狂叫着绕着主人转圈圈,男主人一看自己的狗被欺负,抬起脚就踹了过去,阿福的妈妈在后边看见就不乐意了,表示我们家大黄从不咬人,凭什么踢他!必须要向大黄道歉!吉娃娃的男主人本来认出金毛的主人是阿福的妈妈时其实就有点怂了,但一听要给只狗道歉,自己的女朋友还在边上看着,士可杀不可辱,也被迫硬气起来了。

    “我们家大黄从不咬人,又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踢它!你还是不是人啊!必须要向它道歉!什么受到惊吓,你是那只吉娃娃吗?你怎么知道它受到惊吓了?我们家大黄愿意跟它玩,是给它面子!钱?你有多少钱?我缺你几个钱吗?告诉你,你今天不道歉,你别想见明天的太阳!”

    刚才还在门口盛气凌人盘问王实仙的几个保安躲在一边没敢往上凑,小心地劝吉娃娃男主人道歉了事,看着围着的人越来越多,阿福的妈妈拿着手机作势要打电话,吉娃娃男主人赶紧凑到金毛旁边道:“狗狗,对不起啊!我错了。”然后牵着吉娃娃灰溜溜走了。

    阿福妈妈获得胜利,趾高气昂,冲金毛叫到:“大黄,我们走。”转头看到边上王实仙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想到这种事情要是被公公知道了少不了一场责骂,脸一红,当作没看见,带着金毛走了。

    狗仗人势这种事情自古皆有,狗本身没错,因为它只是只狗,很多时候都是狗主人的素质败坏了狗的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