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开启同居的日子
    伏裕华心里被挠得直痒痒,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打电话把王实仙叫了出来,这次跑得远了点,在另外一个小区门口的小吃店里,王实仙忍不住吐槽,就不能换个高档点的地方吗?不要说咖啡厅,去个餐厅也行啊!

    “小王啊,哥对你咋样啊?“伏裕华蛮怀期待地看着王实仙。

    “领导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咱们国安从不玩虚的!你尽管说!“伏裕华用筷子敲着桌子道。

    王实仙乐了,伏裕华笑着道:“你这小子,说句好话会死啊!“接着严肃地说道:“小王,麻烦你将今天的工作向组织汇报下!“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王实仙捡了些自认为紧要的事讲了讲:“江守约想请郑庭笈回台湾被拒绝了,领导,您知道的,个人实力到了郑庭笈那种地步,到哪里都是个bug般的存在,哪是一般人所能左右的,当初也就是他自己想到大陆来玩玩,您看我怎么敢不带他来,弄不好也被吊哪里展览了。“

    “讲重点!“伏裕华手里的筷子又敲了下桌子。

    “重点是江守约居然把江蓠许配给我了。“

    伏裕华张着嘴,筷子停在空中,看着王实仙的得瑟样,不由怀疑道:“你这小子严肃点!这是在向国家汇报工作!“

    王实仙收起了笑容,挺直了腰说道:“千真万确!您知道的,郑庭笈老人家非常看好我,可能是因为交过手,江守约也认为我是个潜力股,当然江蓠有点不太乐意,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现在江蓠会被留在我那一段时间。“

    心念电转间,消伏裕华冷笑道:“别跟我扯犊子,你手里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想要的吧!“

    “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在千灯顾炎武故居的地下武里谷诗看到的那本书是不是在你手上?别再说没有!“看王实仙没否认,伏裕华继续堵死道:“说吧,那是本什么书!不能向国家说慌!顾炎武藏的那些甲胄放古代是谋逆造反的利器,但搁现在就是一堆破铜烂铁!除非日本人和洪门缺心眼才要抢那些玩意!“

    王实仙沉默了会,反问道:“我们都是练武之人,还能抢什么书?难道抢小黄书?明知故问。“

    “我知道是武功秘籍,书名叫什么?写的是什么?“

    “领导,你都知道这是秘籍了,我要跟谁都讲还叫秘籍?“

    “这是国家的!所有出土文物都属于国家的。“伏裕华强调道。

    “伏领导,一本关于武学的书还威胁不了国家安全吧?我不缺那面锦旗还有五百块钱,替国家省点吧,您看今晚我连炒面都没点!“说完王实仙站了起来,准备走人。

    伏裕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低声喝道:“王实仙,注意你的态度!“

    快十一点,小吃店人不是很多,但还是有人传来了好奇的目光,王实仙侧着身子凑到伏裕华的耳边说道:“伏组长,我是练武之人,人比较粗鲁,如果有失礼的地方,不要见怪啊!“

    伏裕华感受到了王实仙传来的**裸的威胁,笑道:“不见怪,不见怪,一本书而已嘛,你不说就算了,小王,你看你就开不起玩笑!这点不好,要不你点点东西吃?还是我结帐。“

    王实仙笑了笑,摆摆手走了出去。

    今天天气很好,抬头望天空,一轮明月挂在星空中,月晕环绕,周围不见一丝云,秋天的风吹在身上就是舒服,王实仙坐在楼顶的天台上,这天台入口被物业锁上了不虞有普通人闯入。

    王实仙到家,感觉到江蓠与唐友友正在修炼《炼神术》,主卧里依然感觉不到郑庭笈的存在,和这个老怪物生活在一起不仅有安全感还让练武之人颇感压力,练武之人讲究全知全觉,一旦运功进入空灵状态,周围一切生息尽在掌握,只是根据功力的深浅掌控的范围有所差距,不管大小,这是属于武者自己的领域,想想在自己领域里明明有一个人站在你面前却始终感觉不到他,对一个武者来说会多么恐怖!这也是为什么上次王实仙突然感到郑庭笈正站在自己身前时差点走火入魔的原因!心里素质稍差很有可能在心灵上留下阴影,不管到哪周围再安全都要疑神疑鬼的,一辈子不得寸进!还好自己心理素质还行,再加上是自己主动察觉,过后基本没影响!不过话说那次打通的窍位在识海中的亮点突然动了几下,让自己的领域短时间内得到增强,绝对需要关注!难道要让老怪物多来几次试试?不过特意操作,心里已经有数,估计很难有效果,有时间让老怪物搞几次突然袭击吧。刚才自己用强硬的态度阻止了国安对《炼神术》的探询,不知道有多大作用,下个月的工资还有没有的发,其实自己还真蛮需要这个身份的。王实仙收拢了心神,进入了空灵的状态中。

    第二天早上,王实仙不停地敲着卫生间的门。

    “你有完没完,不是让你等会吗?“

    “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我的姑奶奶你掉马桶里了吗?“

    “流氓!“

    郑庭笈坐在饭桌旁吃着早饭,唐友友一脸狗腿地在旁边伺候着,这家伙明显搞不清状况!教他《炼神术》明明是我王实仙好吧,王实仙很愤怒。

    卫生间的门终于开了,江蓠一身粉色的睡衣,头发披在双肩,上面箍着一个带朵兰花的粉色头箍,见王实仙愣愣站在门口,道:“麻烦让让。“

    王实仙回过神来,后退了一步,江蓠侧身经过时,王实仙看到她耳朵也是粉红色的,卫生间空气中仅残留丝丝气味,看来这丫头是等味道散了才肯放自己进来的。

    王实仙洗漱一向很快,上完厕所,把牙齿捣两下,随便用水抹了把脸,搞定!出来时见江蓠一脸的鄙夷。

    随着风吹过,一片树叶在树枝上挣扎了几下还是飘了出去,不知飘了多远,不知飘了多久,几次看似已落在地上又随风而起,它终要落下,王实仙站在ktv门口,手里捧着装着私人物品的箱子,一片树叶从空中飘落在上面,秋天来了,冬天还会远吗?

    国庆时ktv只是安排了调休,下午上班前王实仙过来办理交接,徐经理满脸的依依不舍,但还是坚持站在前面亲自向大家宣布了这一消息。毎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有自己所看重的东西,在徐经理看来,王实仙终究跟他们不是一路人,偶有交集而已,惹不起的话,忍忍就过去了。王实仙倒没什么不舍的,最近网络直播平台的野蛮发展对实业经济的冲击很大,稍有点姿色能唱会跳的女孩都窝在家里搞直播单干去了,造成ktv、夜总会的小妹素质直线下降,虽没到惨不忍睹的地步,但也是迟早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