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还是萝莉可爱
    江蓠当天就带着福叔返回了台湾。

    李清和装糊涂的王实仙自然讨论不出什么东西,就打发他回去继续上班。王实仙刚到公司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吴奎没有离开上海,当他准备动身的时候,觉察到身体有点不太对劲,身子越来越软,一直软到小弟弟都不怎么行了,虽然找的小姐还是笑盈盈的,可他能感觉到里边的不屑,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梦中都闪过那个年轻人一双不大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让他几次惊醒浑身都是发虚的冷汗,明明白天秋老虎正盛,可他仍然从骨子里感到寒冷,跑到几家大医院除了查出肾结石,别的毛病一概没有。

    后来百度到一家据说很神奇的仁爱医院,到了那果然被查出了癌症,吴奎瞬间生无可恋,万念俱灰之余病也不治了只想赶快回到老家见见自己的双亲,幸好这里的医生还是很仁爱的,百般劝慰:癌症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今天,早已不是绝症,顶多是种慢性疾病,本医院采用国际最先进的基因疗法,可以重新编辑基因,做到从根上治疗,只要坚持治疗,持续治疗,完全可以痊愈,并热情地推荐了医院里的刘纪平专家门诊。

    刘纪平教授是世界肿瘤协会的前副理事长,潜心研究恶性肿瘤四十余年,早已破译了癌症的基因密码,前几年刚从国家卫生部退休,但仍然心系患者,就偶尔到本院发挥余热,也算你幸运,刚好今天有坐诊,错过这次只能等下个月了!虽然费用昂贵,吴奎还是毫不犹豫缴了费,进了专家的门,吴奎同样毫不犹豫地把那个专家打了一顿!什么狗屁专家!隔壁村的刘二牛!从小长得比谁都急,才三十多岁长得跟六十似的,上小学起就想跟自己混,都不吊他!现在叫什么刘纪平教授,那熊样化成灰都是刘二牛,他要是专家,吴奎能把自己眼睛抠出来当球踢!二牛也挺老实的,一见从门口进来吴奎盯着他的表情,张张嘴本想忽悠几句,可惜实在太熟了,还是直接跪下吧,口中叫道,哥你咋来了?被打了一顿后,赶紧沏茶,亲切地问,哥累不?

    吴奎虽然很怕再见那个年轻人,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来到了ktv门口,问了服务员才知道王实仙请假了,至于请到什么时候就不知道了,吴奎心里暗骂什么鸟管理,请假都这么随便,真不如交给李刚李总来管!吴奎感到身子越发虚弱了,幸好守了两天那个叫王实仙的年轻人就出现在ktv的门口,吴奎赶紧冲了上去,紧紧抱住了他的腿,如同救命稻草,嘴里不停喊:饶了我吧!救救我吧!有的人坚硬的只是外壳,当这层壳被敲碎时,通常会显得愈发脆弱,吴奎本打算只是演个戏,没想到喊出声就收不住了,鼻涕眼泪一起下,从小到大娘不疼舅不爱,各种委屈悲凉寂寞都揉了进去!王实仙认出了吴奎,但不想当什么烂好人,腿一震,吴奎就抱不住了,王实仙径直走进大门,吴奎没敢再跟上,越哭越伤心,只好退到门口的角落里暗自流泪。

    照例上班前训话时,王实仙发现张倩没来上班,解散时和徐经理走在一起,试探问了一下,徐经理满脸含笑道:“她啊,被人高薪挖走了。”

    工作中少个看自己不顺眼的人还是很愉快的,可惜门口多了个赖皮糖,王实仙不想理他,那种人拿刀子捅别人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有这样下场的觉悟,对他的善良就是对别人的残忍。

    阿福苦着脸蹲着马步道:“掌门,为什么要蹲这破马步!”

    “可以锻炼身体稳定性,不稳不立。”

    “掌门,听爷爷说祖师爷都是上天下地的大能,是真的吗?”

    王实仙乐了:“是飞天遁地吧,祖师爷们可没坐过飞机,现在确是都埋在地下。”

    “不练了,不练了,都是骗子!”阿福借机一屁股坐地上。王实仙也不恼,只是把她提了起来,让她重新扎好说道:“你爷爷有点是说对了,祖师爷中确实出过几个大能,精神实质化,做到元神出壳,翱翔宇宙。”

    阿福瘪着嘴道:“什么叫大能啊?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他们也扎马步吗?”

    “当然啦,容器好才装得下好东西,等你身体培育差不多时,咱们再吸取日月精华,修道成仙。”

    阿福噗呲一声笑道:“骗人,学校里老师说了,世上没有神仙,月亮上也没嫦娥。“

    王实仙也笑了,道:“那阿福喜欢练武吗?”

