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夜入洪门
    太平山附近的丘陵比较多,洪门的山门占据了其中的一整座,高大的门楼矗立在山脚下,建筑隐在夜色与山势之中,只余灯火高高低低点缀在夜幕中,附近的村民以出海打鱼为主,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海腥味,月朗星稀,在海浪拍击岸边声中,不时有夜渔的船在海岸线中出没,米奇骑着摩托车半个小时就到了。

    时间尚早,好不容易来了趟台湾,王实仙和米奇沿着海滩走了起来,米奇虽然外表染着黄毛,脖子上栓老粗的金链子,显得有点痞,其实熟悉了就会发现他其实还是个很纯的小青年,总是好奇得询问大陆的事情,对最近很火的几个明星特别感兴趣,可惜王实仙对他们了解不多,没能满足他的八卦之心,于是米奇就在那炫耀他追女孩的一些光辉业绩。落潮的海水把大片的沙滩裸漏出来,走在上面非常坚实,手里提着鞋子,挽起裤脚,让月下银色的浪花轻抚自己的脚踝,惬意极了!如果对面的女孩不是江蓠的话。

    江蓠前两天刚回台湾,事情办得不顺,自己在门中压力很大,《炼神术》得而复失,应该是落在大陆的国安手里,当时那女国安要从自己手上拿走,没成想也中招了,然后她的同伙进去将她救走并拿走了《炼神术》,那个男人!要是能落在自己手里,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把他对自己的侮辱千百倍奉还!江蓠心里很是烦闷,趁着天黑就偷偷溜了出来想散散心,每当心情好或不好的时候,她很喜欢沿着这片沙滩走几趟,今晚散步时对面走来两个人,欢声笑语的,慢慢走近,江蓠眼睛越睁越大!

    “王实仙?”江蓠惊呼出声;“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王实仙抬头看见江蓠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就好像看见前面美女兴冲冲跑去搭讪一回头发现是自己老婆,好吧,这是比喻不恰当!心怀鬼胎遇到正主了,刚想说认错人了。

    “江蓠,仙哥,是江蓠!”米奇猛地看见女神有点兴奋过头。

    王实仙恨不得一脚踢死米奇这个猪队友,怪不得他妈妈不想让他跟过来!一个团队中,心思重的队友可能是隐患,有个猪一般的队友绝对是个灾难!各种单纯的给你拖后腿。

    “咳,真巧啊,来度假的,江小姐住这?”王实仙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

    江蓠满脸的不相信,指着米奇道:“你朋友?他怎么认识我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你了!”王实仙一脸坦然道:“我喜欢你!自从见过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是我缠着李总要到你的地址,这次来台湾,我是来提亲的!”

    江蓠感觉世界都疯了,哪里冒出的杂鱼?内地一个打工的追到台湾来提亲?

    “神经病!”转身跑了,跑了几步反应过来,这里是自己家,该滚的也是他啊!算了,回家!

    王实仙看江蓠气冲冲走了长吁一口气,旁边的米奇看得有点傻,手戳了戳王实仙的胳膊小声抗议道:“仙哥,这是我的。”

    王实仙看看眼前的黄毛决定还是不打击他了,或许正如自己认为米奇配不上江蓠,别人也会认为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不管怎么说自己堂堂一派掌门人,也算事业人士!

    “我不这样说,能把她赶跑?”王实仙解释道。

    米奇满脸的不相信。

    “仙哥,那今晚你还去她家吗?”

    “去!为什么不去?办完事赶紧回大陆。”

    站在山脚下,王实仙不禁苦笑,苦练满身武艺,却只能在晚上活动,离开老家没多久,墙倒是翻了不少!到处都是摄像头,想轻松点都不可能,王实仙纵身而起,先天功提到极致,轻身功法施展开来如一道轻烟,飘进了山门,王实仙有自信在这么暗的灯光条件下,哪怕是专业的高分辨率的运动摄像头人帧数放得再慢捕捉到他的身影也是模糊的,更何况肉眼,看到了也只会认为眼花了,不过这种速率的运动,王实仙的内力也维持不了多久,只能用在关键的节点。

    前后五进两三层的房子依山而建,前面几进是会客与练功的地方,左右厢房分布着客房与弟子的宿舍,江守约是洪门的掌门,他没有休息,正在第三进的静室里打坐,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修习内功的最佳时间,除了内心的宁静外,太阳光直射所产生的能量干扰也会大幅降低,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武者喜欢往山洞里钻的原因,可以获得比正常世俗生活中更多的修炼时间,追求强大是武者的使命,也是一个门派存在的根基,容不得半点懈怠!从小到大,江守约很少有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都是以打坐来休息。自从三十年前,被师祖掌毙数十人后,洪门已经很少有夜行人窥探了,没想到今晚又有客人至!

