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约为婚姻
    对面楼里昨夜玩偷窥的那位被郑庭笈打晕后五花大绑内裤塞嘴吊在窗户外,直到早上有位买油条的老大爷看见,吓得尖叫连连,还以为哪位想不开上吊了,不一会儿楼下就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周围楼上窗户上阳台上人声鼎沸,王实仙他们三个也站阳台上,端着粥吃着油条看热闹,特别是郑庭笈明显情绪高涨,拿着筷子的手在空中划来画去,评头论足,王实仙和唐友友心里一阵恶寒,以后还是少惹这位为妙,太损了!小区里警笛大作,来了好几辆警车还有辆消防车把人救下来带走了,人潮才慢慢散去。

    昨天被伏裕华一番恐吓,王实仙刚开始确实也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把事情搞大了?后来在回家的路上捋一捋,发现事情其实还没特别糟,现在的情况是国安不清楚《炼神术》的事情,只知道有本书是几方争夺的焦点;洪门、李清那边不知道自己在为国安工作;洪门寄希望能小范围解决《炼神术》的事情;洪门与李清一样都被自己成功带偏以为自己单恋江蓠,洪门甚至想在他欲娶江蓠的事情上做文章,只有国安才清楚自己去台湾根本就不是去求亲;在香港能在江蓠手上抢走谷诗,有心又有能力的基本上断定是冈本!也就是说冈本肯定知道最后进入武库带走谷诗的是自己,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国安的人,也能猜到《炼神术》在谁手上,也就是说冈本才是真正的威胁,其他的都有忽悠的余地,有利的是冈本不可能与其他方合作互通消息,不利的是他始终隐藏在暗处,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必须要想办法主动把他引出来,杀掉?王实仙很纠结。看了眼身边的郑庭笈,还好有他在,不然在家里都要时刻警惕。

    下午时,李清带着江守约、江蓠轻车简行过来了。江蓠见到郑庭笈后两眼一红,扑进老人的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娇声道:“曾爷爷,您怎么一声不吭跑到这了,难道您不要阿蓠了吗?”一声曾爷爷喊得满屋子的男人骨头都酥了,郑庭笈柔声劝慰着,一口一个小心肝,一口一个小阿蓠,江守约站在旁边有点不好意思了,轻咳几声道:“阿蓠!不要没大没小的,快过来站好。”郑庭笈听了不乐意了眼一瞪道:“谁没大没小了,掌门你是在说俺吗?”江守约赶紧赔罪道:“祖师言重了,祖师言重了。”

    江蓠见掌门有点难堪,便起身重新见过老祖宗,一副乖巧的模样,惹得郑庭笈不住地夸乖孩子,王实仙和唐友友看得有点腻歪,不禁感叹这个江蓠真是个妖精啊!清高、端庄、妩媚、娇柔样样精通,信手拈来毫不做作!江蓠看见王实仙盯着自己呆呆傻傻的表情,冷哼了一声。

    待双方相互见完礼落座,江守约开始气势汹汹地质问王实仙:“王掌门,你招呼不打就把敝门祖师带到大陆,是不是太过了?”郑庭笈一摆手给这件事定了性:“是俺自己静极思动,王掌门恰逢其会而已。”江守约也不是真的质问,人都在大陆了,说啥都是马后炮,只是表示下态度,展现完对自己门内长辈的尊重与爱护后,江守约转了话题:“王掌门,不好意思,上次你到台湾,敝门都没能好好招待,这次到大陆来除了要亲自确认师祖的安危外,就是要对你说声对不起了。”

    “哪里,哪里,是我太心急了,也不想让其他的东西玷污了我对阿蓠纯洁的心意!江掌门,《炼神术》是在我手上,这点我已经跟贵门的郑庭笈与李老交代过了。”王实仙不喜欢被动。

    郑庭笈与李清点头表示确有其事。

    “书被我烧了!”