    阿福偏头想了想道:“还行吧,起码扎马步不用弹钢琴画画,以前妈妈老逼我,一点都不好玩,爸爸爷爷也不疼我,不帮我,这几天爷爷倒说了妈妈好几次,妈妈都哭了。”

    “练武术可不只洗澡扎马步,还有更多好玩的哦,我保证习武绝不会让你教弹琴琴画画!”老王继续忽悠小萝莉。

    “习武有跳舞吗?”阿福想争取福利:“我喜欢跳舞。”

    “当然有,习武就是练习跳舞的意思,不跳舞怎么习舞!扎马步就是舞蹈的基础动作!”

    阿福眼睛一亮,随即狐疑道:“那学校老师怎么不让我们扎马步?”看来小丫头对学校老师很迷信啊!王实仙摆出一幅高深姿态道:“扎马是高深的基础动作,学校老师不会的,你爷爷才求我来帮你补全。”

    阿福兴奋道:“那掌门跳段高深的舞蹈给阿福看看。”

    只见老王面色不变,劝道:“算了吧,太高深了,怕你理解不了。”

    可惜,阿福已被掌门的忽悠勾起浓浓的好奇心,好奇的女人无论大小都是可怕的,马上马步也不扎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王大掌门看着躺在面前四蹄乱蹬,大叫我要我要的小萝莉立马傻眼,无奈下只能答允,小家伙立马爬起来,以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掌门,王实仙整了了整情绪,口中喝道看好了,扎了个漂亮的马步,道:“漂亮不?”阿福立马不干了,雾气开始笼上双眼,王实先赶紧打了套门里的入门掌法,阿福看着上蹿下跳的掌门失望道:“这个爸爸爷爷也会跳,一点也不好看。”王实仙想了想,连续来了几个托马斯回旋,无手风车,果然引起小萝莉大声尖叫我要学,“先扎好高深的基础,马步!”王大掌门语重心长地说道。

    唐友友躺在沙发上看着王实仙哄小萝莉练武看得乐不可支,以前各个门派在师徒授艺时有人外人窥探绝对是禁忌,现在时代发展了,老人们也发现自己本来藏着掖着的宝贝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垃圾,很多礼仪习俗规矩慢慢也就没了。唐友友昨天就般了过来,没什么行李,拖个箱子就住进了侧卧,只要在家里这家伙不管到哪里,能躺就绝不会坐,能坐就绝不会站着,自从搬过来,在卧室里就赖床上,在客厅里就窝沙发上,怎么看都应该是个宅男样。阿福有点挂不住脸抱怨道:“掌门!咱们练武时,能不能把闲杂人等轰出去啊?怎么说这也是本门机密啊!”

    “少废话,站好了。”王实仙不停纠正她的姿势,每个门派真正的秘密在内功心法,独特的运功脉络,让唐友友废掉苦练多年的本门内功改弦易张,除非他是傻子。《炼神术》,王实仙躺在床上也翻看了几次,用以前的标准,这个叫韩立的前辈真是个疯子啊,中国很多东西都是建立在阴阳五行的基础之上的,内功的运行也是围绕心肝脾肺肾,人体气血运行是有顺序和时间的,子时运行到哪一个脏腑,午时运行到哪一个脏腑……一天十二个时辰正好周身运行一遍。这就是一个周天(先天大周天)。这个周天是人生来就不停运行的,而练内功的人,控制他的内力在身体内快速运行,把本来应该一天完成的运行用一个小时完成,他还可能和正常人一样吗?这个周天(后天周天)又分两种,与大周天对应的是小周天。小周天是指控制气血只绕行于任督二脉(上起头顶百汇穴,下止裆部会阴。身体前面中央线为任脉,身体后面中央线为督脉),运行快但长功慢。

    人的头也就是首,在中国古人的认知里与手脚相同仅仅是个工具部位,地位比较低,而韩立居然能发现人脑真正的功能和作用,认为人只要脑还在,那么他就永不灭,一人一世界,一脑一宇宙,并还找到了一条在脑内部运行内力的脉络,活脱脱一个未来科学家,难怪当时铁剑门的人看了这本秘籍直接就封存了,没烧掉就已经是对韩前辈最大的尊敬了。当然作为一个现代人再看《炼神术》就没有任何违和感了,而且这本秘籍的好处就是他和现在存的功夫脉络几乎无任何冲突,王实仙并不知道这个韩立最后疯掉暴毙的事,于是很愉快地练了起来。

    与此同时,谷诗正冷着脸双手抱臂站着死死盯着回放监控的屏幕,身上散发的丝丝杀气让坐在前边的技术员寒毛都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