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空降台湾
    王实仙盘膝坐在床上吐纳,几个大周天下来,枯竭的丹田渐渐充盈了起来,天地间的元气粒子通过吐纳被萃取储存转化为内力,沿着经脉流淌,所到之处白天被震荡到的经脉缓缓舒展,丹田没有扩张经脉坚韧了不少,再有几天功夫,内力不仅能尽复旧观,取得小小的进步不成问题!

    过犹不及,又运行了几个周天,王实仙收功,开始修行《炼神术》,《炼神术》里标注的三十二个窍点还没有摸索出一个,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小心翼翼用内力窥探脑部脉络,半分蛮力都不敢用,毕竟万一用力过猛练成白痴可就不好玩了,细微的前进放大了每一下的痛苦,脑部巨大的刺痛,有几次甚至让他痛晕了过去,早上起来人都和水捞出来一样,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炼神术》里明确指出人的脑部才是人最重要的宝库,作为人精神的载体,如果它的利用率能得到提升,元神的凝练就不是水中明月!要不是对韩立的理论有一定的认同,王实仙都要怀疑自己是否弄了本假秘籍!又折腾了一晚,王实仙才感觉自己终于摸到了第一个窍点的边缘。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给吴奎推拿解了穴,给阿福上课,锻体,上班,中秋的前两天王实仙还真的收到了国安寄过来的月饼券,王实仙没有卖掉,跑去排了很长的队,换了两盒杏花楼月饼,和还留在上海的唐友友约定一起过个中秋节,为此王实仙推掉了到李清共同赏月的邀请,中秋当天唐友友也破天荒地起了个大早把屋里屋外打扫了一遍,中午时人却突然消失了!王实仙打了几个电话,他手机总是暂时无法接通,直到下午四五点时,唐友友才回电说自己有点急事已经到了北京,王实仙本想质问他是不是去找美女共度佳节去了,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开心的是,六点时正在上班的王实仙接到交通银行入账工资三千的短信,看来国安真的给自己发工资了,晚上十一点,公司提前下班,王实仙在家里边啃月饼边看电视,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挂断,又响,再挂断,接了。

    “小王,是我伏裕华。”手机那边传来低沉的中年男子声音。

    “啊,是组长啊,中秋节快乐!”王实仙道:“有事吗?”

    “嗯,是有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月饼券和工资发了吧?”

    “发了。”

    “第二事呢,我在你们小区门口小吃摊那,你过来一起吃点宵夜吧。”

    走进路边摊的帐篷里,看见伏裕华坐在面向门口的角落里,穿着一套灰色休闲服,正吃着炒河粉就着啤酒,王实仙点了个肉丝炒面坐了过去。

    “抽吗?”伏裕华拿起桌子上的香烟递了过去。

    王实仙摇了摇头,道:“戒了。”

    “戒了好!”伏裕华点起了一根香烟,深吸一口道:“谷诗失踪了!”

    “哦。”王实仙心想跟我有个毛关系。

    瞅了王实仙一眼,伏裕华道:“谷诗毕竟是你的同事,不表示下关心?前段时间,江蓠又自广东入境,我们在海关都有报警系统的,发现她的踪迹后,谷诗随后就跟了过去,但随江蓠进入香港没多久就失踪了。”

    “谷诗是我们军队一位首长的女儿,平常总局也只会安排些简单的任务给她,没想到还是出事了,香港我们都搜遍了,没有找到人,我们怀疑人被转移到了台湾,现在局里压力很大,上次江蓠来大陆的事归上海分局统筹,所以总局希望这次我们上海分局能肩负起责任来,我跟分局长回报过了,你跟江蓠、谷诗都很熟,能力强,生面孔,再加上有强烈的爱国心,所以这次解救谷诗任务就交给小王你了。”

    “啊?”真是够扯的!

    “伏组长,月饼券和工资能退吗?”王实仙打算要点好处,他其实还是很需要国安,哪怕是外围这个身份的,虽然都是夜间活动,见不得光,但如果之前算是个老鼠,有了身上这张皮勉强算是个猫了。

    “不能!跟国家没有讨价还价的。”

    “可我还要上班呢!”

    “这也是你的工作!”伏裕华从口袋里摸出张机票递了过去:“明早九点浦东机场,国庆长假台湾七日游,恭喜你!”

