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江守约的判断
    王实仙推门进屋时,唐友友已经醒了,正呆坐在沙发上,看见王实仙进来,挤出个笑容道:“仙哥,你这几天去哪了?”

    “我去了趟台湾,你没发现家里多了个人?”王实仙指了指在阳台上喝酒的郑庭笈。

    “哦。”唐友友点了点头。

    “侧卧我已经征用了,你的房间现在是书房。”

    “哦,什么?”唐友友跳了起来控诉道:“仙哥,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兄弟!以你兄弟我这样的体型住书房怎么塞得下啊!”

    王实仙耸耸肩说道:“又不是我住,外边酒店方便啊,你又不去。”

    被不公正待遇刺激到了,唐友友好像有点回过神,恢复了点活力,转移话题,指了指郑庭笈,意思询问这位是谁?王实仙张开嘴比了个boss的口型,唐友友心领神会,恭恭敬敬凑到了阳台上,看着一老一少不一会儿就开始你一口我一口地共享一瓶白酒,王实仙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不过想一想唐友友的出身,那四川唐家自古就是商贾世家,后来成为武术世家也更多是为了保护自己商业利益的需要,这种接人待物拉关系的本事从小就被熏陶出来了。

    唐友友的一手川菜做得出神入化,肥胖的身材在厨房里活动毫无违和感,各种动作充满了节奏与美感,这小子之前宁愿和王实仙一起啃泡面都没见他露过这一手,实在可恶!一顿晚饭吃得王实仙与郑庭笈心满意足,半躺在椅子上抱着肚子直哼哼,开啥武馆啊开个川菜店包准赚钱!还有那个前女友,也不知怎么想的,可以吃一辈子的美食怎么舍得放弃?

    王实仙盘膝坐在床上,照例练完先天功后开始修炼《炼神术》,《炼神术》上标注的第一个窍位已经被他打通,以前修炼本门内功先天功时,随着内力的增强识海不断变得明亮,而在第一个窍位被打通的瞬间,混沌的识海好像有一处被点亮,有一个光点点缀在识海之中,其他就没有任何迹象了,如同花大价钱买了部手机,回来开机才发现只能屏幕点亮,打电话、发短信、上网、玩游戏等功能一概干不了,当手电筒用都嫌亮度不够,只能晚上当装饰灯用!想想之前为了打通他吃的苦忍的痛,能不让人吐血吗?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多打通几个窍位,量变带来质变。

    正当王实仙向第二个窍位进发,脑袋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那光点突然轻微动了几下,然后王实仙心里一动,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多了一张坑坑洼洼缺了半边的脸,把王实仙吓了一大跳,内息瞬间不稳,头像炸裂一般,痛得他差点走火入魔。

    那张脸的主人正是郑庭笈,在旁边看得清楚,急忙跳上床,坐到王实仙的身后,用自己雄厚的内力将王实仙濒临崩溃的内力稳定了下来,他看着瘫在床上脸色苍白大口喘着粗气的王实仙教训道:“娃娃你是怎么搞的?修炼内功时最忌讳的就是情绪波动!算你命好,这次有俺在身边!”王实仙听了差点又走火入魔,心里破开大骂:尼玛,还不是你害的!大半夜不睡觉,顶着张破脸到处晃悠什么!不咬人也吓死人了!

    “老哥哥,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我房间干什么?”王实仙虚弱地质问。

    郑庭笈低声道:“对面楼顶有人在窥探你,俺担心你的安全,就过来保护你。”说完一脸得意地看着王实仙。王实仙心里一阵呻吟,人家看的是你可不是我,那是国安的人,伏裕华在小吃摊时就跟他提过,一个个说的都比唱的好听,还保护我!一个连编制都没有的外围炮灰也值得保护?还不因为是眼前这个老怪物跑大陆来,国安的人能不紧张?我这房间窗帘拉得严严实实又没开灯,就算对面的人现在想要干我,难道能拿个火箭筒射我?好吧,我承认如果真的需要国安真有能力掏出个火箭筒来。

    “谢谢您,老哥哥,那是在盯唐友友呢,别看他现在为情所伤,还有其她女孩为他所伤呢,经常找私家侦探什么的盯他。”

    “可小唐不是住北面房间吗?”

