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福清武馆
    武馆座落在江桥,李清的效率很高,十月五号早上,周总过来接王实仙去实地考察,唐友友与江蓠也挤上了车,周总坐在副驾位子上一路介绍武馆的相关情况,唐友友坐在后面中间的位置,王实仙与江蓠坐在他两边,江蓠还老找他说话,这让他颇有点不自在,王实仙也有点莫名其妙,总觉得最近两天很多事情江蓠都在针对他,搞得有点尴尬,让她呆家里还不乐意,非要跟出来。

    在博园路下车,地方已经够偏僻了,从外面看,这是个长方形的旧仓库改建的,大门只有六米宽,两扇涂着银灰色防锈漆的铁门,门口已挂上了招牌,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福清武馆“,王实仙一看乐了,看来这是应了李清和阿福的名字了,幸好没叫“清福武馆“,不然光看名字就让人太安逸了,江蓠倒是有点不高兴,周总在旁边赶紧说道:“李清大哥说这可以换的。“

    “不用,挺好的,挺喜庆的!像我们039;全真派039;的名字搁现在就有点太高大上了,外人一听还以为是搞邪教的,哈哈。“王实仙说这句话倒是真心实意的,他之前还在考虑要给武馆取个什么名字来隐人耳目,没想到李清已经帮他想好了。

    “哼!俗!“江蓠翻了个白眼,更难听的话也就忍住没说出口。

    唐友友在旁边笑道:“要不改叫039;仙蓠039;武馆?“

    江蓠怒了,说道:“为什么不能叫039;蓠仙武馆039;?“

    周总松了口气,当初李清定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太妥当,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全真开门收徒的地方,直接叫“全真武馆“就可以了,不过李清却哈哈一笑道:“一个武馆名字而已,王掌门这点胸襟还是要有的。“

    意外的是大门口的保安室里居然已驻扎了位六十多岁的老头,明显认识周总,立马拿了钥匙从右边那扇大门上的小门出来把大门打开,周总向王实仙等人介绍道“老吴,暂时安排帮武馆看下大门。“周总转身对老吴道:“这位以后就是咱福清武馆的馆长王掌门,你来见见。“老吴立刻殷勤地见过王大掌门,并请大家进去,据周总介绍这院子左右横跨足有二十九米,大门进去除了有八米深的小院子,其余地方皆被一个单层钢结构大库房占据,库房高有十米左右,屋顶覆盖着蓝色的彩钢复合板,库房门两边白色的彩钢复合板明显新开了两个窗户,采光好了很多。院子地面已经硬化,靠墙在边种了颗已有碗口粗细的银杏树更让王实仙赞不绝口!空暇时摘几片银杏叶泡茶就挺不错。库房的大门是装了轨道的推拉门,里边差不多八百多平方米,却空无一物,让本以为里面会堆满健身器械的王大掌门暂时闭了嘴。

    “噗嗤!“江蓠看着王实仙发僵的脸忍不住笑出声来。

    “嗯,李大哥说王掌门专业的,需要添什么训教设备可自行购置,不需要我们越俎代疱。“

    “李大哥说,这里空间大,王掌门可以搬过来住,省得和唐先生挤一起,并且两地来回跑确实挺浪费时间的。“

    “周总,您李大哥还有什么要说的?“江蓠问道。

    “嗯,有的,水电全免,房租前两年免了,但后面还是要交的,至于金额到时再谈。“周总淡然一笑说道。

    看见江蓠的眉毛斜了起来,王实仙赶紧轻扯她的衣袖说道:“江蓠,李老已经为我们做了够多的,不要升米恩斗米仇。“

    “不要碰我!什么叫我们,你是你!我是我!“江蓠一甩胳膊怒道。

    没关系,跟来干嘛?王实仙心里吐槽道,不过他知道江蓠只是在借题发泄这几天心里的不舒服,江蓠毕竟大小姐出身,对生活品质还是有一定要求的,王实仙能感觉到她住在他那,有些方面一直在忍耐,不过能坚持习武十几年的人,哪个不是性格坚韧,修练《炼神术》时承受的刺痛也没听她惨叫过一声,抱怨过一句,特别是在千灯地下武库,这丫头下水前把外衣脱下来叠得整整齐齐找个干净地方藏起来再下去让王实仙印象深刻,胆子大偏生在些小角小落里有点放不开,她那身外衣现在还被王实仙收藏在箱底,千万不能让她发现了。

    空荡荡的也没啥好看的,王实仙在心里默默盘算着空间怎么利用,足够高足够开阔,这段时间在城市里只能老老实实打个坐,也就和殷士钊、江守约打了两场,还被虐了,憋坏了!虽然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可光有功没有武就像有钱不会花的傻子空有内力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武功的一招一式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是前人经过千百年的创造与修改才形成的可与本门内功配合相得益彰的招式,只有日常勤加苦练才能在呼吸之间一击一挡之中自然用出来,王实仙对这里满意极了,转头对周总说道:“周总,能帮忙找个工程队吗?我打算在这里搭几个板房。“

    “没问题,我会安排人尽快与你联系的。“

    唐友友在旁边道:“给我留一间。“

    “我也要!“江蓠插话说道。

    “你们住酒店吧,白天有空来转转就是了。“

    “不行!“

    用不着这么异口同声吧,王实仙腹诽道。

    “我打算在这里靠门的角落里和院子西墙那各起一处板房,你们打算住在哪?“

    唐友友与江漓里里外外转悠了个遍,回来问王实仙道:“你住哪?“

    “我打算带郑老住院子里,他是跟我来大陆的,我要负责,自然我住哪他住哪。“

    “那我们也住院子里。“唐友友与江蓠又异口同声道。

    王实仙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就盖两层,上下各三间,上面三个小单间你们住,我住下面,留一间当厨房。“

    “那卫生间呢?“江蓠急切道。

    “厨房隔壁。“

    “不行!太恶心了!“

    “那我住楼下中间那间房总可以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江蓠满意地点点头。

    王实仙看见唐友友一幅欢快的样子,便说道:“我改主意了,让友友住楼下中间那房,我住楼上!“

    唐友友听了笑容立马凝固在脸上抗议道:“说好的事情,咋说变就变呢?“

    “不想住那里,可以去里边住,酒店也很好啊!“王实仙说完不再理他,转头看见老吴躲在仓库门口探头探脑的,对他招了招手让他进来,老吴走进来没敢靠近,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嗫嚅道:“掌门,那个,有人来踢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