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影后遇到影帝
    “你!给我滚过来!”既然说是求亲的,就不用给好脸色,家长的架子该端的还是要端。

    王实仙指了指那几个还拿着手枪的对着自己的人,江守约摆了摆手,几个人才离开。

    江守约等了半天没见动静,只好转过身子对还留在那看戏的几位长老道:“这是我的家事,我想单独和这小子聊聊。”

    几位长老讪讪地走了,“跟我来。”江守约当先走向他的练功静室,王实仙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江守约的练功室在第三进庭院一楼正厅的左侧,木质中式极简装修,四壁挂了两把剑,一柄刀,一只判官笔,王实仙认得其中一把古朴端庄的剑正是嵩阳剑,木几摆在靠边的位置,地板上随意摆放着几只蒲团,江守约找了个靠里侧的蒲团跪坐下来,在庭院中打斗时呼喝连天的江守约变得古朴盎然,让本准备承受狂风暴雨来袭的王实仙有点看不懂。

    “坐,王掌门。”石破天惊的一句袭来。

    “哈哈”王实仙被人叫破了身份,大笑两声,也不再拘谨,拖了个蒲团与洪门掌门相对跪坐。

    “奉茶!”江守约叫道,刚刚哭哭啼啼的江蓠含笑端着茶盘进来,尼玛,女人果然全身演技啊,刚才那眼神绝对奥斯卡影后级别的,亏自己还心怀愧疚。王实仙知道让江蓠奉茶算是打一棒给个甜枣,表示以上歉意,以下坦诚,两人默默地看着江蓠表演完茶艺然后退门外,江守约做了个请的姿势,王实仙端起茶杯致意后放下,没敢喝,毕竟敌友不明啊。

    “王掌门瞒得我侄女江蓠好苦啊!要不是她之前在海边遇到你,我打电话向李清李前辈求证,怎么也不会想到有贵客上门啊。”

    “隐世门派不得已为之,还望掌门恕罪。”王实仙不禁抱怨李清多事,不过也可能李清把握不了自己的心意,还以为自己年轻心性真的趁国庆节跑台湾求亲来了,干脆挑明了王实仙的身份,但愿是这样吧。王实仙始终记得自己来此的真正任务,有点苦恼不知道如何把话题往谷诗身上引,总不能掏出本证件说俺是国安,你被捕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没权反抗吧!再说伏裕华那小气鬼根本就没有给他证件的意思。

    “王掌门,我洪门虽是入世的门派,但对贵派一直敬仰的很,多年以前贵派的外事李长老就与本门多位前辈相交莫逆啊!”江守约顿了顿,看王实仙有点走神,便似笑非笑地问道:“莫非王掌门对内侄女真的有意?”

    王实仙有点无语,这人真是太不会聊天了!看你那副自信的模样说有意你不会认为俺太流氓?说无意你会不生气认为俺瞧不起人?就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大家开心聊点别的,例如谷诗什么的,就很好嘛。

    “如果王掌门能把《炼神术》奉还本门,对这件婚事我是很乐见其成的。”不等王实仙回答,江守约继续道:“王掌门不要否认在您手上,那天有您这样伸手的高人在场压阵,我想别人都只能是路过打酱油的。”

    一个台湾人也知道“打酱油”?王实仙不禁吐槽,还是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炼神术》,”王实仙并不想和他探讨《炼神术》的来源与归属问题,铁剑门与洪门的关系、韩立与郭嵩阳的关系、郭嵩阳与陈永华的关系、陈永华与顾炎武的关系,和他无关!真要扯起来,《炼神术》最后可是在并非洪门人的顾炎武手上,而他王实仙又从顾炎武武库中夺得,有能者得之,想要?让顾炎武复活来找他讨吧。

    “你!”江守约拍案而起,俯视王实仙平静的的脸,不禁笑了起来:“呵呵,王掌门说笑了吧。”江守约其实也并不能肯定《炼神术》就在王实仙手上,只是之前一直忽视的跟班突然变成了掌门,让他有所怀疑,当然他并不怀疑李清,因为李清根本就并不清楚炼神术的事情也练不了内功,没有内力驱动拿到《炼神术》也练不了,所以没有动机,他更愿意相信李清只是单纯地想让王实仙保护江蓠,而王实仙如果是一派掌门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擅作主张做一些事情,例如跟进去,拿走《炼神术》,带走那个叫谷诗的国安,留下她的证件来混淆视听。

    “我是来求亲的!”王实仙强调道,他忽然决定咬死这句话,爱死了自己的机智。

    江守约笑声越来越大,捶着案几,笑得流出了眼泪,好像听到了无比可笑的事情。

    “我是来求亲的!”王实仙认真地说。

    江守约收住了笑声,抹了抹眼泪,盯着韩立道:“写出《炼神术》的大能韩立最后疯掉暴卒,你可能还不知道吧。”

    “我是来求亲的,不知道什么《炼神术》,更不认识什么韩立。”

    “王实仙,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在门外守着的江蓠忍不住冲了进来怒道。

    王实仙脸上血色退去,慢慢苍白了起来,眼神绝望,缓缓起身,对着江守约深施一礼,然后向外面狂奔而去,剩下叔侄俩面面相觑!

