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下雨天打孩子
    李清坐在客厅里喝茶,这时他更喜欢一个人动手泡茶,在茶香撩绕里静静地想着事情,中国人喝茶以石制茶盘更贴近古意,石制茶盘中又以端砚为佳,端砚石质与水相亲,湿水后犹为晶莹剔透、温润如玉、细腻而润滑,上面放一朱泥小壶再配上铁观音,一人、一壶、一杯,时间悄然而过。

    李刚默默进来坐在对面,李清给他加了一只杯子,问道“阿福回来了吗?“

    “回来了。“李刚一直对父亲不愿他插手道上的一些事情感到不解,可现在他却又亲手将自己的亲孙女送了进去!

    李清瞅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说道:“我们李家世世代代不论能否修练先天功一直为全真派处理俗物,可是无论你个人再努力取得再大的成就,在别人眼里甚至在全真派某些人眼里我们只是依附在全真派身上的寄生虫!财产、荣耀只能属于全真内门,说没有怨言那是假的,只是以前他们非常强大,强大到让我们连抱怨都不敢!到你爷爷那辈,在我出生后,正好赶上社会大变迁全真派也在历经七八百年的蛰伏后已经虚弱不堪,才趁机与内门断了联系,希望我们李家能远离江湖。“

    李清向李刚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儿子总喜欢和父亲对着干,你爷爷不让我干什么,我偏生喜欢往上凑!我背着你爷爷偷偷往山门曾经的地址寄过信,可惜没有回音。我努力维持着家里与各方势各大门派的联系,文革后才借势重振家业!江湖凶险,稍微不慎结果往往家破人亡,我们李家能走到现在,一方面是因为全真隐世与各方利益基本没有冲突,人家也乐意卖个面子。另一方面就是我们李家从不站队,只做中人!李刚,跟你爷爷一样我也不想你走这条道,本以为全真派会在乡下慢慢烂掉,谁曾想竟还会有传人在我行将就木时出现!如果再晚几年,等我死掉,哪怕我们李家摆脱不了江湖,也能慢慢洗掉全真的印记!呵呵。“

    李刚被李清笑得有点不自在,说道:“那爸爸为何还要把阿福那孩子送入全真?“

    “为何?因为你老爸我还有颗武侠梦有颗全真心!哈哈!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李清笑不可抑。

    李刚在旁边有点摸不清情况,李清渐渐收拢了笑声,瞥了眼茫然的李刚冷声道:“冈本那边,你不要再联系了!“

    李刚魂惊魄散,失色道:“爸!“

    “冈本没你的帮助,能那么快找到柏斯文?能从我的视线消失?李刚,嘿嘿,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我只是与他有点合作……,啊!“话未说完,李清将正拿在手里的养了多年的朱泥紫砂壶猛地朝李刚当头砸了下去,血水瞬间喷涌而出,与温热的茶水混在一起,沿着李刚的头面而下,在李刚惨叫声中,李清直身而起,一脚一脚踹在李刚的身上,口里喝骂道:“让你和日本人合作!让你和日本人合作!让你和日本人合作!你这个蠢货!“

    “够了!“李刚挡住李清的脚,站起身来,伸手抹了把脸,立刻血水又糊住了,干脆也不管了,怒道:“都什么年代了,我和日本人合作怎么了?你不也和台湾人缠在一起吗?”

    李清上去又一脚将李刚踹翻在地,道:“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你脑子进水了吗?你也知道年代不一样了,现在和日本人搅在一起能有什么好处!“

    李刚架住李清继续踢向他的腿,辩解道:“爸,那冈本是新三口组的核心成员,正与三口组闹得不可开交,我只是觉得他有投资价值,万一哪天上位了呢?顺手而已,犯得着这样吗?“

    “你可知冈本已经得罪了洪门!还在香港绑架了国家安全局的人!“

    “我之前怎么知道他要干什么!他要找把剑的卖家,我觉得事不大就帮了,后来说惹了点事要跑路,我也安排了!“李刚被打急了,干脆光棍起来。

    李清觉得有点讪讪,抬腿又一脚:“不是让你不要靠这些江湖上的事吗?好好做你的生意会死吗?“

    “我爷爷不让你凑,你不干得挺欢的吗?“

    李清再一脚,李刚快四十的人还被老爸打,反抗又打不过,急眼了:“你怎么还打人!“

    “哼!下雨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服气回家打阿福去。“

    李刚听了心里烦闷,冲着躲在门口不敢进来佣人喝道:“还不快进来帮我清理下!“

    李刚稍稍整理了下头上的伤口准备去医院时,李清嘱咐道:“那个冈本有消息赶紧告诉我,还有千万别再打王掌门的主意!他们的道与我们要走的道不一样,阿福能走上去是她的福份,你不要干涉,我已找好了地方,打算让王掌门开馆授徒。“

    李刚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