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骗个老人回大陆
    果然是洪门的老前辈,王实仙不敢大意,请教道:“老哥哥怎么称呼?”

    “问俺的名字吗?哈哈,俺叫郑重生,娃娃,听说你叫王实仙,名好,人也好,不错!”

    “郑重生”这个名字好像在哪见过,重生,重生,王实仙心里一动,问道:“重生应该是老哥哥的号吧?”

    “小娃娃,你怎么知道的?”老人家眉毛一扬,惊奇道,只是为了纪念昆仑关战役给自己取的号。

    “我还知道您老人家还曾一炮炸死侵华日军少将中村正雄!”作为抗战史上少见的强攻作战之一,王实仙曾经认真研究过这段战史。

    郑庭笈眼睛睁得老大,炸死?那天他在山上功聚双眼再加上用望远镜发现九塘公路边大草地上有日军军官正集合开会,夜里潜过去,果然在附近发现一处山洞疑似日军的指挥所,里边人影晃动,四周布满了明暗哨,就想看看能不能捞一票,在附近守了大半夜,天快亮的时候,才等到一个军官出洞,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起夜小便,旁边有三个练家子守在周围,看来是个有价值的目标,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强冲过去扭断了那个日本人的脖子,那个日本人临死前那双不甘的眼神,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快意!直到昆仑关战役结束,自己在医院里苏醒过来才知道那人竟是中村正雄,实在是好运气!

    “娃娃,看来你知道的挺多的。”郑庭笈有点小得意,这是自己一辈子干过的最光彩的事,虽然偷袭一个起夜的人确实有点不好听,他更喜欢眼前这个小伙子了,配阿蓠挺不错的。

    史料上记载郑庭笈出生于一九零五年,这位老哥哥还真有点老了,都一百多岁的人了,还能如此精力四射,半夜跑出来调戏小朋友,看来真是有点返老还童的趋势了,再加上又是抗战老英雄,确实让人敬仰,但王实仙好不容易才抓个机会趁他们没反应过来跑了出来,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地跟他回去。

    王实仙往地上一坐,赖在地上哭了起来:“老哥哥,我这里痛啊!”王实仙抓着郑庭笈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继续道:“自从在大陆对江蓠一见钟情,我不远千里追着来到台湾,没成想求亲不成,反被污拿了人家的什么《炼神术》,老哥哥,我痛啊。”

    郑庭笈自从到了台湾就归隐山门,几十年不出后山,年纪又太大了,有点小孩子心性,喜欢玩闹,玩闹过后又被王实仙挠到痒处,对王实仙有了亲近感,现在见他为情所伤痛哭流涕的,想起自己早已去世伴随自己颠簸终生的老伴,心里竟也有点伤心了,忍不住抱着王实仙也大哭了起来。

    老人贴过来的脸着实有点恐怖,王实仙有点起鸡皮疙瘩,见老人哭得比自己还惨,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收场了,只好收住眼泪,轻声劝慰起来。

    “老哥哥,事已至此,我也想开了,我打算先回大陆,让彼此有个冷静的时间,或许事情会有转机。”王实仙心里一动,诱骗道:“老哥哥,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大陆去看看以前生活战斗过的地方,然后再送你回来?”

    老实说郑庭笈对这个提议心动了。

    “老哥哥有护照吗?”王实仙见他犹豫就替他做了决定,像他这样的隐世高人也有护照就活该被自己拐走。

    “护照?”还真有,自己十年前去美国参加一位朋友的葬礼时,好像办过,郑庭笈道:“我回去找找,等我下。”

    一向在师门里以冷静自诩的江守约感觉自己都要疯了,最近诸事不顺,《炼神术》不知下落,本已到手的女国安被日本新三口组截胡,送上门的王实仙跑了,现在连老祖宗也留书一封离家出走了!得赶紧把老祖宗给追回来,看来自己必须去趟大陆了。

    冈本宏志这几天带着谷诗躲在香港的一座旧厂房里,那天在地下武库里他中了软筋散,江蓠当时并不知道他其实没有昏迷,拿走《炼神术》后随口说了句“冈本你的好意本姑娘收下了”让她暴露了身份,由于不知道后面进来的两人是谁,他只能盯住江蓠,果然没过多久,江蓠又进入了大陆,并对名女国安勾勾搭搭的,一路来到香港,明显是在钓鱼,就抢先下手把这位国安劫走了,在对女国安用了强力的**术后,根据得来的消息综合来看,《炼神术》现在最大的可能是在那个司机王实仙手里,没想到王实仙竟然是中国隐世门派——全真派的弟子,还加入了国安,真是看走眼了!看来自己必须得再去趟中国内地了。

    以快打慢往往是事情成功的关键,夜长梦多说的就是很多事情在看似要成功的时刻,突发点意外把事情搅黄了,王实仙没再回米奇家,带着老人打个的直奔桃园机场,直到飞机起飞才长吁一口气,看着旁边趴在舷窗边始终盯着大陆的山山水水的郑庭笈,他才有时间心里盘算着江守约那段关于韩立疯掉暴毙的话,真的假的?《炼神术》还要不要继续练下去?《炼神术》肯定是有价值的,它为武学开拓了一条新的前进道路,绝对是开天辟地级的!哪怕韩立自己练后疯掉暴卒,但有前辈指路告诉前边有什么,总比自己茫然瞎搞强,它的借鉴意义才是洪门与日本人不愿放弃的原因!其实把《炼神术》给洪门也没什么,现在又不是以前,有点好东西宁愿带进坟墓里也不愿外传,王实仙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同志走在同一条路上,试验品总是越多越好嘛,有一个成功了,就是对中国武术的促进,但《炼神术》太重要了,自己背下来以后就秘籍放煤气灶里烧掉了,怎么让对方相信自己给的是没有动过手脚的真秘籍才是关键。

    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王实仙这次的感觉比上次坐飞机时好多了,打开手机,未接电话、短信轰炸而来,除了两个未知号码,其他都是伏裕华和李清打来的。先给伏裕华回个吧,毕竟是国安,惹不起,顺便让他扣点米奇一家的工资或奖金,米奇这小伙太不靠谱了!

    “伏组长,嗯,是的,不过被我逃出来了,现在在上海,嗯,不用,不用,告诉你一件事,经过我一番周密的调查,发现谷诗并没有在落在洪门手里,什么?她被香港警察找到了?看,我说什么来着。”王实仙有点汗颜,香港警察是接到一个匿名电话后才知道谷诗的位置,在一个旧仓库找到的时候发现她被人下了霸道的催眠术,身体还好,只是神志回复还需要时间。

    “喂,李老吗?真不好意思,没有没有,不过洪门的郑庭笈老前辈非常看好我,非要跟我回来,李老也知道郑前辈?住我那就好了,嗯,嗯,那晚上见。”

    搞定!王实仙带着郑庭笈上了地铁二号线,郑庭笈一路上很活泼,对什么都啧啧赞叹,还特别喜欢往别人身边凑,幸好一直让他带着口罩将那有点恐怖的脸遮住,不然一车厢子人都能给他吓跑。回到家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开门的时候意外发现门没有反锁,推开门发现唐友友浑身酒气地躺在沙发下面,这小子不是在北京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王实仙有点尴尬地对郑庭笈介绍道:“我室友,唐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