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战争与和平
    王实仙回到家时发现阿福已经到了,正半坐在江蓠的怀里看动画片,看见王实仙回来,立刻站了起来施了一礼说道:“见过掌门。“

    王实仙一愣,这丫头今天搞啥飞机?以前可是傲娇得不得了,毎毎叫声掌门都是应付了事,王实仙回了一礼,道:“坐吧。“阿福欢呼一声又坐了回去,江蓠揉了揉阿福的头道:“真是个知礼懂礼的好孩子。“转头对王实仙吩咐道:“你对阿福以后可要多多上心。“阿福听了把头扎进江蓠的怀里,口里唤着师母。

    王实仙看着这一对活宝一阵无语,都说两个女人一台戏,看来是不分年龄的,问道:“曾爷爷和友友呢?“

    “两人买菜去了,你不回来,我要带阿福就让唐友友去,曾爷爷也跟着去了。“

    王实仙点点头,道:“阿福,看完这一集,我检查下你的功课。“

    阿福嘴巴瘪了起来,扶着江蓠的胳膊一顿猛摇,江蓠正色说道:“阿福,练功一定要认真哦!我小时练功也没少挨自己的掌门训,等你今天练好了,我们一起吃好吃的。“阿福点了点头。

    江蓠的一席话倒让王实仙有点刮目相看,看来刚才阿福的毕恭毕敬也是出自她的教导了。王实仙对阿福其实很满意的,这丫头在练功时虽然嘴巴叫苦连天的,但始终都能坚持下来,毎次布置回家的功课,总是不折不扣地完成,王实仙教她也愈发用心起来,这段时间阿福已经完成了两次锻体,身体初步易筋伐髓,可以勉强进行本门内功先天功的修练了,女孩子发育早,只能在她青春期来临前抓紧时间赶进度了,先天功特别注重在门人孩童时期奠定基础,这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发展上限,阿福已经错失了太多的时间,王实仙希望能帮她捞住儿童期的尾巴。

    在延安饭店内的一间包房内,李清、江守约与一身着唐装之人围坐在一起,如果王实仙在的话,他应该能认出这赫然就是那晚在赌桌上遇到的沈老。只见沈老沉声说道:“如江兄所说,师祖能回国内暂住,按道理我等确实该去拜见,不过现如今国内洪门南北分立,最近冲突得厉害,实在无暇分身啊。“

    江守约说道:“沈香主,合则两利,都是一家人,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如果沈香主愿意,哪天我们和北边的朱香主一起喝杯茶。“

    沈天南听了脸沉了下来,江守约想在调解大陆洪门南北两帮的过程中确立自己的主导地位,但沈天南只想让台湾起背后掩护的功能,反讽道:“江兄,真羡慕你们台湾的洪门兄弟和谐如一啊。“

    江守约哈哈一笑,道:“前段时间美国、加拿大的兄弟们来山门拜祭祖师,也是亲如一家人啊!四海洪门皆兄弟,你说是不是啊,沈香主?“

    沈天南干笑几声,江守约一统洪门的想法他一清二楚,但留在大陆的分支已经枝繁叶茂,正统还不敢相争,但自立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只是现在南北青红二派内讧正酣,青帮沈天南若想借势而起,洪门的正统台湾山门的支持就显得很重要,这也是他答应李清安排这次聚会的原因,但是并不代表他愿意承认台湾洪门的领导地位,当然如果只是惠而不费的名义上承认能换取台湾方面对他整合国内势力行为的鼎力支持,还是笔相当划算的买卖,所以在双方会谈时他故意称呼江守约“江兄“,至于什么时候换成“掌门“,就看他江守约出什么价钱了,郑庭笈虽然是洪门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他也很想早点拜会这位的传奇前辈,但这些还是放在这次会谈之后吧。

    李清很乐于当这种中人,改革开放初期,随着政府管控的松动,之前蛰伏的各路牛鬼蛇神全冒了出来齐聚上海,可能是因为被憋太久,个个精力旺盛,在划分争夺利益时甫一碰面就掀起一番腥风血雨,直到国家忍不住开始了严打,这是场让各方势力记忆深刻的恶梦,大量人员被扫起,经过从快从严的简单审讯,有的被迅速枪决,有的被投入大牢,当时李清就开始奔走各方,最后促成了一次大规模的合谈,各方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制定了中国地下江湖最著名的“沪上十六条“,一,不劫贫,不抢娼;二,不压小,不犯老;三,不凌少,不欺女等等共十条。对与错,可做与不可做,矛盾的解决与合作的达成,一目了然,最终迅速平息了纷争,中国社会很快恢复了稳定,从那时起“沪上十六条“就成了中国暗势力的行为准则,而李清也在其中获得了巨大的声望。

    李清举起了酒杯说道:“洪门曾在历史上有过辉煌,也有过低潮,我们全真派也一样,总结起来就是刚才江掌门说的合则两利,分则两伤!心只要往一处使,总能走到一处去。“

    “李老的话我很赞同,我对洪门的感情很深!没有洪门兄弟的相互守望与抬举就没有今天的沈天南,我沈天南以洪门为荣,不管谁当家,如果洪门在台湾与大陆之间能取得一致那再好不过了,江兄,我可以尊你声江掌门,但可惜我仅能代表大陆洪门里的青帮。“

    江守约望向沈天南说道:“沈香主,你我二十年多没见过面了,八六年我来大陆,那时你和朱平安也是相交莫逆,我们三人曾发誓一起共兴洪门!我提出资助你们时还被你们拒绝了,你们要自力更生要独立自主,这么多年了,你们已分道扬飚,反目成仇,我只想问你,沈兄当初我们的誓言你是否还记得?“

    沈天南点了点头,张嘴欲说什么,江守约却继续说道:“毎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洪门从前身铁剑门直到今天已快千年的历史了,如果真的到分崩离析那一天也是它的宿命!今天我江守约在这里伸出手是为了和平,伸出拳头是为了战争,沈兄,希望在我伸出手的时候,你能握住!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尽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