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谁是枪手?
    王实仙与唐友友、江蓠一起坐周总的车回去的时候并没有想桃太郎的事情,据桃太郎自己讲他已经来中国都快一个月了,问了老吴武馆的牌子是前天刚挂上的,或许有好事的人路过看见就顺手在百度地图上标注了,被他搜到了,当然真真假假这不重要,王实仙还巴不得冈本早点跳出来,然后一巴掌把他拍死,世界就清静了,呵呵。王实仙是在想《炼神术》的事情,中国的历史越往前推,书面语与口语的差距就越大,中国人在写书面语也就是文言文的时候讲究词语的凝练优美,不可避免地造成细节的模糊甚至缺失,写诗文也就罢了,用来写说明文之类的可就要了命了,比如明代宋应星写的《天工开物?陶埏》指出:“水火既济而土合。万室之国,日勤千人而不足,民用亦繁矣哉。”这是说靠水火对粘土的交互作用,烧结成陶瓷,供民日用。完全可以写成“埏泥筑模,以火固型”,埏泥就是用水和泥筑成模子,然后用火烧结,简单明了!不行

    ,非要用个典:《易?既济》:“水上火下,既济。”本来意思是水势压倒火势,救火大功告成。既,已经;济,成也。既济就是事情已经成功,但终将发生变故。语言是优美了,也充满玄奥,但如果不看下文详细介绍,简直就是莫名其妙!而在《炼神术》里有句“海上升明月,星起脉落。”之前王实仙还理解为要到深夜去海边修炼效果比较好,直到今天王实仙才真正弄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要说王实仙对此没有怨言是假的,还好现在为止没有出大的疏漏。

    坐在前座的周总自从上车前接听了个电话后脸色就一直不太好看,车子到了小区楼下后,周总请王实仙留下,让唐友友与江蓠先上去了。

    “江守约被枪击了!”周总在车里看着唐友友与江蓠上进了搂道后说道。

    “啊?”王实仙被吓了一跳,在国内动枪得多大的胆子!标准的大案!不过没胆子也不敢动洪门的掌门,他很快反应过来了,还好只是枪击而不抢杀,问道:“击中了吗?”

    周总点了点头说道:“右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动手术之前吩咐先不要告诉江蓠和郑老,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那需要我去看看吗?”

    “不用,警察在那,李大哥也不方便过去,他打电话让我转告王掌门,情况有点复杂,他担心警察会找上你,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王实仙倒不担心警察的事,自己虽然之前跟伏裕华搞得不是很愉快,但毕竟没有撕破脸,估计那边也舍不得自己这条线。

    王实仙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唐友友和江蓠正趴在阳台上不知道在往下看什么,他好奇走了过去,问道:“看什么呢?郑老呢?”自从和江蓠有了表面上的婚约,老哥哥肯定是叫不出口的,曾师祖也太肉麻了,就称呼郑老了。

    江蓠兴奋地指指下面,顺着后面两栋楼中间间隔望去,左边楼后面有个休闲区,摆着些简单的健身器材与几张长条木座椅,郑庭笈带着口罩正与几个推着婴儿车的老太太聊得开心,感应到几个人的目光,还趁人不注意朝他们比了中指。王实仙心里骇然,那天晚上发现对面楼上有人监视就已经很惊人了,但在白天这么嘈杂的环境里离这么远还能心生感应,这个老怪物还真是深不可测。

    等王实仙与江蓠一起买完菜,唐友友把菜炒好,郑庭笈晃回家,王实仙将搬家的消息告诉了他,老怪物点了点头,表示支持:年轻人早就应该做点事业了,还一派掌门呢,之前窝在夜总会里算什么事!王实仙小声更正:是ktv不是夜总会,江蓠翻了个白眼停下筷子反驳:有区别吗?唐友友强调:没区别!王实仙一阵无语:之前你们去玩的时候可没这种态度啊!

    伏裕华下午时将王实仙约了出来,可能是王实仙上次爆发的缘故,这次约会场所档次居然有所提升,在一家咖啡店里,点了两杯咖啡,可以免费续杯的那种,连个点心都没有!王实仙吐槽。伏裕华看了王实仙一眼说道:“你不是刚吃过午饭吗?”

    “江守约被人打了一枪,你知道吧”

    王实仙点了点头说道:“李清那边通知我的。”

    “在酒店大厅里,我们的人亲眼看见的,枪手很专业,还好江守约反应快身子偏了偏,不然可就难说了。”

    “你们没抓到那个枪手?”

    伏裕华摇了摇头“那人有抢!身手还好,怎么抓?”

    “你们打算怎么安排江守约?”

    “他是以台商的名义来大陆的,还能怎么安排!”伏裕华明显态度不好,估计还是有怨气的。

    可能自己也意识到了,转过话题道:“看来江守约那边没有通知郑庭笈,你这边盯好了,有情况要及时通知我。”

    王实仙点了点头,问道:“枪手的底细你们有线索吗?”

    伏裕华看了王实仙一眼,隔了一会才说道:“江守约之前见了大陆洪门青帮的香主。”王实仙对现在的江湖也不是两眼一摸黑,说道:“你不是说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吗?是青帮动的手?”

    “不清楚,枪击发生后青帮香主沈天南第一时间去了医院,两边到现在没打起来,可能不是青帮下的手,你可以去问问李清,看他怎么说。”

    “算是任务吗?”王实仙喝了口咖啡问道。

    伏裕华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只要你问,他肯定会跟你说的,是不是?王大掌门!”

    “你们什么时候知道的?“王实仙的表情没有心里的波动大,国安知道是迟早的事,只是能瞒一时算一时,看来李清那边还有国安其他的人。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对国家忠诚!”

    “伏组长,全真派现在上下就我一个光杆掌门,以为这不重要所以没有及时向国家汇报,这是我的错,我以后会注意的,对不起!”王实仙尝试辩解。

    “小王,你还年轻,以后可要多多表现啊!对了,这次和你见面还要提醒你,最近你可能会遇到些麻烦。”

    “什么麻烦?”

    伏裕华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说:“时间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