    飞机徐徐降落在桃园机场的跑道上,第一次坐飞机的王实仙还有点懵懵的,看来真的只有在科技没有大发展的时代才是武者的美好时代,只要练就一身高明的武功,不管走到哪里都是bug般的存在,遇到什么危险都有自信能凭自己身上的武功解决掉,很少有能威胁生命的东西,不像现在乘个飞机都提心吊胆,浑身不踏实。唉,就这么被人哄到了台湾?前几日好不容易打通脑海第一个窍位时,还感觉自己好像变聪明了点呢,看来只是假象!真想在机场躲几天然后回去交差了事!不过脑中浮现出谷诗的脸,虽然总对自己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但那晚不论把她抗在肩头、还是夹在腋下、放在垃圾桶里都是蛮安静的,来都来了,尽尽心吧。

    随着客流走出闸口,很容易看到一个瘦高个子头发染得黄黄的年轻人举着个写着“王实仙”的牌子站在前面。

    “你好,我是米奇,叫我阿奇就可以了。”黄毛口里嚼着槟榔看着眼前的王实仙很殷勤地自我介绍道;“欢迎来到台湾。

    王实仙感到有点好笑,黄毛尖下巴带点龅牙真有点像米老鼠。

    “您好,我是王实仙,请多关照!”

    桃园国际机场座落在桃园市,是北面台北的主机场,距离台北40公里,有高速公路相连,马达轰鸣中,黄毛骑着摩托车载着王实仙一路狂飙,台湾的机车文化真是……,坐在后边一股子槟榔味往鼻子里灌,咱好歹也是大陆来的客人,大老远的打个出租车也好嘛。

    车子停在台北市郊的小山村里,其实也不能算是山,顶多一个山坡,坡下是田地,坡上鳞次栉比坐落着几十座民房,米奇祖籍在闽南,家里住的房子也充满了闽南特色,红砖白石双坡曲,出砖入石燕尾脊,整个村子的人都沾亲带故的,平常交流都用闽南话,说起国语总有点怪怪的感觉,对王实仙的到来挺热情的,和米奇打招呼的时候也会顺带用国语冲着王实仙喊声欢迎。

    吃完饭米奇就出去了,王实仙很喜欢躺在米奇家里的摇椅上,听米奇的奶奶在旁边做家务边对王实仙这个大陆仔用闽南话絮絮叨叨海峡那边的亲戚,虽然听不太懂,但从老人家的诉说、抱怨、询问里可以很轻易理出这个村落的历史听出对对岸亲人的温情。

    天完全黑的时候,米奇和他的父母回来了,几个人坐在一起喝着茶介绍着情况。洪门的驻地也是在的郊区的一个村落,在台北的西北角,米奇的父母这几天一直在那附近开着车子卖凤梨,据说生意挺好。

    “王先生,听旁人说江蓠那小姑娘前几天刚回台湾,不过到现在没看到她有出过门。”米奇的母亲一看就是个相当精明的管家婆。

    “阿姨,叫我小王就可以了。”

    “好的,阿仙啊,江家那可是大户人家,人多势众,十里八村的,甚至全台都经常有人去拜访,江小姐长得真好,我说打听好了找媒人给我儿子去提亲,被人笑话了好一阵子。”

    显然“小王”这个称呼没有推销出去,王实仙道:“阿姨,今晚我就去探探?”

    “不急,等会特派员可能会来电,看他怎么安排。”

    “阿母,那个江蓠长什么样子?照片能给我看看吗?”米奇在旁边有点小兴奋,找到机会插嘴道。

    “给!”米奇的母亲把手机递了过去米奇,顺手抽了自家小子一下:“跟你阿爸一个猴样,当初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说着给米奇爸爸一个白眼。

    无辜躺枪的米奇父亲在旁边赔笑,殷勤地请王实仙喝茶。

    扫个眼,手机里的照片是张证件照,估计是海关调出来的护照照,干净精致的眉眼,嘴角带着柔和的笑意,标准的古典美人让整张屏幕熠熠生辉,王实仙忍不住多扫了几眼,手机都快贴米奇脸上了。

    “阿母,要不你去找个媒人试试看?”米奇向自己的母亲请求道。

    米奇一家除了种凤梨外也做点水果生意,走街串巷,很适合做这种探听消息的工作,要是真有一天两岸统一了,说不定就成了功臣,再加上与福建那边亲来亲往的,本就是一家人,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当然更重要的是还能赚点外快,所以米奇的母亲对任务很热心,唯一不好的是大陆在台湾的特派员是与他们单线联系的,电话经常换,这次联系下次拨回去就是空号了,有事情也只能干等。

    手机铃声终于响起来,米奇母亲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转达了特派员的意思,只有人找到并救出来,他们才会帮忙送出去。王实仙心头一万头***奔腾而过,站起身对讪讪的米奇母亲说到:“那我就先过去探探,有结果也能早点回去,麻烦叔叔能带我过去吗?”

    “我知道地方,我带你去!”刚被母亲一顿损,有点蔫蔫的米奇吐掉口中的槟榔不顾妈妈的眼色,很积极地自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