    王实仙前院已经探查了一遍,这边的一楼刚转完,飞身想攀上二楼,没成想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大手铁钳般抓住自己的脚,手的主人同时大声喝到:“朋友,走错地方了吧。”

    王实仙刚到后院,江守约就察觉了,他没有声张,潜在暗处,默默地看着来人窜来窜去,这个人的身手很好,一看就是身负高明内功的练家子,不知道来洪门有何目的,唉,真是多事之秋,看着来人要窜上二楼,那是自家女眷的住所,自然不能让他上去,这才现身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脚踝,同时大声呼喝。只见那人另外一只腿向自己的面门连环踢出,连续格挡下,接触中对方的内力不断向自己的经脉发动冲击,江守约心里惊疑不定,好纯正的内力,振奋精神攻了过去,抓住对方脚踝的手爆发出强力将对方狠狠地往地上摔去,没有想象中的巨震,对方身子在半空中突然变得像羽毛一样轻盈,贴着地面弹了出去,好高明的卸力,江守约瞳孔一缩,贴身而上,连续重拳轰了过去,双方拳脚相加的音爆与江守约兴奋的怒喝在深夜中格外刺耳。

    随着江守约起初的暴喝,整个洪门的山门瞬间动了起来,灯火点亮了每个角落,外围弟子迅速守着大门与围墙,内门弟子身形晃动中向内院声音传来处扑去。

    真正的高手对决,很少花拳绣腿,往往都是硬对硬,一力降十会,在内力运行进入各人的时间维度后,卖弄技巧多余的动作只会让自己在急速的攻击下死得很难看,双方你来我往几十回合,江守约始终紧贴着王实仙,脚步交错,始终不离地面,以腰为轴上半身每个部位都化成武器,越打越兴奋,口中呼喝个不停,王实仙心中一阵大骂,自从出世就没遇到几个善茬,说好的武功末世呢?来人越来越多,王实仙也断了要跑的念头,不再反击,谨守门户。江守约看见门人围了上来,找到机会与对方狠狠拼了一掌,双脚一点地面,与王实仙拉开了距离。

    王实仙看见对面几只手枪指着自己,心里苦笑不已,武功配手枪,怎么能不强!站在那没敢乱动。

    之前赶到的福叔看见王实仙,惊怒道:“小王!怎么是你?”

    江守约仰首大笑了几声,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脸色一沉道:“全真派的先天功!李清让你来的?”

    “全真弟子王实仙,见过前辈。”王实仙深施一礼,一指正在人群里缩头缩脑的江蓠道:“不是,是阿蓠她让我来的。”

    所有人的眼光转向了江蓠,江蓠面色刷得变得惨白,惊气到了极点,嘴唇哆嗦道:“没有!我没有!我没有让他来提亲。”说完才意识到说了或许不该说话,狠狠盯着王实仙,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而下,猛地一捂嘴,跑回了闺房。

    像猛火里添了把柴,现场炸锅了,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特别是素来爱慕江蓠的弟子更是激动得不行,还好洪门平常约束很严,师长在场也没敢乱来,不然王实仙肯定要被群殴。

    江守约也被这反转弄得有点发愣,看着自己的侄女伤心地跑回去,面上惊疑不定。

    王实仙觉得自己是不是过了,特别是江蓠刚才看自己的那悲愤的眼神,瞬间心情低落,有了愧疚感。

    王实仙的表情落在江守约的眼里,反倒佐证了他的话。江蓠的父亲在台北警署里工作,她自小就展现了在武学上的天赋,跟着江守约练武,哪怕是回台北市里上国中、大学周末也是回山门居多,两人感情深厚,江守约对她比对亲生女儿都要好,这时对王实仙本来有点的爱才之心瞬间化成了羞辱,转头看向福叔,福叔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人都跟到台湾了,或许两个年轻人之间真的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都散了吧!”江守约道

    “掌门,这事关师妹的名声,让他说清楚!”山门弟子李守志在人群里叫到,他一直都在暗恋这位美丽的师妹,也一直觉得她对他是有意思的,幻想能有一天和她做神仙眷侣,遨游江湖,现在突然冒出个大陆仔说是来求亲,让他倍感煎熬,难道师妹去了趟大陆真的变心了?

    弟子们的想法,江守约何尝不清楚,之前不点破,也是乐见其成,但搞得自己好像要答应这个王实仙的求亲似的,让他很恼火,怒道:“什么说清楚?我有说过要答应吗?滚回去睡觉,还有没有点规矩!”

    见掌门发火,门中的几位长老赶紧把年轻弟子劝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