    “难道真是来求亲的?”江守约有点发愣,问自己的侄女。一晚上驴头不对马嘴的,难道就这样让这小子走了?迟疑间拦好像也来不及了。

    “我,我也不知道!”江蓠一跺脚,跑了出去。

    王实仙轻身功夫提到极致,发出一阵阵充满悲愤的狂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山下疾射而去,留下满山门的人同样面面相觑,这人发什么疯?

    王实仙边跑边留意身后,山门里传来汽车加速的轰鸣声,那边才反应过来想留下自己了,“哈哈”王实仙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现在为国安工作,说明谷诗没有被他们控制,因为如果谷诗落在他们手里,作为一个没有内力的普通人,她根本就保守不了什么秘密,身为一个武林宗门,是有很多方法让她开口的。

    时间倒回半个小时前,在离山脚下两公里的一处隐蔽的地方,米奇骑在摩托车上,身子往后仰躺在车座上,看着漫天的星星,口里嚼着槟榔,心里念着刚刚看到的美女,突然远处的山门传来一阵嘈杂声,急忙起身,远远看见洪门山门一片灯光亮起,隔好一会灯息人静,却始终不见王实仙的踪影。“完了,完了!”米奇嘴里念叨着,这个大陆仔肯定被抓了,这人一看就不靠谱!果然完蛋了!想起临行前阿母偷偷的叮嘱,虽然平时米奇老嫌弃阿母啰嗦,但关键时刻米奇还是很靠得住的,果断点火,挂挡,走人,赶紧回家告诉阿母吧。

    “草!果然是猪队友啊!”王实仙来到和米奇约定的地方,却不见他的踪影,忍不住惨叫一声。大路是不能走了,轻功再厉害也比上喝汽油的发动机源源不断的动力输出,只能一头扎进道路边上的莽莽丘陵之中。

    稻田与果园不断在脚下倒退,王实仙向米奇家的方向奔驰而去,王实仙忽然感到背后脖颈处似乎在有人吹气,寒毛抖动,那块皮肤轻微收缩了下,王实仙心里大骇,奔行中转头回望,背后月光下树影婆娑,却空无一人,按理说错觉这种东西一般不会发生在一名内功小成的武者身上,王实仙按下心中的惊疑,加快了自己的脚步,避开了林木,尽量选择从空旷之处行进,夜色从天空罩下,高速奔行造成的风噪在田野中轻轻呼啸,穿破空气的阻力让王实仙半眯着眼睛,整个人大部分的心神都放在了背后,又来了!绝对是有人在他脖后吹气!王实仙猛地停住了脚步,整人的从往前冲的态势顿住,从极速到极静巨大的惯性让王实仙体内本来高速运行的内力在经脉里一阵剧烈翻腾,他忍不住闷哼一声,付出了代价却没有收获,没有预想中的有人撞在他后背,飕然转过身,只有他刚才奔行的风噪声正在夜空中飘散,不远处的树上传来几声夜宿的鸟儿不安的咕咕声,好像是在嘲笑这个月下逃亡人。

    王实仙心里有点毛了,对未知的恐慌转化成了愤怒,这时再跑肯定是浪费内力,还不如拼死一战!他盘膝坐在了地上,抓紧时间调理紊乱的内力,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实仙知道对方对自己没有杀心,不然刚才几个自己都不够对方杀的,索性赖在那里不起来了。就在离王实仙两三米远的地方,有位老人正在无声无息地从地里长出来,是的,没错!是长出来,在王实仙回头的瞬间他以强悍的内力挤进脚下的大地,封闭全身的毛孔,转入龟息,王实仙自然无法发觉到他的存在,现在看到王实仙无赖的表现,只能无奈地自己爬出来。

    “喂!”老人走到还闭着眼的王实仙跟前坐了下来,掐了根草挠向他的鼻孔。

    “别闹!”王实仙皱皱鼻子,睁开眼把草拨开。老人从地里升出来时,王实仙就发觉了,本想以静制动,先观察下来人,没想到这人真不靠谱,不过要是靠谱的话就不会对人脖子吹气了,看来这是个很活泼的一个人。其实在与人交流中,如果你能主动先创造个氛围,那么跟你聊天的人很容易会被带到这个氛围中,所以面对眼前这个强大的人,王实仙不想去破坏这个俏皮的聊天环境。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头白发,然后是布满皱纹的半张脸,左脸颊的颧骨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削去了,从眼眶下劈入,左边鼻孔只剩下个黑洞,老人看王实仙睁开了眼,向他灿然一笑,王实仙强忍心里的不适也回了个笑容,看老人从地底下出来衣服整洁的样子,显然是可以做到内功出体,练就了传说中的金钟罩铁布衫的老怪物。

    “老哥哥,您好!”王实仙伸出了手。

    看着这只伸出的手,郑庭笈露出了追忆的神色,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跟他握过手了,上次是什么时候?好像是民国二十八年在昆仑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