    “哦,他今天刚搬过去,对面那人可能还不知道,你有闲的话可以去告诉那人一声。”

    郑庭笈竟然认真地点了点头,走到窗前,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人直接跳了下去,外面没有坠地的声音传来,好评!王实仙走到窗前,功聚双目,看见一道肉眼看不清的身影掠过地面,沿着对面楼房的外墙飘了上去,飘了进去!唉,这就是差距啊!王实仙在这一刻心里充满了豪情壮志!

    “推窗望见城市的夜色凄凉,未见沧桑,只余泪迹斑斑,在漆黑的窗口,游荡的心彼此窥探,香烟袅袅,春色淫荡,落红花落知多少?”唐胖子倚在门口低吟道。

    见王实仙不动声色,唐友友怒道:“听郑爷爷说你不是去台湾求亲惨被拒绝了吗?为何你的脸上见不到忧伤?hy?”

    江守约带着一众人走出机场时获得了李清和李刚等人的热情接待,改革开放初期李清的创业曾得到台湾洪门的大力支持,双方多次在香港会过面,江守约本人也在年轻时来过大陆,这些年来虽然从很多渠道了解到大陆的进步,但当从飞机舷窗往下望的时候还是被震撼到了,印象中的田野、平房已被数不清的高楼大厦取代,工厂成片,港口船只繁密,高速公路与高速铁在大地上不断蜿蜒。

    以前台湾人还可以凭借经济的先发优势对大陆人保持一定的心理优势,现在已经明显开始逆转,从一路上见到的内地人脸上洋溢的嚣张与自信,江守约知道属于中国人的世纪快要来了!只要中国在未来能打赢对日对俄的两场战争就能重新确定它在东方的霸主地位!作为一个台湾人,他心里很清楚,世界上另一个超级大国隔得太远了,远到中美关系互补多过相争!并且美国人始终对中国有着复杂的感情,二战中就曾把大量的美援投向中国,就像如今中国在非洲进行的援助一样,当然能换取其他方面的利益也是必不可少的,本就是互赢的局面!至于朱自清饿死不吃美国救济粮的例子,纯属文人病发作!别人千里迢迢来帮你,没有回报谁会干?除非别人不是傻子就是活雷锋!并且战后美国死拉硬拽把中国推向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俨然把中国当自家小弟来看了!哪怕其后**夺得政权,当时美国的驻华大使司徒雷登也是在**选择全面投向苏联后才被迫离开中国,至于朝鲜战争,更是金一胖为了一己之私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与苏联率先挑起的,而中国则被迫为苏联火中取栗!

    中苏翻脸后,美国一直寻求与中国缓和关系,但由于文革时中国变相闭关锁国,并且为转移国内视线制造外部压力而将美国设为假想敌,中美关系自然毫无进展。尼克松当选总统后事情出现转机,他非常关心中国的发展,苦于找不到打通两国关系的渠道,无法跟中国联系,最后尼克松借出访时请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总统向中国领导人传话,希望同中国对话,促成了基辛格秘密访华,随着尼克松亲自访华,中美关系开始全面转向。

    改革开放后,大量美国资本与技术涌向大陆,帮助中国迅速崛起。至于两岸的统一,江守约判断这根本就不会成为中美战争的导火索,当大陆强大到一定程度,国力上把台湾甩到够远的时候自然水到渠成,如同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东德与西德的统一,不是美国所能阻止的!美国也不会真的去阻止,因为两岸本就是一家人。

    阴狠的日本与凶残的北极熊才是中国人真正的对手!外兴安岭甚至西伯利亚、蒙古、钓鱼岛都有可能成为大战的导火索!江守约看得清楚,**高层也心里清楚,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来到大陆会遇到多大麻烦,国安甚至会主动帮他解决掉一些小麻烦,洪门与李清产生关系,没有政府的默许根本就没有成立的基础,有了关系就是纽带,不管是什么样的纽带总比对抗或疏离好,必要的时候这就是两方高层相互沟通的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