    江守约不动声色,《炼神术》能确认在王实仙手上已经是不错的结果,知道必有后文,果然王实仙继续说道:“所幸我记得内容,我愿意与阿蓠共享,请江掌门成全。”

    唐友友在旁边听了下巴都要掉地上了,这是求亲吗?江蓠板着脸没说话,郑庭笈与李清不以为意,抚须微笑,江守约道:“王掌门一片痴心,铭感五内,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意思是我不敢请求罢了,这本来就是我的愿望啊!郑庭笈与李清在旁边点头,赞叹不已。

    唐友友一脸茫然,看看李清一副惊喜的样子也知道事情好像成了,感觉节操碎了一地!要不自己也跑程梦佳家里,拿刀架她父母脖子上试试?

    事情的最终结果是郑庭笈荣升主卧,王实仙的新任未婚妻霸占了次卧,王实仙与唐友友挤书房,除了唐友友外,其他人各有所得,皆大欢喜。郑庭笈笑得合不拢嘴,江守约也算满意,王实仙毕竟是一派掌门,对他有不利的行动,李清这一关可能就不好过,门派在大陆很多生意都需要李清的合作,把他带到台湾王实仙肯定不会答应,现在有老祖宗在这坐镇,再加上王实仙对阿蓠的感情,相信王实仙也不敢动什么手脚,只是要苦了阿蓠了,不过现在的时代,对婚姻来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不神圣,再说自己只是阿蓠的伯伯,唯一可虑的是师祖对这个婚约的态度。至于李清,没出事就是好事情,更何况年轻的掌门不仅得到《炼神术》还混了位美娇娥,李清并不觉得这只是王实仙的运气,武功高不说,胆大机智冷静都让他眼前一亮,或许全真派真的能在他手上重现辉煌。

    伏裕华有点郁闷,昨天派过去的侦查员第二天就被挂在窗户下面展览,索性就不派了,通过天网他看到江守约等人进入了王实仙的住处,郑庭笈被王实仙拐到大陆,江守约追过来很正常,奇怪的是出来的只有李清和江守约,不仅郑庭笈似乎还住在那,连江蓠也始终没有出来,难道是郑庭笈不愿意返回台湾,江守约又不放心,就留下江蓠照顾他?也不对!在洪门看来,王实仙对江蓠的爱慕之心是路人皆知,还肯留下江蓠甚至让和王实仙住在一个屋檐底下,除非是洪门已经许了这门亲事!可洪门怎么可能答应这门婚事?洪门虽然内部山头林立在各地四分五裂,可总算是个势力遍及全球的超级宗门,全真派算什么?一个隐世都快隐没了的破落户!江蓠是洪门掌门的亲侄女!本人长得也貌美如花,不管在大陆还是在台湾都没有表现出对王实仙有意思。

    王实仙呢?据王实仙说求亲只是他当时在台湾被江蓠撞破行踪后的权宜之计,另一方面就他那长相,小鼻小眼的,算了,还是不攻击他好了,也没有让女人神魂颠倒的本钱啊!剩下的还能说得通的解释就是郑庭笈老糊涂了,看上了王实仙,并对他神魂颠倒,最后用自己强大的实力赶走了江守约,强行撮合王实仙与江蓠!伏裕华想着自己都笑了。

    或许是因为那本书!那本书还很有可能在王实仙那小子手上!能让日本新三口组与洪门都看上的书,能让洪门付出掌门侄女终身的书,会是什么书?伏裕华猜测有很大可能是本武功秘籍。

    武功秘籍这东西,但对于国安来说兴趣真的不大,不是人人都能练不说,能练的人成材真是慢得吓人,练二三十年好不容易有个小成,威力还抵不了一个小孩拿把抢,当然放在特殊环境中像侦查、暗杀、保镖之类的还是有一点点用的,以现在的科技来说,一个简单的装备就能抵消他们几十年的苦练,投入与产出根本就不成正比。

    不过在各门派内功心法之间,元气的获取效率有高低,内功因运行经脉有差异造成同样的内力所产生的能量也就是功耗也有高低,一本好的内功心法对已经成型的人来说没有什么用,但对培养新人还是很有用的,武林人看重也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